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内闯三国

衙内闯三国 已完成

衙内闯三国

时间:2020-11-15 12:00:03 分类:武侠修真 编辑:山川赋 作者:梧桐阅读 主角:刘璋,孔融,刘焉,童渊,却是,张任张绣,

《衙内闯三国》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刘璋,孔融,刘焉,童渊,却是,张任张绣,赵云之间的故事。衙内闯三国约14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晋阳,后世称之太原。

地处太行之西,乃并州重镇。南依汾河,三面环山。在煤炭尚未被认知之前,自古便以盛产铁矿,而成为政治军事要地。

秦汉以来,边患不绝。晋阳与边疆重镇雁门、上郡正好呈一个三角形。绝佳的地理位置,便使得晋阳成了支撑北地的物资集储地。历代帝王均不断斥资修缮,使得晋阳城赫然成为一座极雄伟的大城。

而因其地连接东西,沟通内外的优势,又使得东面膏腴之地的大族行商、南面关中京畿之地的世家,以及西北临近边境的鲜卑、匈奴、鞑靼等族商人,都将这里视为最方便的交易之地,接踵而来。使得城内各色货栈林立,颇为繁荣。

此时的大汉,虽然内部千疮百孔、盗贼四起,但终究尚未发生大的战乱。经过了百余年的休养生息,晋阳虽地处边鄙,但仍是有着众多的人口。甚至有些亲近汉朝的外族,也在城中落了户。

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各类面孔。长衫短打,皮袄毡帽,不一而足。熙来攘往的人 流,交替而动,谱奏着这座古城特有的活力乐章。

刘璋和赵云二人穿山跋涉,在离开五云峰的半个月后,终是在叶将落尽的时节,到了这座大城之中。望着满眼廻异中原内地的氛围,赵云固然是满面惊奇,刘璋也是有些目不暇接。

二人进了城,便下马而行。一手拉着缰绳,随着人 流徜徉而行,一路往郡治吏所的方向而去。

这张辽高顺是何人也?竟劳动大哥亲自来访。赵云一边观看着两边的景物,一边在心中暗暗嘀咕。

当日下了五云峰,刘璋并不先回冀州。将三宝等一干随从全数赶回去后,拽着赵云反其道而行时,便说出来这儿的目的。

几年下来,赵云早知刘璋的身份。汉室宗亲,帝室之胄,父亲更是贵为当朝太常,领一州之地的堂堂刺史。

这般尊贵的身份,却大老远的亲往边鄙之地,寻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赵云吃惊之余,却将这两个名字牢牢的记在了心上。

一路之上,委实没少琢磨了。至于刘璋为什么要找这两人,见大哥不提,赵云便也不问。

“咱们先找个地方安置,洗漱一番,休息下再来逛逛这晋阳城。”刘璋游目四望着,轻声对赵云说道。

赵云一切以刘璋马首是瞻,自是并无异议。两人辗转半响,最后在离着城主府不远的一处客栈歇了。洗漱一番之后,这才结伴出来。

“大哥,现在便去寻那张辽高顺二人吗?”赵云边走边问道。

“唔,不急。”刘璋漫不经心的答着。“既来了此处,不妨多看看。下次再来却不知要到何时,这等繁茂景象,日后也不知还能不能看的到了。”

赵云一呆,不知刘璋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刘璋微微歪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你可是有些不明白?”

赵云点头。

“如今天下崩坏,盗贼四起,世人只知蟊贼可恨,嘿,却不知真正的大贼还未露头呢。等到那 话儿爆发了出来,却不是只可恨二字所能尽言了。”刘璋脚下不停,口中缓缓道来。

“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嘿嘿,当那班人遍地而起之时,州郡之地处处烽烟,天下之户十不余一。试问,那般情景之下,眼前盛况如何再见?”说到这儿,微微摇着头,眼中却是露出复杂的神色,似哀叹,却又似有些兴奋……..

赵云大惊,愣了半天,急走两步扯住刘璋衣袖道:“大哥缘何发此畿语?那班人……却又是何人?大哥既知其事,何不早向朝廷禀报,速发雷霆以灭之?”

