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浪问天

一浪问天 连载中

一浪问天

时间:2020-11-14 04:29:50 分类:玄幻魔法 编辑:南风北海 作者:冲天一浪 主角:

简介  雍正十年间,天子脚下的京城会出现了一位绝色美女,为了一睹方颜,好多达官贵人都身带巨资慕名而来而来。可所来的贵人中基本上无一人赶回,久而久之竟惊扰了皇上,进而,皇上派了一位俊美少年暗查。结果出人意料!  第二天天刚亮理真就起床了,他活动了几下手脚后就到外面来散步。理真特别喜欢清晨外面带着水露的空气,给人一种清新气爽的感觉。理真一直走到后面不远的一个菜市场口。这里每天一早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这里有很多理真的朋友,他们都在这里做些小菜生意养家。理真刚一进菜市场口,就见到里面很多人围着一个圈在那里大喊大叫。好奇的理真也去凑个热闹,他刚挤到里面,就发现原来是自己的朋友们在吵。一个叫雪姬,三十七八岁,一个叫武娥,比雪姬小二岁,都是在市场里卖鱼的。听她们的指责声好像是两人在抢生意。雪姬和武娥是市场里出了名的大嗓门,好多人叫她们女霸王,很少人敢惹她们。只见她们在争来争去十几分钟后开始划道道,雪姬用杀鱼的刀在桌子上拍了几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扯着嗓门对大家喊道:“今天是我和武娥的事情,我想请大家做个见证,今天我要与武娥比扳手劲,谁要是输了谁就剁下一个手指离开市场。”雪姬刚一划出道道,武娥马上应声说好。于是大家又把圈子散开些,然后把一张桌子放在中间,雪姬和武娥各站一边开始准备比扳手劲。别看她们是两个大老娘们,可是却一身豪气,看她们这架式,让好多男人汗颜。“一、二、三、开始。”随着公证人的一声令下,雪姬和武娥便用上全身力气想扳倒对方。时间在一分一分地过去,这两个女人两只粗大有力的手握在一起,竖在中间左右摇摆。。

  雪姬住的地方就在市场后面,理真对她住的地方也很熟。所以,转眼间就到了雪姬的住处。理真站在雪姬家门口,听到屋里传来雪姬和一个小孩子的声音,理真知道这是雪姬在逗她的女儿。理真轻轻地敲了二下门,屋里传来理真熟悉的问声:“谁呀!门没关,请进。”理真应声轻轻地推门进去,一个不到十平方的家一目了然,就连厨房也只是简单地隔了块木板。家里虽然空畅,但收拾的挺干净的。平时雪姬在外面粗声粗气的,没想到家里竟收拾得如此整齐,让这个空落而贫寒的家中增添了几分家的感觉。雪姬台头看是理真就笑着说道:“有几天没见你了啊理真,这些天在忙什么啊?随便坐啊!”理真坐下后笑着伸手去抱雪姬的女儿,可小女孩却退了回去,几天不见好象有点生了。“宝贝,叫叔叔啊!他常买冰糖葫芦给你吃的啊!”小女孩看了看理真后有点害羞地轻声叫道:“叔叔好!”“莲儿好,真乖。”理真开心得象个孩子似地笑着喊道:雪姬的女儿就叫雪莲儿,现在才三岁多。莲儿她爸去年因病死了,所以家里就只有雪姬母女俩。平时雪姬在外卖鱼的时候,就把莲儿交给邻居张大妈带。理真看着她们开心的样子,心里也为她们觉得高兴。理真想了想问道:“雪姐,今天你怎么没去卖鱼啊?”雪姬笑了笑说道:“平时我在市场里卖鱼大家都知道我雪姬的为人,说出去的话从不打折的,而且我做的也是实在生意,不管男女老少从不欺主。虽然那天武娥说我们之间的事从新开始,但我说过的话还是要上算的。正好我也难得这么轻松一天,我就休息两天再说。”理真看着雪姬说得如此执着真切时,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好。于是笑了笑说道:“其实我在这里也没什么亲人,来这几年了,我觉得你为人爽快,我也特别尊重你。今天见你没在市场卖鱼,我想你一定是这样。对了,是武娥要我来看你的,今天我去市场时没看到你,就问她你怎么没去卖鱼,她说你几天没去卖给鱼了。她儿子前天生病了,这两天事又多,所以一直没时间来看你。”雪姬:“武娥的为人我知道,我们之间其实也没什么,可就是彼此心高气傲不愿认输,我也没怪她。我歇两天后想想看还有没有别的小买卖可做,一切到时再说吧!”理真听雪姬这样一说也就没多劝,他知道雪姬的性格与为人,什么事情点到就可。虽然雪姬没上过学,但她在这种龙蛇混杂的京城市场里,凭着自己的聪明真的学会了不少,一般男人真还没有她一个女流之辈这种眼光。理真在雪姬这里坐了一会喝完茶后就告辞了,因为理真还有自己的事要做呢!

