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魔殇

末世魔殇 连载中

末世魔殇

时间:2020-10-18 09:32:07 分类:科幻小说 编辑:山川赋 作者:楼下的水管 主角:

曾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所以一次伏杀而可以选择沉眠,当他醒过来,世界又早以相同。他回去,带着真相找寻真相,在重重阻扰之中,一点儿一点儿完成4末日真相细细碎碎的拼图。而已真相的背后,当他拿着钥匙重新开启那扇看看不见的门,门后,又有什么?眼前翻涌着猩红色的气雾,霍石知道在自己身下同样有着青色的气雾在翻滚,只是自己却根本无力回身去看,自己的身体早已经无法动弹。。

  特瑞的声音渐渐变小,因为青雪从腰包里摸出了一件小巧的零件,说是零件还不准确,那是一把手枪的一部分,骨质,似乎是被利器斩断,留下一寸来长的枪口部分。

  至于那个拿走了自己的心脏的该死的家伙,呵呵,一边要恢复伤势,一边还要镇压自己的心脏,呵,自己给他留下的伤势,足够他消化很长时间了,那将会是他意想不到的漫长。一想到这里,霍石心中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

  “感觉到了什么吧,没有任何能量波动?”青雪突然开口问到。

  自从沉睡之后,这是自己第几次睁眼了?

  红色的风飘荡在废墟之中,她的路线并不笔直,走的路线也并不规则,但却有着明确的目的性。每一次踏足都有利,精准,敏锐,特瑞在她身后暗暗心惊,根据他的观察,青雪行走的路线,一路向北。

