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晓生人物谱

包晓生人物谱 完结

包晓生人物谱

时间:2020-10-11 04:31:27 分类:玄幻魔法 编辑:朱颜瘦 作者:柳香川 主角:

《包晓生人物谱》是由柳伊藤编着的章回体小说,汇集蜗牛公司《玄阴真经》、《九阳神功》的游戏人物,通过重新整理润色修饰,提写传记,及时补充生平,可考年表并做批注评语。作品讲诉了元朝明初,张氏政权内斗引起天下一乱,经三代皇帝对武林的削弱策略,和江湖儿女对侠肝义胆但凡乱世之中辈出英杰,群雄之间必有真主。濠州钟离人朱重八幼时贫穷,放牛为生,父母兄弟接连病死,尚无买棺之钱,遂出家做了和尚,云游化缘。至正十二年,受同伴汤和所请,回濠州入伍红巾军,投在元帅郭光卿部下,屡立战功。郭光卿见朱重八相貌非凡,便将义女马氏许之,故军中呼其为朱公子,朱重八取名元璋,字国瑞,便是后来三百年大明的开国皇帝。。

  洪武二十五年,李成桂废黜高丽国恭让王,自立称王,尊大明作宗主,得太祖首肯,改国号曰朝鲜。孰料李成桂五子靖安君李芳远素来恃己功高,拥兵固重。洪武三十一年八月,听闻明太祖驾崩,遂肆无忌惮,将身为继承者的八弟宜安君李芳硕,并与其同胞七弟抚安君李芳蕃乱刀砍死,并袭杀曾建议削藩的郑道传一家,迫使李成桂退位,禅让给次子永安君李芳果。那李芳果温仁顺孝,宽厚中庸,李芳远乃操控实权,视其为傀儡。太上王李成桂深知李芳远久而必谋篡位,写下血书,令郑道传幼子郑承恩潜逃至大明,请皇帝施以天威,稍加震慑。若其叛乱,乞求能援军相助。

  朱棣得闻消息,与谋士姚广孝议定计策,对外称病危,大热天围火炉而坐,直呼甚冷。临近太祖忌日,朱棣亦起身不了,令三个儿子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代为祭拜。惠宗见朱棣似无反心,又生踟蹰。齐泰劝惠宗将三子扣为人质,惠宗不置可否,黄子澄道:“如此必打草惊蛇,不若送还,表明朝廷无削燕之意,可消除戒备。”徐允恭道:“万不可放虎归山,此三子皆臣外甥,知其俱有大才,日后必成祸患!”惠宗犹豫道:“朕即位未久连罢诸王,若复在叔父病危之时囚禁其子,于心不忍,又怎么向天下人交代?”于是放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而去。朱棣见瞒天过海,遂加紧策划兵变,此处按下不表!

  越两载,萧离情、梅君复缔结连理,萧千秋喜不自胜,大摆筵席,宴请宾客。江湖各派素来敬重萧氏一族,郭伽众人皆往道贺,少林、武当、峨眉、丐帮、唐门也自不必说,洛阳燕门、姑苏慕容、北平东方、成都南宫这四大世家亦纷纷遣人恭祝,更有那华山派周逸萧、神水宫徐玉寒以当年定情宝剑“流云”“击水”赠与新郎新娘,美酒佳酿,钟典仙歌,人潮花海,高朋满座,好不热闹。岂料兴尽悲来,合该出事,如此隆重排场传入太祖耳中,初听消息,原来是萧鸿万族人娶亲,郭伽一干人等聚会,太祖心中狐疑。再细问究竟,得知梅庄有不老秘术,太祖心里暗忖:“常言道,年过六十六,阎王要吃肉。朕今风烛残年,虽征战无数,杀人如麻,终究难免行将就木,既有长生之法,何不尝试?”遂安排左右前往梅庄,务必令其进献仙方。那梅庄之人哪里有什么仙方,无非修身养性,调理得当。于是据实回答叫皇帝清心寡欲,别无其他。太祖竟视作欺君,以为遭致戏耍抗拒,勃然大怒,网罗罪状,祸事即来!