  当初意刚志一见李老就笑开了怀,真是老友相聚,意彻言真啊!李老把意刚志迎进茶楼时,刘己武正在品茶,他一见意大人上来马上起身相迎。李老一边请意大人坐,一边大声叫理真出来斟茶。茶还没上,李老就开门见山地问道:“意大人真是难得来回寒舍啊!没想到我们上次品茶之后又是半年了啊!快说吧!这次来有何指教啊!”意大人摸了摸自己刚长出来的胡须后大笑道:“真是知我者李老也!”“实不相满,上月十五京城名人朱志民全家被害案你应该有所耳闻。虽然案件已破,但我觉得此事不会这么简单。所以,想来请教一下李老对此事有何看法。”李老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后道:“此事真儿回来时,把当时的情况和我说了一下,后来听说阳文信半月告破。当时我很佩服阳大人办事的效率。可后来听说是那个小偷温大宝,当初我一听也觉得不太可能。当初听真儿讲过当时的情况,行凶者应该是个左手用剑之人,而温大宝从不用剑。虽然此人平日专们做些偷鸡摸狗之事,但他也没那个胆量去杀人,而且是一次杀三个。但当时听说证据确凿,所以我也没多想。对了,此事你问问真儿可能有些帮助,他去过现场,也了解一些情况。”“茶来了。”理真听说来了客人心里特别高兴。于是,泡好茶后就忍不住高兴地大喊道:虽然这里山青水绿是个休闲的好地方,毕竟此地很少有外人进来。对一个少年来讲是冷清了点,不过对一个学习的人来讲,更是天下难寻之地。理真一走进茶楼,抬眼就看见意刚志意大人,心里有些喜出望外。连忙高兴地大声喊道:“意伯伯您好!”理真一边高兴地喊着,一边为他们三位前辈斟茶。“真儿都长成大人了啊!这半年没见又长高好多了啊!在这里过得还好吧!”意刚志关心地问道:理真满脸高兴地答道:“我在这过得好呢!李伯伯每天教我很多好玩的东西,刘伯伯又教我好多武术精湛招术,还教我怎么做一个英雄,讲好多关于曾经那些大英雄的事呢!我前几天又和刘伯伯学了一套仙人指路剑法。再加上我常去捉鱼时的一些动作,我现在自己创出了一套剑法叫‘一浪剑法’。刘伯伯还夸我说这套剑法真要练好了,还可以造福武林呢!”理真把自己的好消息一口气就说了出来,他心里特别高兴。“哈哈哈!我们的小英雄真是胆略过人啊!竟然自己可以创造新的剑法了!好!好!好!有出息。不过伯伯还是要教你二句话,‘勤实而参古,创悟而敬人’。只要你做到了这八个字,你以后会有所为的。”意刚志见理真如此活泼而又上进,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高兴。意刚志心里想道:“我也总算是对朋友之托有个交代了,也对他的爹妈有个交代了。”意刚志亲切地把理真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用手摸了摸理真的头后认真的地问道:“听红霞讲,朱志民家出事的那天你们正好碰上,你在那里呆了那么久,有没有发现一些什么可疑的东西啊!这个案子现在破了,你跟着你李伯伯学了十年了,就这个案子说点你的看法好吗?”理真听意刚志问自己朱子达家的事时,他觉得有几分意外,同时也有几分高兴。意外的是自己没想到,当今的宰相会这么亲切地问自己这些大人办的事情,高兴的是理真一下子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再是曾经伯伯们心中的小孩子了。理真很认真的说出了自己所见及观点。并声正严词地指出行凶者一定是一个左敝子,死者是死于剑伤,而且是瞬间一剑毙命。意刚志很认真的听完理真所说后轻轻地点了点头。李老见理真说得那么仔细认真,心里也特别高兴。李老虽然没有称赞出声,但在他老人家的微笑点头中已经认可了理真所说。老朋友好久不见自然话多,聊起来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理真就坐在一旁听着三位前辈讲述一些历史名人和近期的一些大事,理真见桌上茶壶空了就马上去沏茶。就这样理真不知自己泡了多少壶茶,等意刚志再次喝完杯中茶时,他看看外面的日头也快近山头,就起身告辞。李老、刘己武与理真送意刚志到门前大道目送他远去。朱家全部被害后,朱家所有珠宝及财产由阳文信一手查抄转交朝庭。一个月后朱家大院卖给了一户阳姓人家,具体何方人氏意刚志也没有查了。毕竟此事是与自己并驾朝庭的大臣阳大人办的,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去查他所办之事,除非铁证如山时那就不得不办了。