  只是可惜了那些灵魂武装。

  **************************分割******************

  霍石一个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他微微眯着眼睛,摆头甩开挡住眼睛的一缕头发,安静地注视着道路两旁的楼房。它们早已被弃置,仿佛认命一样默不作声,破损的霓虹灯再也不会闪耀,墙面斑驳,满是龟裂的纹路,几十年风吹雨打,已经打散了它们的灵魂。在霍石眼中,此时世界一片殷红,红色的砾石,红色的云,红色的……雪。他已经忘记了世界本来应该是什么样的颜色,白天世界是红色的,夜晚世界就是青色的,他如此区分时间。只有黎明和黄昏,世界才会短暂的变得柔和,让他觉得世界如此美丽。这里曾经是他的家乡,一个并不繁华和繁忙的小城,但自从大灾变之后,这里连阳光都不屑踏足,永远被铅云笼罩。他回来,只是想回来,回来看看这个满是往事的地方。脚步清脆,击打着风化的街道,声音回荡,宛如幽灵的足音。霍石走到一处颓圮的店面,富有节奏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他扭过头去,嘴角绽放出一抹苦笑。心灵深处,灰色岩石铺就的地面上一颗小小的砾石刺进他那已经僵硬的心脏,在脑海中炸起一片波澜。那是公元201X年,八月二十九日夜,大灾变前一天。店面还算整洁,一个月擦拭一次的招牌此时落了些灰尘,但并不影响热闹的生意。就在这小酒店二楼一个雅间,一小撮学生正在举行临别的晚宴。所谓雅间,也只是用几块石膏板隔出来的一片空间,但狭小并不十分整洁的空间并不能限制这些年轻面孔的热情,他们还很干净,还没有被这个世界污染,在这里小聚,饮酒,也只是为了想要小聚。时间慢慢推移,小小空间里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多少有些吵闹,但是隔间一桌酒客却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这是坐着的是一些并不得志的中年人,他们回忆着年轻时的热血、憧憬和梦想,那传过来的欢笑、嬉闹、笑骂的声音正是最好的佐酒菜肴。笑着闹着,忽然一个身高体壮的胖子似乎带动了什么话题,空间里响起能掀开天花板的哄笑,几个女生涨红着脸上来又掐又挠,胖子抵挡不过,躲闪之间滑下椅子摔倒在地上,却只是引起又一波哄笑。夜深,人散,笑声伴着众人出门,拍打、拥抱、笑骂着告别。街边一处服装店门口的音响放出一曲《同桌的你》,为这一幕平添几许别绪。一曲终了,人散尽,胖子和一个瘦小的姑娘驻足街边,两人对视良久,忽然同时一笑,嘴角却都流露出几许苦涩。胖子伸手似乎要拂走女孩脸颊上凌乱的头发,女孩却猛然转身,胖子的手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风起,胖子眼眶湿润,身子很僵硬。女孩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似乎在掩饰奔涌的泪水……画面就此定格,铭刻进霍石的灵魂,让不畏寒暑的他微微战栗。这幅画面,他从未遗忘,如果,那天自己未曾放弃,就不会这些年来,渺无音讯。这是他的罪。他这才注意到那一堆碎裂的门面,看着石块隆起的高度,他可以想象出来当时被压在底下的人是怎样的痛苦。气流的涌动忽然加快了几分,空气中荡漾出几分似有若无的惨叫和呻吟,恍如魔音。若是有平常人类在这里,必定会被这惨叫吓得面如土色,因为这代表着——魔物。霍石的脸色也微微改变,但那是一种被别人打断回忆的愤怒。那堆碎石开始隆起、隆起,然后哗啦啦的爆散开来,一头魔物嘶吼着伸展开了身子。这头魔物形体和人类有些相似,眼睛里死白的没有瞳孔,右臂诡异地弯折向后背,手肘上是一枚一尺长的锋利尖刺。它没有脸颊,雪白而锋利的牙齿暴露在空气当中,舌头诡异的分成两截,上面布满了倒刺,却又不像是爬虫类的芯子。他的身体其他部分贴近人类,只是左手的指甲长而锐利,诡异地蔓延到手腕处,双腿上是密密麻麻的碎瓷片一样的骨质甲壳。那魔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猩红色的唾液四射飞溅,凶恶而狰狞。霍石却淡淡微笑起来,怒火涌上心头,伴随着些许暴戾的气息,他不自觉地调动起了象征着嚣张与狂妄的“火鬼”的力量,轻轻摇了摇头:“随便一个就是精英级魔物?还是说我的运气特别好呢……”魔物似乎被何种无视的态度激怒了,嘶吼一声向霍石冲来,灰色的利爪带起一片银灰色的光影,似乎这一击就要挖掉霍石的心脏,他要让这个人类尝一尝得罪自己的后果!霍石却还是那副悠闲的样子,竟然还有空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一口喷出一团烟雾,这才略微有些狰狞地笑着说:“希望你能让我玩的久一点!”由怒火勾起的嚣张与狂傲在这一刻展露无遗。而魔物挥击的利爪和恐怖的舌头已经近在咫尺!在霍石面前,魔物的动作就像是二十倍的慢镜头,而霍石却仰头一口烟喷在魔物脸上,嘴角还挂着轻蔑的笑意,然后一拳击出,那魔物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花,然后脸像撞到了一根烧红的铁柱上,调动了火鬼力量的霍石这一击已经在不经意间用上了火焰的力量。下一瞬间,它就像一只被汽车撞到的小动物一样倒飞了出去,大头朝下扎进他爬出来的废墟。过了足足有十多秒,那魔物才从废墟中挣扎着站了起来。此时魔物的形象有些狼狈,满身的灰尘碎石,一只眼睛已经被生生打爆,被挤出眼眶的眼睛像一团烧焦的烂元宵一样粘在它已经碳化的颧骨上,魔物整个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被主人弄坏的娃娃。魔物明显的开始愤怒了,在疼痛和愤怒的双重作用下它的身体开始膨胀、膨胀,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魔物的体型才稳定下来。当巨大化之后,魔物全身上下已经蒙上了一种血淋淋的流动的光,让那些骨质的铠甲和武器看起来更加威猛锐利。霍石就在那里等着,直到魔物完成变化,又吸了口烟,弹了弹烟灰,才像哄小孩子一样淡淡说道:“对嘛,这才有些精英的气势嘛。”魔物再次咆哮着冲到霍石面前,速度比较上次快了五六分,霍石却不慌不忙的矮身闪开,一条腿踢在魔物的脚腕。只听轰隆一声,那魔物扑倒在地上,左臂的尖刺已经像刺豆腐一样刺进了地面。霍石气定神闲地站在魔物脑袋的右面,吸光了最后一点烟丝,屈指一弹,烟头恶作剧一样射进魔物那空荡荡的眼眶。霍石轻轻踩在魔物的右爪,这似乎漫不经心的一脚却踩出了清晰的骨裂声,同时也让魔物起身的努力在它的痛呼中化为泡影。在霍石看不到的阴影里,魔物仅存的左眼闪过一丝狞笑。那魔物一直未曾使用的扭曲的左臂弹簧一样抓向霍石的脑袋,在魔物的心里,似乎已经听到了霍石脑袋碎掉的声音,看到了那一团红白相间的脑浆。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霍石挑了挑眉毛却并不如何吃惊,左手胡乱一挥像是赶苍蝇一样轻巧地打碎了魔物的手腕,然后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没意思。”这一句话宣判了这头魔物的死刑,霍石不管魔物的痛呼随手掰下它左臂的尖刺,尖刺离开魔物就失去了那血色的光泽。霍石手中流淌出一道银灰色的光芒——虽然他一直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颜色——那光芒迅速包裹了尖刺,在一片耀眼中,那尖刺慢慢融化,最终凝结成一把淡银色的手枪。霍石刷了一个枪花,又放在手里颠了颠,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将手枪对准魔物的脑袋,轻轻扣动扳机。“空!”这一柄并不算重量级的手枪发出了火炮一样的轰鸣,一颗黑色的子弹旋转着飞出枪口,轻而易举地撕碎了魔物的脑袋,然后一头扎进地面,泥土飞溅中钻出了一个口径十五公分的漏斗形弹坑。一脸是血的霍石呸了一声,取出纸巾抹了抹脸,悻悻地说:“妈的,又是这样……”话音未落,霍石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耳朵“刷”的疏了起来,神情也逐渐变得凝重。冥冥中,成百上千的魔物的嘶吼开始在空气中回荡,霍石眼中的红色又加重了几分。“啊……”“敖……”“唔……”“喝啊……”“这……呵呵……”霍石裂开嘴角狞笑了几声“真他妈的有意思了……这个灾变爆发的地方,果然还隐藏着什么……”在喃喃自语中,霍石点燃一支烟转过身去,魔物那五颜六色的眼睛就像是夏夜里的烟花一样,四处闪耀。在小城的最北端,铅云笼罩之下,似乎正有双狂躁而贪婪的眼睛,以君临的姿态俯瞰这里。霍石哈哈一笑,俯下身冲进由魔物汇聚成的海洋,直奔极北而去!“哈哈哈哈……都来吧!!”霍石长笑着一声呐喊。枪声,如雷!