刘璋嘴角浮起一丝嘲弄,嘿了一声,并不言语。见赵云满面焦急之色,这才抬手拍拍他肩膀,笑道:“不是我不说,我现在就是说了,又有谁能相信?便如人之隐疾,不待病发谁人肯信?病未发而你却去跟人说人家有病,只怕得不到半点感激,反会招来一顿臭骂。你当你大哥我天生下贱?没事要找着去挨骂?”说着,翻了翻白眼。

赵云一窒,却又不死心的道:“便不向朝廷去说,也可跟伯父处禀明,总好过措手不及啊。他人不信大哥,伯父焉能不信?大哥……”

“子龙!”刘璋忽的沉声打断他,停下脚步,看看他,这才低声道:“你以为到了我父亲那个位置的人,真的能一无所觉吗?嘿,只怕未必见得。”刘璋嘴角再次浮上懒散的笑容,只是那笑中嘲讽之意更浓了起来。

“那可都是成了精的!他们不是不觉,实在是投鼠忌器,事未发之前不敢多言。须知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些人,若没有盘根错节的势力遮掩,如何能至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刘璋轻声说着,再次迈步向前。赵云急急跟上,面上双眉紧锁,一片忧色。

“君无爱民之政,臣无忠君之事,大乱将至,避无可避!你我现在要做的,便是早早准备,迎乱而起,靖清天下,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此丈夫之志也!子龙可愿与为兄共赴劫难,死而后已吗?”刘璋说到这儿,两眼闪亮,灼灼的看向赵云。

赵云身子一震,霍然抬头看向刘璋。眼中神色先是惊疑不定,慢慢的终是清澈起来。

“愿附大哥骥尾,万死不辞!”话语不多,短短十个字,却是满含一往无前的坚定之意。

“好!”刘璋脸现喜色,点点头却未再说什么。走出几步,这才又道:“欲图大事,则需人才。我此次来晋阳之意,你如今明白了吗?”

赵云目中光芒一闪,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刘璋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直到此时,他才算真正放下心来。

要知这会儿,黄巾之乱尚未爆发,灵帝虽然昏聩,却仍是大权在握。这种情况下,他想要预先安排,就必须有绝对信得过的人来帮他。

而他后面要做的,不但是四下搜寻人才,更是打算私蓄一支军事力量。在前期局势尚未完全明朗前,他又不方便公然出面,只能找心腹之人代领。

这个人选,自然就是赵云了。如果说服不了赵云,他就必须要另谋对策了。一直以来,他只是努力加深与赵云的情谊,从不多言其他。

如今,两人已然出师,他跑来晋阳挖角张辽高顺,便已是拉开了准备的帷幕,这才借着眼前的繁华说事,稍露心思。一番言辞之下,赵云终是不负所望,刘璋心中大定。

此刻,两人信步而行,各怀心事,一时都是无话。待到走至一处骡马市时,却忽被一阵争吵声引起了注意。

“……..这马瘦的跟木柴一般,既拉不得车,又负不了重。我肯买去,不过图个便宜,回去将养些时日,用作拉磨凑合着用了。汝这蛮子,却硬要说是什么千里马,不是想要讹人又是怎的?”

“……..我看也是,这要是千里马,我家那拉磨的驴子也是神驹了,哈哈哈”

“嘿,这些蛮夷,何必与他们多说,直接送去府衙,一通板子下来,看看还有何可说…….”

路边一处空地,围着的一大圈儿人中,一个四十余岁的锦衣男子,满面不屑的对着三个外族打扮的人,正唾沫星子四溅的说着。不时的,还向着四周抱拳,寻些支持。

围观的人中,被他鼓动,多有好事者纷纷出言附和,锦衣男子更是来劲,张牙舞爪之际,简直有上去饕以老拳相向的架势了。

三个外族人一老两少,看装束,应该是北边草原上的鞑靼人。这时却都是面色铁青,满面愤懑。

年轻的两个中,年龄小的那个眉清目秀,颇是俊秀。但此刻,却是腮帮子鼓着,一手按着腰间一把银刀,满脸涨得通红。

年长那个,却是个中年汉子,面上虽也满是怒容,却只是沉稳的站在一边,目中偶有威棱闪过,手中却牵着一匹瘦骨嶙峋的白马。

那马许是掉膘太厉害的缘故,看上去不但并无一般马匹的高壮,有些地方皮毛都有些脱落。

只是刘璋凝目细看之下,却留意到,那白马骨架长大,四蹄如碗,一双***,更是如同两颗黑玛瑙一般,闪烁着光华………

“大哥,此马不凡!”耳边传来赵云的低语,刘璋微微颔首,眼珠儿却已是开始转个不停…….