  意红霞请理真坐下后,自己亲自去给理真沏茶。蔡百娟开始和理真聊起了家常,一会儿意红霞就给理真端来上好的龙井茶。理真轻轻的呷了一口,那种龙井特有的清香顺口而下,感觉非常爽快。理真一边喝茶一边和他们聊天,理真本想问昨天官一飞有没有对她怎么样,但见意红霞今天开心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没什么事,所以也没再问了。理真喝完茶后,红剑就吵着要理真去教他一浪剑法。相对那些少林棍和少林拳而言,一浪剑法是好学很多,学起来轻松而顺畅。所以,小红剑特别喜欢理真的这套剑法。谁都知道少林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绝妙,可是每一样要想练好,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硬功夫是一定要苦练才能成的。可理真自创的这套一浪剑法却讲的是一个巧、快、准。所以他不一定要去拿自己的身体与棍棒磨、打、碰,因此,学起来自然轻松些。这里面的巧主要是讲那种借力打力与巧取、巧打、巧躲,而快就是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出招,以最快的速度攻击对方空档之处,让人无法防守。准是在快的基础上一招制敌,让对方在瞬间失去战斗力。为什么理真只学了十几年就在一次和师父刘己武的比试中占了上锋,就是因为理真自创了这套一浪剑法后,把其原理应用到师父所教的招式中,从而让那些原来就很绝妙的招式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现在的理真,知道自己的那套剑法虽然在逃方面是相当妙的招式,但要真正取胜还是要靠师父所教的基本功。只是自己有了这套一浪剑法后,会让自己曾经所学发挥出上十倍的威力,这就是意红霞一直不解理真在城北老屋时,见理真虽然胜了自己,但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了得之处的原因。可是三年后的理真,意红霞知道再加十个自己也已经不是理真的对手了。

  其实雍正心里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知道这次朱万民所奏之事绝对不是无中生有。朱万民掌管朝中所有兵权,为人也很正值,以他的性格与为人,是绝不会做这种傻事的。但堂下的两位大臣都是国之栋梁,如稍有差错,可直接影响自己帝皇的威信,也会影响朝庭的整个局势,朝纲之内派别之分便会越来越明显。为了能让朝中重臣能为己尽心尽力,不让自己被朝中重臣牵制,所以雍正连奏章都没接就直接下令让朱万民办。雍正想,如果此事朱万民万一查不出有力证据时,作为皇上,还可以帮二位大臣讲和,不至于让他们二位得力的重臣弄得不可收拾。另外,自己也就有了给二位重臣当好好先生的机会。既可以让自己在他们心中成为一个仁德的皇帝,又可以保住两位得力大臣。同时还能让每个大臣都能在自己面前说真话,这样才可以治理好国家大小事务。雍正知道这件事查起来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要在天子脚下犯案,他们一定是有充足准备和防范的。所以,这事雍正自己不接手而转由朱万民办时,一旦出了差错时自己还可以回旋一下。雍正刚走,朝下就有好多人在开始议论,此时的谢安治心里很不服气。他觉得平日里打江山,平定山贼时他一马当先,现在别人要害他,可皇上连话都不让他讲,他觉得心里委屈。

  理八分与意刚志是一见如故的朋友,彼此意气相调。平时理八分基本不怎么去找意刚志,他知道人家现在是宰相,作为一个商人如果老和他相见会给别人留下话柄的。所以,理八分与意刚志书信交流效多,真正见面却很少。当时意刚志受理八分之托代教理真时,意刚志给理真找了二个好老师,一个熟知文学与历史及商业,特别精通于哲学,痴迷于疑难案例。另一个却是一位隐居的江湖侠士,功夫了得,为人正直,喜欢标新立异,特别喜欢新鲜事物,这对现今的理真也是起到直接作用的。理真真正被意志刚看中的还是那次京城失宝灭门案。

