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雨阑珊

星雨阑珊 连载中

星雨阑珊

时间:2020-10-11 09:39:25 分类:科幻小说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萧壶 主角:

宽恕我一个懦夫,爱一个人却敢倾诉。没办法幻想,幻想在一个末世里,在丧尸的包围中,有我护着她,或她伴着我。写好这本小说我所以会选择放弃了吧 星雨灯火阑珊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话说声音的主人斜倚在一棵有些年头的大树底下,周围七零八落的尽是啤酒罐子,而始作俑者正一只手拿着一瓶白酒,一只手无力跟随身体一起无力的躺在地上。“嘿嘿,还是白酒好,不像啤酒一点儿劲都没有,喝个屁喝,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惟有杜康呐”说罢一口气闷下一大口酒,顷刻未过,“噗”的一声,随后听到一连串的“咳咳咳咳咳、、、、、”这倒霉催的家伙一下子把喝到嘴里的白酒都给喷了出去,双手掐着脖子四处打滚,脸涨的发红,兴许是憋的,不过确实,这家伙现在是根本不敢呼吸,因为一吸气嗓子特别的难受。没喝过白酒的人第一次喝都这副模样。过了好一会儿这家伙才又重新爬起来:“大爷的,这酒真难喝,什么味?差点没毒死小爷我。”一边嘴里如此这般碎碎念叨,一边慢慢的坐起来“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出来喝个闷酒还这么倒霉。真是有够失败的,怪不得她不喜欢我,我这种人还有什么用?“。

  得到回复的萧壶心里疼的厉害,却不敢显露与人前,晚上一个人背着书包买了满满一书包的酒,独自一人摸黑来到后山,没开照明,摔了几跤。痛的呲牙咧嘴,却不管不顾,他想着这样会好受点儿。他想着一个人把这些酒喝完,如果第二天没死的话就把她忘了吧。想到这儿萧壶回过神来,继续喝着让人难受紧的酒水。一口一口的倒进嘴里。她会骂我糟蹋自己的身体吗?会心疼我吗?不,不会,我自己都不在乎了,还有谁会在乎。哈哈哈哈。没人在乎了。如此这般歇斯底里的萧壶慢慢的在酒精的作用下睡去了,片片枯黄的叶子在夜风吹拂下缓缓落下,给他盖上了一层被子。兴许落叶也为他悲伤,又或许在可怜他明天的命运。

  关上门,靠在墙边,萧壶长舒了一口气,想想觉得有些没种,不甘心的想要重新进去,手握在门把手的那一刻,迟疑了,想起了今天早上的种种不对劲,记得以前早上膀胱疼痛难受直奔厕所的路上,经常看到保洁阿姨在清洗走廊,还有准备考研的学长洗漱或在走廊上背书。今早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本着小心无大错的萧壶一步步的踱到了旁边宿舍的门口,准备开门,嗯?开不开。再开,不行。哎呦我去,怎么睡觉都锁门啊?学校治安这么好,有什么爬怕的。却是忘了哪个家伙半夜睡觉之前锁门锁的最积极。没办法再去试试旁边宿舍的,不行,不行,还是不行。这下萧壶有些不耐烦了,咦,“啪嗒”一声,这个宿舍没有锁门。略带兴奋又有些迟疑的萧壶小心翼翼的把头探了进去,还没眨眼的功夫头就跟触电一样缩了回来,狠狠的把门带上。太吓人了,一群人爬在另一个人身上不停的撕咬咀嚼,那红色的液体是血吗?不是拍电影把?惊吓、怀疑、最后还隐隐有些激动。有些粗脑筋的萧壶还没认识到自己看到的景象到底有多恐怖,以前有次和别人打架,刚开始挺勇猛的,可是中场休息的时候反应了过来,吓的双腿直打哆嗦。

  我知道,我是失败者。我千方百计的败给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不,是连姓名都不知道的人。想到这里,萧壶狠狠的以手捶地,手上疼的厉害,这样或许心里会好受点儿。

  又一次打开门,准备跟室友打招呼的萧壶被眼前的一幕惊吓住了,室友们正相互纠缠在一起,互相抓扯撕咬,流血了,啊!真的是血。萧壶被眼前的一切吓住了,一动不动。这时被开门声惊倒的室友们放弃了撕咬,相继爬起走向萧壶,萧壶猛的回过神来,慌忙有退了回去。第三次靠在墙上,狠狠的喘气。半天没有消弱的迹象、“末世,原来真的是末世。最后的审判吗?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双手使劲撕扯头发的萧壶无力的滑到在地上,蓦然,萧壶想到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顾不及恐惧,顾不及悲伤,飞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前冲去。