“这本就是千里马,你们目盲不识,如何反来胡说?若不想买,只管走开就是,又不是非要卖你不行。”鞑靼老者压着怒火,一边挡住那少年,一边气呼呼的反驳着。

围观众人听他言辞软弱,不由的更是嘘声一片,那个锦衣男子面上更是得意,挽袖子撸胳膊的,竟要上前扯那老者。

老者身后那按着刀的少年人,眼见对方要动手,面色一变,呼叱一声,便要冲上拼命。只是才迈出一步,却是忽然一愣,停了下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锦衣汉子和卖马的老者之间,刘璋笑吟吟的站着。谁也没注意他什么时候插 进来的。

此刻,手掌伸在那锦衣汉子眼前,一颗圆润之物,在掌中静静的躺着,阳光折射下,发着五彩之色。

“这….这……难道是海珠?”汉子两眼盯着那珠子,咽了口唾沫,有些结巴的说道。

这边塞之地,多是以物换物,虽也有银钱交易,但这种带着光彩的玩意儿,还真是首次看到。

场中众人不由的都是屏住声息,一瞬不瞬的将眼光集中到刘璋的手掌之上。甚至连那三个卖马的鞑靼人,眼中也露出惊奇之色。

场上除了刘璋仍是笑嘻嘻的外,唯有赵云暗暗偷笑。刘璋掌上擎着的,并非什么宝贝,更不是什么珍珠,而是五云峰后一条小溪中的一种卵石。

那石头其实是一种含磷的石块,落在小溪中,被流水经年冲刷,遂变得圆润晶莹,隐泛光华。刘璋临走时,取了一些,本想带回去哄钗儿的,却不料在这儿先拿出来糊弄人了。

童渊刘璋小说名字叫做《衙内闯三国》,这里提供童渊刘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衙内闯三国小说精选:“这根应该是最粗的了吧……..”后山竹林中,刘璋站在一株泛着黄 色的大竹之前,打量良久,喃喃自语道。昨天被童渊一通呵斥,张任张绣哪还敢再来帮他,早上起来,师徒四人用过朝食,两人便如同兔子一般,窜进了房后的训练场中。神马美猴王,神马猪八戒的,那毒饵再是诱人,两人也是不敢去碰了。虽说这两年相处下来,与童渊师徒之间感情极厚,师傅昨天口中,说什么赶下山去的话也不一定真的去做。但师傅的底线,两兄弟还真是不敢去轻易试探。二来,师恩深重…

“这根应该是最粗的了吧……..”

后山竹林中,刘璋站在一株泛着黄 色的大竹之前,打量良久,喃喃自语道。

昨天被童渊一通呵斥,张任张绣哪还敢再来帮他,早上起来,师徒四人用过朝食,两人便如同兔子一般,窜进了房后的训练场中。

神马美猴王,神马猪八戒的,那毒饵再是诱人,两人也是不敢去碰了。

虽说这两年相处下来,与童渊师徒之间感情极厚,师傅昨天口中,说什么赶下山去的话也不一定真的去做。但师傅的底线,两兄弟还真是不敢去轻易试探。二来,师恩深重,单从孝道上说,两人也不想真的惹师傅生气。

而对于刘璋,从他来了山上这一个多月里,不论是言谈,还是平日行事,都给两人带来了难以抗拒的新奇与吸引。

所谓吸引,不单单是刘璋讲的什么西游记故事。更多的,却是一言一行中,自觉不自觉中都显露出的那种平等、尊重和友爱。

那种友情,没有什么震心动魄的盟誓,也没什么感人心肺的表白。有的只是如同春雨般的温润,细细的,暖暖的,不知不觉便侵入了心中,融进了骨髓。

一个多月的甘苦与共,挥汗劳作,在刘璋后世跳脱张扬的性格影响下,两人也似乎忘却了各种君子之仪的规矩。

什么稳重,什么仪容,统统在张扬的笑,尽情的闹中被抛诸脑后。本就是十几岁的孩子,猛然挣脱了沉重的桎梏,那份直叩心灵的轻松与震撼,使得短短一月的交往,毫不亚于数十年的沉积。

所以,既不能惹师傅生气,又觉得无法面对兄弟,两人只能去做缩头乌龟了。甚至连招呼都不好意思打,撒丫子跑了算完。

对于这两位师兄的想法,刘璋虽猜不到全部,却也能感觉个八 九不离十。而且,制作竹枪一事,不像砍竹盖房子那样,人多就会轻松些。那是细致活儿,全在方寸之间,人多也没用。

所以,吃完饭,拜别了童渊后,便独自一人跑来了后山。在几乎走遍了整片竹林后,终于是选定了眼前这一株。

解下柴刀,默运气息,半人高的柴刀带着一抹乌光,在空中划出一道短暂的轨迹,便带着轻啸落到了那竹子根部。

“箜”