  首先他知道自己的皇上是位明君,只要自己是对的,又没有大臣从中使坏,那皇帝他再怎么样也不会杀了自己,最多也只会让自己回家种地,在无形中有种自恃无恐的感觉。如果自己回家种地可以换来千万老百姓的幸福,意刚志觉得值。意刚志之所以在朝纲之上绝不与朝中大臣正面唱反调。是因为他想得到大家的认可后,自己好在皇上面前说几句平日里大家都不敢说的话,这几句话往往是可以救人性命或给千万百姓幸福的,这才是意刚志意大人的大志大勇之处。意刚志见朱万民提起南国怡红院的事时,心里虽然早有耳闻,但他也马上意识到谢安治会出来死扛的。果然不出意刚志所料,朱万民话还没说完,谢安治就站出来顶上了,还好聪明的皇上帮朱万民解了围。意刚志见谢安治受了皇上的训心里肯定不服气,他正准备去找谢安治聊天,顺便告诉他一些关于南国怡红院近来的一些传闻,此时却看见阳文信迈步走了过去。意刚志一见平日里根本就不与谢安治怎么来往的阳文信,今日却如此热情时,心里有着一种不详的预感,他也不便多说。

  那案件半个月后宣布告破,杀人者是一个惯偷,那天一早有人看见他在朱家附近走动,神色有点慌张。在审讯时他开始一直不承认,在衙役的重刑之下,他作出如下交代:

  现在理真要说是捕快又不完全对,他虽然在查南国怡红院这事,可他的身份是没得到朝庭公开手喻的,称其量也不过是个暗探。可年纪轻轻的理真却为朝庭破了几单大案,如1731年的朝庭振灾款案和东官女婢神秘死亡案等,还有四年前朱家灭门案。在当时朝庭里闹得沸沸扬扬而又无从下手的时候,就是小小年纪的理真给破获的。那时的理真只是凭自己的好奇私自查探。因此,朝庭中的人基本不知道那些案是他破的,只是知道有人提供了线索后才得已破获。但朝中还是有两人知道,那就意刚志与朱万民。在市井中真正知道理真身份的人也只有几个。前年理真破了两个大案后,完全可以挤身京城名捕之首去朝庭挂帅的。可不知道什么原因,理真不但没有去朝庭挂帅,就连名都没有,在朝庭上只知道是一名神探破获了那两个案件。

  我叫温大宝,男,山东人,现今四十岁,无家室,没有职业,喜欢赌博及逛姻花院。过完年后没钱用,所以就想出来找找财路。正月十五这天上午我路过朱家大院时,发现大门虚掩着,我就进去想找点值钱的东西。进屋后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我就往里走。我进了客厅后发现也没人,当时心里高兴自己走运了。于是,我就在客厅里想找些值钱的东西,我把客厅里的东西翻了一地。正在这时,朱老爷一家三口从外进来了,这时我已经翻动了很多东西,想躲又来不及了,他们一见我就骂我小偷还过来打我。我一时生气就用身上的匕首将他们全家杀了。当时我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就顺手拿走了朱老太手上的一个玉镯和朱老爷手上的一棵宝石戒指。然后就在西边的东西档铺里档了一百两了银子,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理真虽然说是住在京城,实际他住的地方就靠近村庄,离皇宫还是有一段距离。不过理真的轻功也非等闲,去一次皇宫也不过半个时辰。理真为什么去南国怡红院要二个时辰呢!因为南国怡红院是在城南,而理真却住在城北。虽然南国怡红院说是在京城,实际上也是京城郊外。但由于南国怡红院里出色的姑娘,所以才吸引住了南来北往的商客,就连好多大宫要员都会冒着丢官的危险去南国怡红院倾霄一刻。可知南国怡红院的诱惑之大,是让男人们多么向往的。俗话说树大招风,南国怡红院吸引了众多达官贵人,她们除了一些正常的男女之欢交易外,自然还会出现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东西,因为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象这种聚集金钱和地位的场所,而且还有美女群集之所。除了吸引着前来玩乐的商人外,还有一些官吏们的黑色交易,可同时也吸引着一些江湖黑道。因为前来这里逍遣的那些人,正好就是黑道们所要发财的目标。南国怡红院虽然上有官府,下有江湖势力,另外还有自己得力的死士杀手。但他们这棵树也实在太大了,所以经常有人来这里想发点小财。当然,结果那些来这里想发小财的小混混没有一个活着回去的。时间长了,南国怡红院的名气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受那些达官贵人和商人们的喜欢。因为他们觉得这里不但可以享受到美女美酒,而且还很安全,这是所有官商都喜欢的地方。可是这种安全在另一层人中早已打破,在那层人的眼中,南国怡红院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窑。那到底又是什么样的一层人最先嗅到了这种感觉呢?那就是市井中的小混混,他们每天无所事事,专做些小偷小摸的事情,专门打听一些常人都不知道的秘密,这也就是为什么小混混也受捕快欢迎的原因。有好多疑难案件,在多方名捕都无法取得突破的大案中,往往在市井小混那里可以找到突破口。当然,捕快衙门在小混混那里得到消息时也是要付银两的,这种奇妙的关系也只有小混混门自己知道,就连捕快们有时候都不知道那样做是为什么?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有好多疑案是永远破解不开的。