  洪武四年,经诸葛承组织江湖义士,刘伯温将暗杀重任托付大侠萧鸿万。太祖欲招降王保保,以王保保之妹许配给次子秦王朱樉,然怀柔未果。王氏生子朱靖,是为永乐朝天外天主使,此乃后话不表。洪武五年,太祖复令徐达统兵,以汤和为偏将、蓝玉为先锋,东路李文忠领先锋郭伽、西路冯国胜领先锋傅友德,开展第二次北征,竟惨败而还。萧鸿万一行随郭伽孤军深入,为王保保俘获,诈降。太祖震怒,欲屠郭伽满门,幸得胡惟庸呈情,巩昌侯郭兴与其子郭伽断绝关系,太祖念郭兴乃起兵元老,免去死罪。历时三年,郭伽为元军日夜操练新丁,乃得王保保信任。洪武八年,王保保巡游哈剌那海,仅十八骑相随,郭伽示意萧鸿万等人伏击,得手。元昭宗秘不发丧,追捕刺客,萧鸿万断后身死,众人舍命将其尸体夺回。消息传至京师,太祖欲封赏众人,胡惟庸恐刘伯温再次得势,道:“吾皇用兵大漠与王保保相争数年,折损四十万。然贼未见败亡,而今死于非命,闻圣上素爱其才,何至于斯?且明人不做暗事,若彰扬嘉奖,恐为世间所诟。”太祖遂抹杀郭伽、萧鸿万之功。

  且说郭伽众人听了刘伯温一席话,汗毛倒立。次日晋谒太祖,自称罪臣有降将之名,为世所不容,不求封赏,但请赐辞归民间,做闲云野鹤。太祖闻言窃喜,佯装惋惜,胡惟庸因与郭伽之父郭兴有旧,从旁撮合,太祖乃顺水推舟,准奏。可怜剩下丁还凤孤儿寡母,无所倚靠,郭伽众人见其凄楚,筹了些金银钱财,聊以资助。这丁还凤外柔内刚,实则烈妇,虽心灰意冷,却仍怨众人贪生怕死,致令丈夫蒙冤受屈,遂分文不取,索要了萧鸿万骨瓮,带子离京而去。不一日行至苏州府,径自向万苏山庄而来。那庄主萧千秋乃萧鸿万之族弟,昔年也曾对丁还凤钟情,可惜丁还凤心有所属,嫁与萧鸿万,两人行走江湖,做了侠侣,便将万苏山庄让给了萧千秋,答谢其成人之美。而萧千秋虽感叹造化弄人,却难以割舍往事,至今念念不忘,尚未娶妻。闻丁还凤穷途末路投奔,已知因果始末,看见故人落魄,气得须发皆张,道:“鸿万兄为国捐躯,却无人照顾家小,这世道令人愤慨!”丁还凤亦落泪,俯身将萧天晴紧紧怀抱,道:“汝父枉死,母亲已无可恋,且追随于地下。你好生听从叔父教导,做顶天立地的男儿,勿要辱没先祖。”言罢,萧天晴慌乱而哭,丁还凤不胜悲切,抽出随身匕首,毅然自尽于门庭之前,萧千秋待要救时,身前隔着萧天晴,已是不及,乃血溅当堂!萧千秋嚎啕长啸,奈何无力回天,只得将萧鸿万、丁还凤夫妇合葬至一处,隐瞒踪迹,请了高僧云集,烧香燃灯,超度法事,昼夜不息。

  诸葛承颔首道:“话虽说得在理,但许多事情,外人或不清楚。你刘师伯生前进谏,对太祖言朝政应刚柔并济,藩镇应声势联络,江湖应尚义任侠,乃是婉劝太祖勿赶尽杀绝,当提防祸起萧墙。无奈太祖仍旧背恩德弃侠义,致使天下人心寒。而今不是新皇不任用贤良,乃是贤良欲择明主,智谋之士如你姚师叔,便都已投燕王去了。只剩些庸才把持政权,积重难返,既已刀兵相向,便骑虎难下了。”包晓生叹曰:“可惜,圣上还在云里雾里,狩猎都已开始,不去射虎,反倒射些野兔,怕是待到猎人筋疲力尽,虎就要出洞来伤人了。”诸葛承笑道:“齐泰、黄子澄、方孝孺这班手无缚鸡力之辈,能射些野兔,就该幸甚欢庆了。”

  郭伽带包晓生入内而谈,问清来意,包晓生称欲出仕,郭伽喜道:“诸葛老先生高徒能辅佐社稷,实乃大明之福!国家正求贤若渴,近日皇帝常来叔父郭英府上商议事宜,可代为引见!”包晓生兴然前往,于是便在武定侯郭英处住下,郭英子孙满堂,乃开国将领之中最为忠诚朴实之人,也因此得以保全身家性命。包晓生见了郭英,口称爷爷,郭英和颜悦色,抚着包晓生项背,道:“好,好,端的一表人才,圣上定然喜欢!”遂命等惠宗来时,可藏于帘后,待听得招唤,就出来拜见。

