十罗刹

十罗刹 连载中

十罗刹

时间:2020-09-10 07:32:35 分类:武侠修真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缘枝羡月生 主角:

元朝时期初年,汉道衰颓,仁人志士亟欲完全恢复华夏。少年杨六受托人将伤感的传国玉玺送回中原,一场腥风血雨随着而起。元廷残酷镇压住,豪杰自相相互倾轧,十罗刹比丘戒于末世,是堕落于变化无常无明之漩涡,但是终归槃看透六道幻灭感……此诗《何满子》亦名为《断肠词》,乃是唐时张祜所作,描绘深宫女子孤苦终老,心中哀戚难当。相传诗中女子乃是唐武宗时的孟才人。武宗病笃,欲孟才人相殉,孟唱“一声何满子”后,即气亟立殒,终其一生难回桑梓。。

  如此近的距离,可以看清贼船上皆是黑巾蒙面、鹰鼻纵目的碧眼回回,有的挥舞弯刀长枪,有的正校瞄弓弩,有的正甩着勾索。船老大躲在船帮后边,恨恨喊道:“道上的兄弟,请容李某分辩几句,想必开船之前叶米那丁头领也暗中派人点过了,这船上只有香料、硝石、绒棉、土布,黄金白银不多,在下均已如数交了过路费,怎地又反悔了?若是逼急我们,便鱼死网破,到时候谁也得不了好。”

  无妄道人颔首道:“不错,昔年忽必烈公布《建国号诏》,取《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建国号为元,此大哉乾元便是大元。”众人闻言大惊失色,忽听得门外咚地一声脆响,九丑一激灵,喝道:“谁人!”立时握剑在手,便要出鞘,不想有人比他更快,那丑怪奴仆早抢到舱门边上,只见得猿臂一放一收,从门后拽出个风烛残年的老头来。

  杨一粗声道:“又是那个回回贼子,上次想劫咱们的船,一见面被咱们弟兄放翻十几个,这次可不能轻易饶了。”老十三却道:“老大,咱们出古雅前,就给回回海盗交了过路费,按理不该找咱们的麻烦。况且上次的误会咱们也花钱消灾了,跑了几趟天竺都相安无事,依我看来,这次不是劫船那么简单。”

  叶米那丁摆摆手,鹰眼直勾勾地盯着船老大,缓缓说道:“李船主,我需要你的帮助,因为我要找一个可怕的汉人,他在天竺呼风唤雨,他是恶魔,是真主的死敌,可怕的汉人骗走了伊尔汗国的宝贝,那件宝贝掌握着汉人王朝的命运。大汗的怒火已经席卷可不里草原,只有交出那个汉人和他抢走的宝贝才能稍微平息大汗的怒火。”

  阿六兴致勃勃地看着港口,却见那些白色的沙楼、绿油油的椰树、嘈杂拥挤的人群越来越远,转眼已化作青山碧水间的一道白痕,不禁兴奋得振臂高呼:“古雅,我们要回中土啦!古雅,阿六和阿兄要回杭州啦!”

  灰衣汉子咕哝了一句,便把头垂得更低了,小童气急,伸着小脑袋瞥了眼那杉木片,忽地笑道:“阿六识得七个字,三千里,二十年,还有个一!”

  阿六虽然在西洋跑过几趟海路,见过不少心狠手辣的无良商贩,此时也暗暗地害怕起来,便嚅嗫道:“阿六……阿六今年十一了……”那客商呵呵笑道:“好啊,十一岁的少年人,就如可不里草原上的雄鹰!”阿六闻言得意非常,挺胸昂然道:“大人,您说的可是伊儿汗国的大草原?阿六知道,阿兄跟我说过,美丽的草原在天竺的北边!”

  小童在舷上系好帆绳,高声道:“阿兄,起帆啰!”桅杆上的汉子高声呼喝,招呼海船上众船家汉子拉绳张帆、见风使舵,西南季风正劲,这只五百料的海船便缓缓离了港口,望着苍茫大海破浪而去。

  回回海盗见状哈哈大笑,纷纷用番邦鸟语嘲讽刀把子,刀把子恼羞成怒,随手抽出一柄弯刀就要去砍船老大的臂膀。雪亮的弯刀举得正高,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喝道:“住手,赛义德!”刀把子闻言一怔,收起弯刀。

  那客商先为众人斟酒,灰衣汉子随即举杯还礼道:“先生慷慨,九丑敬服,萍水相逢,敢请先生名讳?”客商呵呵笑道:“倾盖相交,自是有缘之人,区区微名,何足挂齿?只是去国十年,与异俗蛮夷为伍,原先的名姓早已忘却,只身漂泊更无可归之乡!若不嫌弃,便唤我无妄道人罢。”

  李老儿闻言一震,又低头看了眼那块杉木,忽地抱头嚎啕大哭起来:“何止二十年……已经四十年啦……李老儿总算腆着脸回来了……”那小童不禁撇嘴道:“李老儿你就疯罢,你再疯我可不理会你……”话音未落,便听得高高的船桅上有人喊道:“阿六,少跟疯老头废话,来起帆!”