  那是1728年,当时理真还只有十六岁。那天他和意红霞一起去一个朋友那里玩。他的那个朋友叫朱子达,和理真同岁。朱子达父亲叫朱志民,是现在朝中大臣朱万民的堂弟。在京城经营珠宝,生意相当不错。京城所有大户人家都在他的店里买过首饰。因此,朱志民当时在京城是很有名气的珠宝商。理真去朱子达家玩的那天正好是1728年正月十五。这天天气不错,外面也相当热闹,理真和意红霞想叫上朱子达一起到外面玩。理真和意红霞到朱子达家时是上午巳时时分,街道上人走动的地方已没有雪,地也是干的,外面太阳很暖和。意红霞刚一到朱子达家门口就大声叫道:“朱子达,朱子达,我们一起出去玩啊!”意红霞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回答,而朱家的大门也是虚掩着的。意红霞和理真用力推开门大大方方走了进去,大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看来朱家的佣人都放假回家过节去了啊!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理真笑着大声说道:意红霞又在大院里大声叫着朱子达,可是还是没人出声。理真和意红霞就直接去客厅里找人。客厅的门是关着的,理真轻轻一推就开了,门刚一打开,意红霞就大叫起来:“杀人啦!杀人啦!”意红霞一边喊着一边往理真怀里钻,看得出意红霞是吓坏了。一向在外天不怕地不怕的意红霞,第一次见被杀的人还是吓得直打哆嗦。理真毕竟是男子汉,他没有出声,双手抱着意红霞轻轻地拍了拍她肩膀轻声说道:“别怕红霞,不是有我吗?你赶紧去衙门报案,我守住现场。”理真说完后扶起意红霞送她到大门口,然后自己返回大院察看情况。十六岁的理真身高五尺又五,瓜子脸,眉毛略粗,眼睛炯亮而有神,皮肤细润中稍显粗糙,一幅地道的江南人脸孔。唯一不同的是南方人的皮肤细腻些,理真的皮肤之所以这样,可能是北方气候影响吧!

  理真在大院里想寻找些线索,可是查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雪地里也没有明显脚印,只是在进客厅的大门口看到一些略显湿的脚印,看那些鞋印好象是进来时留下的,可是找不到出去的鞋印。从现在的脚印来看来人应该是位轻功了得的江湖之人,此人不是从大门进来的,而是从侧边围墙飞身进来的。原因是大门口一直到街上都是干的,如果从大门进来时是不会有湿脚印留下的。现在外面的路面全是干的,自己与意红霞进来时就没留下什么湿脚印。可是现在客厅门口有湿脚印而前面大门没有,就更加可以肯定来人是越墙而进的。理真在外看了一遍后就推门进到客厅。里面有三具尸体,成一字形倒下的。死者分别是朱志民,朱子达及林雪红,林雪红就是朱子达的妈妈。他们一家三口全部遇难,致命伤口全是脖子上的血痕,看来是剑伤,而且是在瞬间让三人命丧黄泉的。在这种情况来看,理真认为来人可能是朱志民的朋友,至少是熟悉的人。这样一来朱家三口就有可能同时出现在来人的面前而给了行凶者举手之间就可以让三人同时丧命的机会。