  “那就说明……”特瑞咽下一口唾沫,接口说:“……曾经有两个异常强大的存在在这里战斗过……”

  五分钟后,两人已经来到了当初最为激烈的战场,地上很干净,没有血迹,没有砾石,只有少数存留下来的魔物的骨骼,这些骨头异常的粗大,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块巨大的水泥。特瑞皱了皱眉头,这里他听说过,但是此刻他刚觉不有什么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他凝视着面前一块轿车大小的龟壳状骨头,疑惑地想着,明明没有任何形式的能量波动……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心魔诞生,无力去消灭的自己不得不调用一部分力量来镇压,就这样,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地衰弱。如果自己真的陷入沉睡,那么恐怕就算将来真的有人找到了自己留下的钥匙找到了自己的身体,恐怕那发现的将会是一头比魔物更加疯狂可怕的怪物。

  自从上次与黑云之后的“操盘手”一战之后,自己的心脏被拿走了,虽然当时自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毁掉了“操盘手”的大部分身体,但作为代价,自己辛苦创造出来的作为力量载体的人格都陷入了沉睡。于是在如此伤势之下,又深陷数十头魔王级数魔物的围攻,自己不得不外放出自己的心灵世界选择了沉睡。

  如果霍石或者黑云后的操盘手在这里一定会对青雪的表现深深震惊:两人所在,正是霍石遇到精英魔物的店面,而青雪所观察的,则是魔物爬出来的那一堆碎石。

  “青雪,回去吧,这里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白种青年一脚踢开一块碎裂的头骨,掏出两支烟,一支叼在嘴里,另一支夹在耳朵上,无奈地说着。

  霍石的意识逐渐变得淡薄,他一点一点地隔断着自己的心灵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联系,那种无形的联系就像是传播停靠在岸边时的锚,现在,船要开走了……

  青雪直起身,向东面走了几十步,来到魔物被击杀的地方,用手拂开地上的层层瓦砾,就像是拂走了一层层灰尘,直到当年魔物留下的黑色血渍和地上的坑洞出现。

  自己的沉睡之所水晶棺,只隔着一层黑夜之魂便是拥有着无尽力量的黑暗之洋,那种无数意识所汇聚而成的汹涌暗流拥有着宏大而可怕的力量。虽然黑暗之海可以提供足够支持自己整个心灵世界运行下去的能量,但是受到重创的自己已经无法调用那种恢弘强大的力量来弥补自身的伤势,也根本就无力从这个世界中脱离。

  新人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水管保佑你们家不漏水、、、、

  似乎是最后的诀别,霍石再一次仔细观察着这些灵魂武装,每一件灵魂武装都是他精心制作的,灌注了他各种各样的情绪,也记录着他创造这些装备时点点滴滴的记忆。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山川赋点评:

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绝品隐龙 绝品隐龙

    兵王羽龙在一次作战中被被开除军籍,一代兵王隐于都市,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开除军籍,送上军事法庭。”。...

    作者:十里望君颜职场校园连载中

  • 只是路过你心房 只是路过你心房

    “孩子我要,你,我也要。” 十七岁那一年,她第一次体会到从天堂掉入地狱的痛苦。 多年后,她带着五岁的小包子与他再次重逢。 传闻,他是商业圈中地产行业的一声醇厚的嗓音,如同饥饿的猎豹带着敏锐的洞察力,直入女人的耳畔。。...

    作者:炀筝穿越重生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