  郭伽得报,持太祖丹书铁券连夜从京师赶往杭州,欲通报各派切勿为虐,待呈请圣上再作定夺,萧天晴则赶回苏州宽慰父亲兄弟,等候郭伽处理。隔日黄昏,有梅庄白鹤盘旋悲唳于万苏山庄之上,接而飞入庄中。此白鹤乃是萧离情与梅君复所养,萧离情接到梅君复绝笔血书,得知爱妻已亡,伤心欲绝,只恨不能同死。是夜,白鹤衔烛,瞬间火起,家丁匆忙急救,萧千秋、萧天晴闻询赶到,但见烈焰中萧离情身影端坐,怀抱长琴,面容凄惨,狂笑不止,萧氏父子遥隔火海,失声痛哭。未久,郭伽与各派之人自杭州归来,说道梅庄覆灭,无能为力,又闻萧家惨事,尽皆哑然。萧千秋忧愤难当,直道:“好!好!好!尔等皆英雄好汉,成就了万世威名,定能够永垂不朽!”接而一口气上不来,呕血斗余,呜呼哀哉,在场江湖之人都羞愧难当。萧天晴突遭家破人亡,又想起父母往事,已脸无血色,独自收葬萧千秋、萧离情,也不与众人言语,令其四散而去,从此退隐,改了名唤作萧别情。后耻于朝廷险恶,江湖卑劣,与绿衣山庄石砚冰共创君子堂,致使武林各派汗颜,渐与朝廷划清界限。

  惠宗见齐泰、黄子澄如此一说,不免忧心忡忡,难以决断,道:“当初,卿等恐叔父为乱,已令张昺为北平布政使,谢贵、张信为北平都指挥使。又命锦衣卫宋忠领兵三万,屯驻开平,任为都督,调走燕府护卫军士,监视叔父。皇太爷嘱咐勿要祸起萧墙,缓而图之,今朕怎可捕风捉影,兴无名之师?”遂秘密差人至朝鲜问责李芳远,令其收敛。而郑承恩父兄皆丧,为李芳远所忌恨,考虑政局未定,惠宗又念其武艺高强,且隐瞒踪迹,留侍左右,待非常时期特准带兵回国勤王,其余不再议论。

  洪武二年八月,明太祖召群臣议论建都之地,欲营造凤阳,且北击大漠征讨残元。朝臣自相国李善长以下多为淮西人,皆望衣锦还乡,故附议言是。唯刘伯温奏言:“凤阳虽为圣上故里,然帝王之气难聚,不宜建都。我国初立,兵马劳顿,不宜长线奔袭,而今开平王常遇春新亡,元将王保保勇猛机诈,不可轻视!”太祖闻言不悦,正欲剿灭胡虏,耀我国威,怎听得逆耳之声?李善长与刘伯温素有嫌隙,遂当庭弹劾。刘伯温心下不安,辞官而去,归家QT县行至衢州府,顺道为恩师诸葛青扫墓。师弟诸葛承道:“王保保出生戎旅,久居中原,又文才武略,横行河洛关陕,且今雄踞大漠以逸待劳,明军妄动,岂不虎口夺肉?”刘伯温叹曰:“昔常遇春在时,尚不能擒此匹夫,而今能如之奈何?”诸葛承道:“古语云,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令天下缟素。欲制王保保,一刺客足矣,何致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刘伯温应曰:“此言甚是!“时刘伯温之徒高退思在旁请缨,刘伯温不肯。