  船老大恨恨道:“好个贼子,躲在那岛子后头,专等咱们路过。老十三,这附近谁家的地盘?”那唤作老十三的汉子枯瘦如柴、满面刀刻般的皱纹,一双眼睛却精光闪闪,闻言上前应道:“回老大的话,还没过锡兰,应该还是回回海盗叶米那丁的地头。”

  老十三喝道:“刀把子!你招子被屎糊啦,老大晓得你的难处,念着咱们往日的情义,你不要恩将仇报!再说我们暗中行事,根本不曾有人撞见,是哪个狗东西给你说那种话?”大刀舞成旋风一般,直攻刀把子肩头伤处,刀把子抿嘴不答,双目赤红,不退反进,弯刀直劈老十三咽喉。

  只听得有人用回回话喝道:“下火狱的什叶派外道,亵渎《古兰经》的恶魔化身,我以逊尼派正统的名义净化你们!”喊杀声一时大作。叶米那丁嘴角连连抽搐,沉声道:“怎么会有逊尼派在这儿,这群亵渎伊玛目的魔鬼,我要让他们流干鲜血!”

  船老大喝道:“小的们,给老子砍了绳索!”几名汉子直起身来,一手撑起藤盾,一手挥刀去砍搭在船帮上的绳索,对面箭如飞蝗,混乱中有人惨呼一声,像一截木头似的栽入海中。船老大目眦欲裂,嘶声叫唤:“二狗子,二狗子!是你吗?”可是四下弩箭不绝,人人自顾不暇,无人应答。

  老十三长叹了一口气,道:“刀把子,捆你的麻绳是我做的手脚,你的家人老小,老大已经暗中接到琉求去避风头了。你虽是叛徒,罪该万死,但牵连家人的事,我们兄弟几个做不来。就算是你,老大也千方百计想保你,可是帮主一家几十口人命啊,现在人头还在城门口挂着啊。”

  九丑只觉胸中血脉贲张,杯酒下肚,也和声唱道:“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争战苦,至今忧忆李将军!”一曲歌罢,李老儿痴痴笑道:“忧忆李将军呵,可当世还有谁人记得我这个疯老头子……还有谁人记得常州城宁死不降的四千淮军?”

  海盗众人从中分开一条通道,几名伤重不支的船家汉子被押到阵前,船家众人惊呼:“螃蟹,黑子,鹞子,老头陀……”阵前一名海盗打扮的汉人冷笑道:“老十三,不记得我啦?”老十三端详了一阵,忽地张大嘴巴,戟指那人,讶然道:“刀把子,你,你怎么在这儿?”

  那白袍回回高鼻纵目、满脸络腮胡子,环视一眼舱中,忽而哈哈笑道:“汉人,不,南蛮子,下贱的,四等人,敢嘲笑主人,可笑的哈尔比,下火狱的卡菲勒。”身边的仆役也纷纷讪笑、谩骂起来。

  阿六见那老人跪倒在地下,衣不蔽体,骨瘦如柴,却满脸振奋,涕泪交加,看那形容样貌,不是船上混吃等死的李老儿又是谁人?阿六张口唤道:“李老儿你可好?伤着了么?”李老儿却直勾勾地望着无妄道人,絮絮问道:“先生可是所言非虚?鞑子真的要败么?”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北溟有鱼点评:

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你的温柔向来残酷 你的温柔向来残酷

    《你的温柔向来残酷》的作者是鱼十七,这是一本正在更新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五年了,当许若兮得了绝症,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的爱人江月寒。江月寒还是不愿意见他,想让她受尽苦楚,将她挫骨扬灰都不为过。江月寒对她的恨意有多深,那么许若兮就爱江月寒有多深。...

    作者:鱼十七都市言情连载中

  • 鬼贴 鬼贴

    火爆新书《鬼贴》由青衫隐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刘正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鬼发送贴,贴凶杀。不要轻易的评价任何帖子,因为……哪可能不是人发送的……自己被人p了图片,从哪之后,有个脸上是骷髅的女人,一直缠着自己!...白色的纸上写着鲜红的字,让人触目惊心,我甚至仿佛能感受到,写下这字的人那种深入骨髓的绝望。。...

    作者:青衫隐恐怖灵异已完结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