  和室友坐在充当面试室的教室里很是证实的问女报名者一些八卦的问题,玩的很嗨的时候,门开了,笑着进来一女孩,笑容很是明媚,眼眸莹莹,弯似月牙,第一次见到可以把眼睛笑的如此好看的女孩,微微一愣却未曾多想,随口问到:”咳咳,那个先自我介绍一下。”室友慌忙拽住我站起来:“学姐好。”我去,学姐,欸,视察工作的?不会把我赶出去吧?不行得试探试探。顺利的搞到了所有基本信息,看来小爷还是很有魅力的嘛,嘿嘿。初次见面聊的很是开心。但只是觉得学姐人不错聊得来,未曾多想。

  想到这里萧壶自嘲的笑着摇摇头,随后抬头望着头顶的夜空,深秋的夜空甚是晴朗,小城的空气质量也很好,还是能看到星星的。不过一入眼的便是一颗明晃晃的月亮,今晚不是十五,月亮不是很圆,很像、、、、、、对了,像极了她的眼。很想啊,这样想着的萧壶慢慢的又陷入了回忆。

  收拾罢空酒瓶子,一股脑的全部塞进书包里,拎起书包就往山下走。走在通往学校的山道上的萧壶,用手紧紧的拽住上衣缩成一团,边走边碎碎咒骂:“大爷的,这鬼天气,不是还没到冬天吗怎么这么冷,前几天不是还挺热的吗?难道是因为宿舍楼的保暖效果太好了?算了,不管恁么多,赶紧回去了。”回到学校后,萧壶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身子,心里念叨着:“嘿嘿,咱也是起早贪黑看书的人,整个学校谁有俺起得早!连保洁的大妈都没影儿。”一副装逼的表情,但怎么也掩盖不了那从骨子里往外喷涌的**丝气质,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揍倒在地,然后再狠狠的踹上两脚。方能解恨。嗯,就是这样。

  话说声音的主人斜倚在一棵有些年头的大树底下,周围七零八落的尽是啤酒罐子,而始作俑者正一只手拿着一瓶白酒,一只手无力跟随身体一起无力的躺在地上。“嘿嘿,还是白酒好,不像啤酒一点儿劲都没有,喝个屁喝,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惟有杜康呐”说罢一口气闷下一大口酒,顷刻未过,“噗”的一声,随后听到一连串的“咳咳咳咳咳、、、、、”这倒霉催的家伙一下子把喝到嘴里的白酒都给喷了出去,双手掐着脖子四处打滚,脸涨的发红,兴许是憋的,不过确实,这家伙现在是根本不敢呼吸,因为一吸气嗓子特别的难受。没喝过白酒的人第一次喝都这副模样。过了好一会儿这家伙才又重新爬起来:“大爷的,这酒真难喝,什么味?差点没毒死小爷我。”一边嘴里如此这般碎碎念叨,一边慢慢的坐起来“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出来喝个闷酒还这么倒霉。真是有够失败的,怪不得她不喜欢我,我这种人还有什么用?“

  “啊、、、嚏,咳咳,”天际刚刚露出了一点鱼肚白,萧壶就被丝丝凉意从梦中惊醒过来:“我去,冻死我了,早知道这么冷打死我也不来了,头疼死了,不行,我得去食堂吃点东西垫垫,大爷的,上午的课不去了,回去睡觉。”(唉,就这种惫懒的性子,不求上进,有女生喜欢才怪)自言自语罢后起身,随手拍拍衣服上的草屑与灰尘,准备回去了。弯腰拎起书包的时候,余光扫到了周围的空酒瓶子,“艹,这么多空酒瓶子,哪个王八蛋干的,捡?不捡?算了还是好心帮忙捡一下吧,这位仁兄你可得好好谢我,我可是避免了你被后来人骂的命运”。如此这般想着,手下动作丝毫不慢:“自作孽,自己收拾吧,赶紧回去是正事。”

  时间晃悠悠的过去了,开学的第二学期,认识她已经很久了,她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自己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喜欢她的呢?对,是那次,她出去旅游,晚上想问问她有没有回到宾馆,打电话找不到她,有些纳闷再试还是不行,突然心里慌了起来,尝试了所有能联系到她的方式,第一次为她落泪,久违的感觉,心痛的感觉。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呆呆的守着手机,直到她的回电:“我没事,你别担心,就是一直在和朋友们吃饭。”听到她略带慌乱歉意的声音,蓦然心中一慌,愣了片刻,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哦,没事儿,你玩吧。”挂掉电话,心情激荡翻来覆去睡不下去,才恍然明白自己爱上了她。