  一七三二年五月初一,在大宏宝殿里,雍正开始他的每日早朝工课,太监宣读完圣旨后等待大臣们的奏章。威严而宏伟的大殿内一片寂静,大约三分钟过去,大殿内的气息就像被凝固了似的。雍正看着几十名大臣几分钟没一人出声时,心想今天可能又没什么事了。大殿内死寂死寂,又过了几分钟,殿内仍无声音,正当皇上准备让太监喊退朝的时候。其中一名大臣慢慢地走了出来跪在前面大声喊道:“臣有本。”雍正皇帝平时见奏章太多有时心里不高兴,这回看有一人喊有本奏时,他心里却有着一种慕名的开心。因为这种早朝已连续十几天没有人奏本了,雍正心里反而有种不安的感觉。雍正听到下面有本的喊声后,急不可待地笑着站起来喊道:“堂下何人,请快起来秉奏。”“臣朱万民奏京城南‘南国怡红院’与盗贼勾结,谋财害命。”朱万民刚奏完。堂下另一名大臣马上站了出来大声喊道:“朱万民所奏不实,京城南一直由我督管,‘南国怡红院’只是供商人娱乐逍遣的地方,绝对没有什么谋财害命之事发生。在我们如此威严的天子脚下,怎么会有如此之事发生呢!朱大人他是一定是搞错了。”站出来说话之人叫谢安治,为人也很正直,只是办事皮气火爆。他暗地里听人说朱万民要害他,所以一听朱万民在大殿之上说自己管豁的地区有盗贼时,心里就认为朱万民是在陷害他。故还没等皇上说话,谢安治就一下站了出来辩解。雍正知道谢安治的性格,但为了朝纲之上的威严,雍正故作严肃地说道:“谢大人,朕没问你话,你还不退下!”雍正训完谢安治后转身对朱万民说道:“朱爱卿,你说城南南国怡红院与盗贼勾结谋财害命,那此事就交给你去查个水落石出,城南管辖区谢大人不得无故刁难。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此事乃无中生有,后果由你自己负责,退朝。”雍正说完起身退朝。

  就这样,这桩惊动了整个京城的珠宝商灭门案十五天宣布告破,负责此案监督的人就是朝中宰相阳文信。

  回到家后,理真又把这几天的事回顾了一遍,在心里好像有点头绪,可又想不通那个向自己扔炸弹的人到底是谁。理真又想起昨天意红霞被官一飞跟踪的事,虽然昨天在茶楼看着意红霞安全离开。但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回家后会不会被她爹爹骂?理真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意红霞。于是在家中呆了一上午没出门的理真,出到外面面馆要了碗面匆匆吃完后,就去找意红霞。

  又是一天过去了,理真虽然还没有找到任何南国怡红院的证据。但理真知道此事应该很快会有线索,相信自己不出去找,也会有人找上门来。于是,理真今天就准备呆在家里来个守株待兔。理真转身打开门,然后拿着一个脸盆来到井口打水洗漱。洗漱完后再台头看看东方,对面的山头已看到美丽的太阳,村庄里也开始出现缭绕的青烟。看来村庄里的老百姓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家中的妇人也在开始做饭了。理真洗漱完返回房间关好门后就到外面去吃早点,顺便又去溜一圈那个有着慕名好感的菜市场。理真在菜市场里走了一圈,只看见武娥在忙着卖鱼。虽然她手上生意很忙,但在她脸上看不出开心。平日里那个看起很横的雪姬今天却没有来卖鱼。理真觉得奇怪就去问武娥道:“娥姐你好!今天生意那么好啊?对了,雪姐呢?今天怎么没见她来卖鱼啊!”武娥一见是理真马上笑着说道:“这些天生意是好,还有点忙不过来。不过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似的,雪姬自从那天后就没再来卖鱼,我想去看看,但刚好前天儿子又生病没抽出时间。”武娥停了会一边忙着手上的生意又接着说道:“说真的,虽然现在生意好,也没人跟我争,但没有雪姬在这里争上几句,心里觉得空畅畅的。对了,理真你去看看雪姬啊!”理真一听武娥的话后,觉得自己是应该去看看雪姬。武娥的话让理真很感动,一个市井卖鱼的也能有如此坦荡胸怀,让理真很是佩服,于是理真向武娥道完谢后就去找雪姬。