一声闷响,这一刀竟是深入大竹几近三分之一。

童渊所传的那份所谓抗寒口诀,实是一份提升人 体潜能的妙法。倒并不是什么玄妙的内功,刘璋练了这么久,其实已经知道,那实在是近似于后世军队上的一种硬气功之类的东西。

一个月虽然仅仅是略具雏形,甚至连入门都算不上,但配合着一个多月的强体力锻炼,却不妨碍其发挥出令人惊异的威力。

尤其,这一个月来,从开始的压根砍不动,到后来的几刀就能砍倒一根。这个过程中,累计不下上万次的重复挥动,这种强悍而单一的打熬,让他不知不觉中,已然摸到了运力用力的法门。更是通过这种方式,让他的体魄与力量,达到了一个完全超越常人的基本点。

现在,他便如同一块被石层覆盖的翡翠,只要打碎外壳,仔细雕琢,便会发出令人目眩的异彩。

……………………………………………….

再次补了几刀,伸手一推,在一片咔咔的断裂声中,那杆**的黄竹,已是轰然倒下。

抬手摸了一把额头沁出的汗水,用柴刀将细枝岔叶尽数斩去。这才将柴刀背到后背。弯腰将只剩主干的大竹挟在肋下,大步往回而去。

一直回到清韵居,将柴刀与大竹扔下,自往屋中灌了一通泉水,略略擦拭了一番,这才拎起那把寸许长的小刀,低头看看,苦笑一声走出门来。

“丈二长短……..你妹子的,只怕真要干上十天半个月的。”瞄瞄手中的小刀,再看看老长的黄竹,刘璋不由喃喃的低声自语着。

围着那杆黄竹转了两圈,手托下巴思索半响,将小刀放下,又拎起那把砍刀。略微目测了下,这才由根部处劈开一个口子。

将黄竹放下,任由柴刀卡在上面。去房后找了三根绳子和一段当日建房剩下的竹子。

先用一根绳子,两头分别系在刀背和刀把上,再将半截竹子往黄竹前端绑结实了,固定好。最后,才用剩下的那根最长的绳子,一端系在绑住柴刀的那根绳子中点,另一端绕过固定好的,绑成十字的黄竹前端,将绳头甩回……….

太阳略略有些西斜了,他专注于手中的工作,却是丝毫没察觉时间的流逝。

对面屋中,立在窗前的童渊静静的看着他做的每一步,直到看见他弯腰拾起甩回的绳子,一手拉住,利用反作用力,直接将柴刀拖曳着一路往前破开时,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赞赏。

好聪明的娃儿!童渊心中暗暗赞道。

竹子一物,最重纹理。横砍极为坚韧难开,但如果纵向沿着纹理砍劈,则极为轻易。成语“势如破竹”便是这个意思。

但是黄竹长有数丈,根本无法将其竖起来,再从上往下破开。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多半是依靠两手扳动,慢慢一点一点推开。但那样不但费力,更是耗时。

但是做为从后世而来的刘璋来说,这却只不过是简单的几何与物理知识的运用罢了。但落入两千年前的童渊眼中,顿时便有了一种震撼的感觉。

眼中涌起一阵异色。

此子心性坚忍,知人善用,又兼且智计过人,再经自己悉心传授…….他日若为人臣,却不知何等君王能御之。

想及当日初见,便曾有心怀天下之言,难道………唉,却不知此番自己所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屋子里,童渊面色凝重,望着外面那个小小身影,一时间竟是心头万般心思涌上。

对于童渊的心思,刘璋却是一无所知。埋头将第一片分开的黄竹放到一边,看着剩下的大半,微一寻思,却并未再动。弯身拖着,到屋后放好,这才转身回到前面。

抬起破开的那片黄竹,略略目测了一下,约有丈五之处折断,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伸个懒腰,开始将东西全都收拾好。

长城不是一天垒起来的,今天一通忙活,饶是他此时身体健壮,这会儿也大感有些吃不消。大活儿都干完了,剩下的便是纯细致的水磨工夫了。听昨日童渊的意思,却是要他利用制枪的过程,领悟对巧劲的运用。

领悟之功,则需心静专注,才能有所得。今日疲惫至此,再做也是无用。

“璋儿。”

忙完了手中事,眼见天色还早,正想往训练场上去看看张任张绣二人时,却忽听对面屋中童渊叫他。

微微一怔,随即应了一声,快步走进童渊的大屋,躬身施礼道:“师傅,可有事吩咐弟子?”

“唔,你且坐下。”伸手指着一侧的席子,童渊轻轻的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刘璋微觉诧异,一月以来,只是去做苦工了,这位师傅却是从未与自己多说半句。怎么今天竟忽然把自己喊来,让自己坐下说话,显然要说的不是一句半句的事儿,不然,又何必坐?