  只是自己太过愚笨不会追女生。常常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开心半天,也曾抱着手机焦急的等待她的回复。每天都在思索用什么话题去打扰她。如果疯狂的爱上一个人是入魔的话,那么他早已疯魔。

  被踹开的室友重新向萧壶逼近,离的远些的萧壶这下子终于看清了,室友们都只是穿着睡衣,拖鞋也没穿,而且走路的姿势有些僵硬,像是用了好久的齿轮没有上油一般。突然,脑海里“噔”的一下,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萧壶用手指着室友们:“那啥,你们别过来了,刚才你们玩我,我也报复过去了,别再逼我了,不然我真发火了。”看到室友们仍一步步的逼近,“喂,我真的生气了。”没有得到回应的萧壶吓得慌忙开门躲了出去。

  可怜的萧壶,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细腻洁白,推了半天也没把他们推开,感受到室友们仍在不停的向自己围过来,“别惹我,我生气了,都给我滚。”看到没有效果的萧壶爆发了,仿佛要把这几天的怨气通通发泄出来一般,飞起六脚,把五个室友通通踹开,至于为什么?擦,宿舍有个大胖子,一脚没踹开,又多加了一脚,这让萧壶有些郁闷?

  站在宿舍门口的萧壶用手攥住门把手,向下一板,嗯?门没开。“一群没良心的家伙,小爷昨天没回来不知道找找小爷就算了,连门******都没给我留,还好,小爷我随身带钥匙这一优良习惯。不然非得把你们都吵醒不成”。·随后从肩膀上拿下书包取出里面的钥匙把门打开。

  问世间情为何物,指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嘿嘿,狂歌痛饮,狂歌痛饮,嘿嘿,哈哈哈哈”。大半夜的,学校的后山传来一阵阵的诵读声,夹杂着些许的鬼哭狼嚎,有些歇斯底里。所幸后山距宿舍楼有些距离,加之声音并不是十分响亮。仅仅惊起了数只早已栖息的鸟儿,倘若不然,招来一片骂声事小,若是引来了学校巡夜的保安,被抓到保卫室等待辅导员的认领的话,想来这声音的主人便不会有如此闲情雅致喽。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是刚入学那会,室友嫌他什么社团都不加,加之那天室友加入的一个公益社团举办一个活动特别忙碌就把他拉过去当壮丁。本来不是很情愿的,不过室友说是陪他当评委帮他筛选组员的。他想了想觉得这个挺不错的,说不定会有妹子倒贴哦。嘿嘿的笑了几声:“咱俩谁跟谁啊,我可是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人,找我帮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走吧,快走”拉着室友急匆匆的往前走。室友一般挣扎一边鼓囊:“为女人插朋友两刀吧你,无耻的家伙。“如果知道那次会遇到她的话,打死他也不会去。

  晃悠悠的回到了宿舍楼,真个宿舍楼静寂无比,好像所有的人都在床上躺着呢,情形有些诡异,不过萧壶这个粗脑筋的家伙怎么能感受得到,平常睡得比猫晚,起的没猪早的家伙,哪知道大清早的校园和宿舍是什么样子的。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宿舍楼里面比外面暖和。不禁加快了步伐想早点回到温暖的被窝里去,至于昨晚的失意与落寞,早被抛到爪哇国去了。

  对了,忘了介绍了,这位自怨自艾的家伙姓萧名壶,祖籍乃淮水北岸的一小县城,生于斯,长于斯,估计也会“夕于斯”了。因为这家伙生性懒散,不愿动弹,当年高考报名,本能去个不错的学校,结果这家伙贪图离家近,填了县城附近的一所二流师范学校。并立志造福家乡,为家乡的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没意外的话,估计一辈子就待在这了。到了大学之后,平日里无所事事,虚度光阴。正事没做过一件,坏事也没有,大事更没有,小事吗?如果吃饭睡觉也算的话,那倒是天天都有。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辞旧迎新点评: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绝品隐龙 绝品隐龙

    兵王羽龙在一次作战中被被开除军籍,一代兵王隐于都市,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开除军籍,送上军事法庭。”。...

    作者:十里望君颜职场校园连载中

  • 只是路过你心房 只是路过你心房

    “孩子我要,你,我也要。” 十七岁那一年,她第一次体会到从天堂掉入地狱的痛苦。 多年后,她带着五岁的小包子与他再次重逢。 传闻,他是商业圈中地产行业的一声醇厚的嗓音,如同饥饿的猎豹带着敏锐的洞察力,直入女人的耳畔。。...

    作者:炀筝穿越重生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