  理真被小红剑牵到侧庭院中的练武坪上时,眼前的一切让理真吃了一惊。理真原来每次来的时候,这草坪上只是有一个小圆桌和四张石凳,红剑常要理真坐在石凳上指挥自己的一招一式。有一次理真告诉小红剑说,自己的这套剑法虽然好,但要是用来逃生和躲闪是相当不错的。但真要取胜于对方时,还是要学那些苦练出来的硬功夫,高境界的武术都是从辛勤的汗水与几十年的磨练中得来的。以前小红剑只顾着要理真教他一浪剑法,可当理真讲过后,小红剑好象懂了理真的意思。在理真没来的这一个月里,竟然在这个练武的草坪上摆起了一排练武的兵器。现在出现在理真眼前的有刀、抢、剑、棍、石锁等一系列习武用的器材。理真见到这样的场面能不吃惊吗?小红剑才十岁啊!他就能听懂理真所讲的那些道理而用行动来证明,实在难能可贵。理真的心里头在默默地说道:“红剑长大后一定是一个武术奇才。”理真在练武场上教了一些基本练武的顺序,并指点了少林拳中的几个要点后就告诉小红剑说自己有事要先走了。懂事的小红剑知道理真是有事要办,所以只是把理真送到门口也没留理真吃晚饭。其实意红霞有好多话想和理真讲,可是理真一喝完茶就被弟弟拉着去教他功夫去了。所以,自己只好跑到自己的闺房里打开窗户看着理真一招一式地教弟弟红剑。理真要走时意红霞下来和弟弟一起送理真到门口。