  “哦?燕双行,他已败在我的剑下。”叶紫芝听到了燕双行的名字,便想也不想得脱口而出,又觉得有自大之嫌,当即止住了。包晓生听罢,心下不免有疑惑,燕双行是成名已久的剑客,怎会败在无名少年之手,况且既然能败燕双行,怎得这少年却显得涉世未深?于是假装信服,试探道:“能胜燕双行?那普天下,怕只有武当派向九尘、君子堂公孙慕白可堪敌手了!”“向九尘、公孙慕白是何等人物?武当派、君子堂又在什么地方?”叶紫芝看眼前这书生知之甚多,显露欣喜,又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道:“还没有问兄台怎么称呼?”“在下包晓生,ZJ衢州人士。”包晓生见叶紫芝虽是年纪不小,确是懵懂呆板,不禁笑了出来。叶紫芝只道是书生爱笑,都忘了再问些什么,两下尴尬,冷了话场。欲知这叶紫芝到底身世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诸葛承既为诸葛氏之后,便只能深居简出,待姚广孝远走,更是少与人往来,偶尔云游四海,寻仙访道,以度浮生。一日,游罢ZY县欲归,路遇乞丐于街头卖子,乃上前探看。那孩童约莫三岁,见了诸葛承,便朝着他对其嬉笑。诸葛承看这孩童七窍玲珑,甚是可爱,动了恻隐之心,便问那乞丐,孩子自何处而来?这乞丐见是位慈祥长者,道:“晚生姓包,西安人士,乃北宋名臣包希仁之后,只因染了恶习,嗜酒好赌,败净家产。致使发妻离异,父母气亡,从此辱没门庭,无颜在当地苟活,遂带着吾儿流落金州。如今穷困潦倒,悔之已晚,吾不求金银,但愿富贵人家收养吾儿,不使受苦。”诸葛承听他言辞恳切,谈吐磊落,必是读书之人,叹息不已,道:“此子面相聪慧,倘用心栽培,日后将成人中龙凤,必可重振家门!”乞丐听了,喜极而泣,连连叩头,道:“望先生收留,望先生收留!”那孩子看见父亲下拜,便也学着样,吐字不清地道:“先生收留。”接而又道:“爹爹不哭。”诸葛承赶忙搀扶,不禁也动容,道:“使不得,使不得,清廉之后落难,岂忍旁观?你父子且随我一同回乡,定以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乞丐道:“晚生半世沉沦,罪孽深重,不能再连累吾儿,愿出家为僧,忏悔洗罪。”诸葛承道:“既有如此之心,难得可贵,不便强求。”遂取了许多钱财,那乞丐坚决不受,只收了些散碎盘缠,换了身干净衣服,割舍了骨肉,此后遁入空门,不知所踪。

  此后萧天晴拜萧千秋为义父,萧千秋视同己出,延请文儒,谆谆教诲,又亲传武艺,孜孜不倦,乃成文武全才。此前萧千秋本有养子,名唤萧离情,盖以其为后,寓意难舍难离,不忘当年痴情。因萧天晴年长三岁,萧离情便以兄事之,为人聪颖而天资奇高,智勇兼具,不逊于萧天晴,哥俩自小为伴,情同手足。萧千秋喜得二子,也道是能颐养晚年。

  话分两头,刘伯温既死,太祖着手加强皇权,欲保朱明江山传祚无穷。洪武八年,楚国公廖永安之弟,德庆侯廖永忠首当其冲,因逾制被赐死;洪武十三年,左丞相胡惟庸被诛,牵连致死者三万余人;洪武十七年,曹国公李文忠遭谴责被毒死;洪武十八年,魏国公徐达背疽而毒死;洪武二十三年,韩国公李善长追坐胡党之罪,满门超斩,陕国公郭兴已死,乃除爵;洪武二十六年,凉国公蓝玉被诛,牵连致死者一万五千余人;洪武二十七年,颖国公傅友德当朝杀子自刎,全家流放;洪武二十八年,宋国公冯国胜遭猜忌被赐死。至此为止,数开国元勋,仅信国公汤和一人得以善终。所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安能不令人唏嘘?

  正值三势力剑拔弩张之际,浙东名士刘伯温被朱元璋软硬兼施,延请至应天任为谋臣,刘伯温献策避免两线作战,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先后灭陈友谅、张士诚,随即方国珍来降,FJ两广望风而归,朱元璋吞并长江以南。刘伯温继而建言朱元璋脱离小明王韩林儿,自立国号曰大明,北伐中原。同时辅佐朱元璋部署军机,筹划全局,以徐达为大将、常遇春为副帅,取SD进HN夺潼关、灭大都,席卷SX陕北、关中、GS收复长城以内,开洪武之治。有道是:“三国鼎立诸葛亮,一统天下刘伯温。”刘伯温之才,纵是朱元璋亦感畏惧。朱元璋登基后,初封六公,乃韩国公李善长、魏国公徐达、郑国公常遇春、曹国公李文忠、宋国公冯国胜、卫国公邓愈。再于鸡鸣山立功臣庙计二十一人,刘伯温皆不列其中,仅授为诚意伯,官拜御史中丞兼太史令。盖刘伯温乃元廷旧臣,历仕二朝,为朱元璋所忌。

  惠宗读罢前后原委,问道:“去岁八九月之事,为何今年方表?”郑承恩答曰:“陛下有所不知,逆贼杀我父兄,本欲单骑复仇,吾王止之,以血书托付,命臣奏明动荡!各处关卡尽是逆贼耳目,臣历经艰险,血战得免。至北平府,拜见燕王,禀清详细,燕王叫我守候,代为呈情。谁知竟在酒宴之时,冲出三十刀斧手欲致我于死地,臣奋起反击,未令其得逞。燕王遂诬我为叛党,遣猛将柳惜朝来追,臣与缠斗数次,非敌手,只得躲进山林,一路藏匿至此!”