心中诧异,面上却是半分不露,规规矩矩的坐下,眼观鼻鼻观心的等着。

童渊默默的注视着他,眼中神色极是复杂。半响,终是心中轻轻一叹,起身往一侧的里屋而去。

刘璋一愣。童渊这个屋子分里外间,包括张任和张绣,三个徒弟每次来见,都只是在外间。便是打扫之类的,也从未进去过里面。今日把自己喊来,这位师傅却盯着自己看了半响,忽然一声不吭的进去里面,却不知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正自满心疑惑之间,却见帘笼一打,童渊手握一卷布卷走出。到了案几前坐下,微一迟疑,慢慢打开,里面却是一卷竹简。

定定的看着眼前竹简。良久,方才轻轻抚上。如同抚摸着情人一般轻柔,眼中时喜时悲,神色变幻,似是在追忆着什么,半响无语。

童渊既不说话,屋内除了偶有山风吹过之声,便再无声息。刘璋心中惊疑,忍不住偷眼去看。

那卷竹简一手握不过来,显然上面所记内容极多。面对着他的一头,能看到木渎头上带着晦暗之色。而摊在案子上的那方原本包着竹简的白布,也已是泛着陈旧的黄 色。

这东西,显然是很有些年月了。刘璋暗暗推断着。

“制枪一事,需静思沉虑,刀虽在手,运用之妙却在于心。轻重之度,曲直之道,尽在其中。此中之秘,顺于悟而滞于燥。今酷夏将至,每及午时,阳气转盛,最易引起心燥。所以,明日起,你可用半日制枪,午时之后,便停下吧。”也没抬头,童渊仍是摩挲着那卷竹简,口中却是淡淡的吩咐道。

刘璋静静的听着,心有所悟,点头应是。

“至于后半日………”童渊等他应了,这才又开口说话。只是说了半句,却又停住。

又过了足有一刻钟的时间,童渊摩挲着竹简的手忽的停住,紧紧的握了握,似乎瞬间下了什么决定。

“后半日,你便好好研读一下这卷东西。待十日后,若你能制枪成功,便可传吾枪技。这卷精义,你便晚间抽空研读吧。”口中说着,抬手间,已是将那竹简递了过来。

刘璋眼尖,伸手相接的时候,忽然发现,童渊握着竹简的手,竟有些微微颤抖,及至接到手中,却见童渊并不撒手,不由愕然抬眼看去。

“此物不可外传!便是你两位师兄,也绝不准透露,汝可记下了?”童渊眼中忽的闪出寒光,森然说道。

刘璋心中大震,不由自主的就点头应下。等到醒悟过来,竟不觉出了一脊梁的大汗。童渊紧紧的盯着他,见他点头,这才松开手,任他接了过去。

握着手中竹简,抬眼看看童渊,见他面上再次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神气。刘璋心头猛跳,吸了口气,定定神,这才解开红绳,将那竹简缓缓打开。

随着展开的竹简,开头四个大篆,已是赫然入目。

墨氏精义!

赵云刘璋小说名字叫做《衙内闯三国》,这里提供赵云刘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衙内闯三国小说精选:晋阳,后世称之太原。地处太行之西,乃并州重镇。南依汾河,三面环山。在煤炭尚未被认知之前,自古便以盛产铁矿,而成为政治军事要地。秦汉以来,边患不绝。晋阳与边疆重镇雁门、上郡正好呈一个三角形。绝佳的地理位置,便使得晋阳成了支撑北地的物资集储地。历代帝王均不断斥资修缮,使得晋阳城赫然成为一座极雄伟的大城。而因其地连接东西,沟通内外的优势,又使得东面膏腴之地的大族行商、南面关中京畿之地的世家,以及西北临近边境的鲜卑、匈奴、鞑靼…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山川赋点评:

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妻子的阴谋 妻子的阴谋

    给大家提供更多妻子的阴谋免费深度阅读,妻子的阴谋是贰拾柒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角白雪、姜军。我叫姜军,事情要从我和我妻子认识了就说到。姜军这名字是我那个爱下围棋的爷爷给起的,我妻子叫白雪,是经家里人详细介绍认识了的。我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一个广告公司当职员,朝九晚五,日子勉强过的去。家里...

    作者:贰拾柒都市言情连载中

  • 绝品隐龙 绝品隐龙

    兵王羽龙在一次作战中被被开除军籍,一代兵王隐于都市,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开除军籍,送上军事法庭。”。...

    作者:十里望君颜职场校园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