  理真一路飞奔向南国怡红院后山的山洞跑去。理真住的这里离那个山洞有好十来里地,就算利用自己的轻功最快也要半个时辰才能到。理真一边飞奔一边很细心地留意自己的身后,他怕再有人跟踪。因为上次的被人跟踪让他觉得太意外了,差点就着了别人的道。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理真就来到了山洞口。理真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定没人跟踪后就进了山洞。为了不让别人发现,理真摸索着进到洞内才开始点亮火折子,这回他特别小心。理真进到洞中后,拿着火把四处照,眼珠子却不停的转,并不象在找什么东西,反而象是在想什么,又好象在听什么。理真好象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马上吹灭火折后,屏住呼吸靠墙蹲了下来。洞内一下子好象凝固了似的漆黑一片,时间一分一分过去,理真在心里数着数字。洞内从远处射进来微弱的灯光,脚步声很轻,由远而近,看得出来来人是个轻功了得的武林高手。来人进来后,就用火把照四周墙壁,好象在找什么,他根本就没注意到,靠墙的角落里还蹲着一个人。来人慢慢地靠近理真,随着火光的靠近。理真发现这个人就是前天在那边洞外给自己扔炸弹的那个人,身形很象自己的父亲。当初要不是这人了得的轻功证明他是一个武林前辈,理真还误认为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理真知道来人功夫不弱,却又不知这个象自己父亲的人到底与父亲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会来这里。理真从来人进来的脚步声中就已得知此人的内力在自己之上,而轻功也与自己相差不远。心想要制住来人还得防其不备才行。来人火把举得老高,火光也不是很大,他只顾着照上边墙壁和洞顶,竟把理真放在一旁置之不理。当来人离理真还有三米距离时。理真突然出击一下就把来人给点住了两处大血。来人虽是江湖老手,但对突如其来这一幕还是显得有点惊慌,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就动弹不得了。从来人的眼中就可以看出他非常后悔自己的大意,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个没有半点灯影的洞中还有别的访客,所以才会着了别人的道道。理真站在那人正面一尺远的地方打量了来人一番后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你这衣服是哪来的?”来人看了一眼理真后抑着头大声说道:“少废话,今日老子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理真见来人如此横,于是在身上掏出来一把飞刀架在来人脖子上笑着道:“如果你今天不说个清楚,我就让你变成这里面的那些白骨,快说。”理真的刀已经在来人的脖子上架出了血,可来人还是一声不吭,仍至还有些藐视理真,连正眼都不看理真一眼。理真见来人对自己的生死毫不畏惧,心想此人不管是受命于谁,好歹也算是条汉子。于是理真把架在来人脖子上的刀收了起来后,顺手解开来人的血道,自己坐在一个小土堆上看着来人。原本就没打算活命了的那个人,见理真突然解开了自己的血道,心里也觉得纳闷,于是他也在理真的对面坐了下来。洞中突然的沉默让洞内一片死寂,洞中空气再次凝固下来。过了大约几分钟后,来人台起头来开始打量理真。来人见理真身高六尺,瓜子脸,眉宇间闪烁着一股正气,身材平常人一般模样,看似一个书生样。唯一觉得有点江湖气的,就是他那双透着正气的眼睛,看他身材又好象有几分熟悉可就是想不起哪里见过。来人也是江湖人胆大,理真解开他的血道后,他并没有想要走的意思,也没有立即向理真动手。从这一点上看,就知来人也非比寻常,那种特有的冷静与江湖素质是很多江湖人所没有的。来人也没有问理真是做什么的,就凭他自己的感觉是,理真应该不是个坏人。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散烟,然后再往烟斗里装满了烟丝后用火折点了起来。他很很地抽了口后自语着说道:“我原名叫理海,外号烟斗老头,这烟斗老头是江湖上人送的。所以几十年江湖后,基本没人知道我的真名,只知道我叫烟斗老头,以前叫烟斗少侠。前些天在京城我做了一单生意,把自己收藏的一棵夜明珠卖给了一个生意人,可是没过两天就听说那人出事了。所以我想查查是什么人做的,结果一查就查到了这里。上次我们的碰面就是一棵炸弹,但让你躲过一劫,看来你身手不错。上次之所以那样,我想你一定是他们派来的人,但今天见你真面后觉得你应该不是他们一伙的。我的那个生意人是一个很讲信用的人,所以我不能让他在这里不明不白地就走了。我一定要给他一个清白,现在我连他的尸骨都没找到。那天我在那边洞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很象我的那位朋友,正想仔细看时你就来了。但你们走后我又去看过那个尸体,从衣服和外表大概情况来看很像,可是我仔细看时才发现那人不是。我觉得事情复杂,隐约觉得他还没死。所以今晚我又来这里查看,可是我又碰上了你,情况就是这样。”来人说完后又继续抽着自己的焊烟。来人并没有急着问理真的身份,从这一点上更加可以看出来人的沉稳与江湖经验之深。理真见来人讲得很真彻,所以自然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当理真知道他也是一个江湖侠士,见他也没问自己的的事情时。理真觉得此人是一个可交的朋友,于是笑着说道:“其实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也是来办同一件事,只是我要办的还有其他尸骨的事情也要给外人一个交代,你的那个生意朋友!!!”理真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扔进来一个炸弹,理真一见马上飞身去接那个炸弹。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烟斗老头原地腾身飞起一脚,把扔来的炸弹一脚踢向通往那边的那个小洞,然后顺势拉着理真飞身向洞口追去。随着身后的一声巨响,理真和烟斗老头已到洞口,后面巨大的爆炸声在洞中回响。理真手中的火把在夜风中左右摇摆,山外寂静一遍,什么影子都没有。理真稍作思量后笑着对烟斗老头说道:“今夜相遇也算有缘,竟然还有人给我们送来了见面礼,真应该好好感谢那位送礼之人。我们就此分手吧!你往北追,我往南追,看是否能找到此人,三日后我们京城聚香楼见。”烟斗老头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各自分道扬镖。理真一路追了好几里地也没发现任何可疑之人,他只好转回直奔自己的小屋。理真回到自己的小屋已是天亮时分,走到门口时却发现自己的屋门是开着的。看来昨晚上又有人光顾自己的小屋了,理真心里想道。理真点亮灯后发现自己原本就很小的家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就连他的垃圾桶都踢翻在地上,还好的是垃圾桶只是被踢翻,那桶内的秘密来人并不知道。理真一看情形就知道来者还是为了他那垃圾桶里的东西而来。理真一边收拾自己满地的东西,一边想着自己两次被人跟踪的事。这让他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和幕后人势力之大的风险性,自己不得不特别小心了。虽然房子里被人翻了个底朝天,但理真家里的东西少,收拾起来也很快,他整理好自己的家什后,又把那些倒出来的垃圾装进垃圾桶里。理真收拾好凌乱的房间后,外面天已大亮。原本一夜未睡的他,此时全无睡意,理真推开自己的窗户,呼吸着外面带着露水的新鲜空气。此时外面已大亮,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理真想了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嘴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他好象想通了些什么似的。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南风北海点评:

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妻子的阴谋 妻子的阴谋

    给大家提供更多妻子的阴谋免费深度阅读,妻子的阴谋是贰拾柒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角白雪、姜军。我叫姜军,事情要从我和我妻子认识了就说到。姜军这名字是我那个爱下围棋的爷爷给起的,我妻子叫白雪,是经家里人详细介绍认识了的。我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一个广告公司当职员,朝九晚五,日子勉强过的去。家里...

    作者:贰拾柒都市言情连载中

  • 绝品隐龙 绝品隐龙

    兵王羽龙在一次作战中被被开除军籍,一代兵王隐于都市,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开除军籍,送上军事法庭。”。...

    作者:十里望君颜职场校园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