  包晓生既没了出仕之意,未久便向郭英、郭伽两人告辞而别。当下却也不愿徒劳无功,思来想去,改道前往西安,一路上悲喜交集,百感陈杂,只因他记起了亲生父亲,正要趁此机会找寻。喜则阔别十六年,得归故土;悲则音讯全无,如大海捞针。总之心存侥幸,辛苦到了西安,四下向官民探听可有包氏族人乃是包拯之后,皆道不曾听说。没几日,打点吏员便花销了大半钱财,身上盘缠就所剩无几,任风吹雨打,落魄不已。他父亲当年不肯向师父提及姓名,更没说明去处,而如今自己也记不得从何而来,人世茫茫,恐已无望,大男儿欲哭无泪,好个凄惨。

  包晓生见惠宗走了,急忙出来搀扶郭英,道:“爷爷,勿气坏了身子!”郭英道:“圣上太年轻了,怎么斗得过猛虎啊!”包晓生道:“孙儿方才在帘后观吾皇面相,乃似妇人,优柔寡断。况且耳根子软,左右摇摆,怕是回去了必然不会听从爷爷的计策,让齐泰、黄子澄等人专擅决议,恐天下迟早会乱。”郭英叹道:“太祖卓绝果敢,怎得太孙如同阿斗!”包晓生亦叹言:“孙儿本欲辅佐圣上,如今倒要劝爷爷,行事务必如履薄冰。我判断朝廷定然反复犹豫,令燕王有喘息余地,届时磨刀霍霍,只待猪羊。圣上任缺乏实战经验之人为将,必难成事,倘再转而让爷爷带兵,须无所作为,日后燕王胜了,还能念情面。若全力以赴,败则事小,灭门事大!”郭英释然道:“我如今确是老了,当为儿孙谋福,不能把全家赔进去。”

  建文元年,包晓生已长成十八岁,听闻朱允炆登基,意欲削藩,不觉长吁短叹。诸葛承笑问何故,答曰:“太祖布衣起家,而得天下,创业不易。故而效仿汉高祖,尽诛功臣,又分封诸子为王,乃是怕异姓夺了大明江山!如今圣上新立,当思如何守成,身边既没有股肱之臣,就应当亲近叔父兄弟,以结同心。然后任用贤良,招揽心腹,巩固皇权。遵循贾谊、主父偃之推恩令,分割诸王土地给其子孙,届时谁再犯了过错,就好问罪除爵,收回特权。如此,纵使燕王之流,拥兵自重,亦不敢胆大妄为。圣上既是国君,又是家主,继承大统,乃民心所向。但现在却听从腐儒指使,令人心惶惶,太祖才放下杀功臣之屠刀,新皇又拾起削藩镇的干戈,岂不是自取灭亡?“

  包晓生见师父语带轻视,似是并未听出自己话中忧虑,便正色道:“师父,大丈夫生在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功,我今年方二九,值国家多事之秋,岂能安坐乡野,枉费口舌,连庸才也不如!”言罢跪拜于前,道:“请师父恩准徒儿下山匡扶社稷。”诸葛承接连叹气,道:“为师见你时常向外出之人询问天下事,知道你必然不肯久居于此,虽不舍你远去,但又不愿你如为师一般,终老山林,埋没才华。你此去须谨记平素里我教你的做人之道,不可伤天害理,更不能逆天而为,功成之后当急流勇退,刘师伯之鉴在前,不要重蹈覆辙。”包晓生再拜,呜咽不已,道:“乞望师父保重身体,愿您长命百岁,徒儿定会尽忠国家,早日衣锦还乡,再于膝下尽孝!”诸葛承忍泪笑道:“去罢!”包晓生遂收拾行李,择吉日启程,诸葛承临别交待仔细,包晓生离了LY县独自往京城赶去。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朱颜瘦点评:

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绝品隐龙 绝品隐龙

    兵王羽龙在一次作战中被被开除军籍,一代兵王隐于都市,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开除军籍,送上军事法庭。”。...

    作者:十里望君颜职场校园连载中

  • 只是路过你心房 只是路过你心房

    “孩子我要,你,我也要。” 十七岁那一年,她第一次体会到从天堂掉入地狱的痛苦。 多年后,她带着五岁的小包子与他再次重逢。 传闻,他是商业圈中地产行业的一声醇厚的嗓音,如同饥饿的猎豹带着敏锐的洞察力,直入女人的耳畔。。...

    作者:炀筝穿越重生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