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悟之道

天悟之道 完结

天悟之道

时间:2020-11-16 08:59:47 分类:恐怖灵异 编辑:翩若惊鸿 作者:仙界来客 主角:

阳为散之口,阴为聚之门,人之天地,超与物外,行于世境,大道变化无常,节余混沌世界。 天悟之道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家离死人山不远,死人山不是一座山,是一片山脉,方圆几十公里,都是一堆堆土丘,土丘呈圆形,像一座座坟茔。。

  一愣神的功夫,厨房传来了惨叫,接着是锅碗瓢盆的奏乐声,叫你偷吃,我打死你,华仔的爸爸的愤怒的咒骂着,当我们冲进厨房的时候,却发现战况逆转,华仔的爸爸,两颊通红,嘴里喷着白沫,正激动的手舞足蹈,地上有一摊像屎一样黄黄的粘稠的东西,腥臭无比,肥妞早已被熏倒在地,而我们头顶传来了无比怨恨的诅咒声,你们这些人太坏了,我要把你们都吃掉,我捂着鼻子,寻声抬头看去,模糊中有一近似透明的东西,像个人形,有形无质的感觉,想要看清总看不清,身上烂了几个破洞,正滴着发黄的液体,臭烘烘的,让人生厌恶心。这是贪食鬼吗?没人能说清楚鬼是啥样子,但一看到这东西,毫不犹豫会说是鬼,说这个东西还真不是鬼,这是老百姓对它的误解,世间万物皆有魂灵,生命从有到无,从无到有,是无中生有哪,还是有中到无,其实大自然早已给出了答案,冬虫夏草,冬为虫,夏为草,生命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在世为人,在天为神,在地为鬼,很多人看不开,留恋世间的繁华,总想长生不老,从古到今,多少帝王将相,奇能异士孜孜以求,苗疆的蛊术,中原的道术,古西域的佛法,皆为永生。

  我家离死人山不远,死人山不是一座山,是一片山脉,方圆几十公里,都是一堆堆土丘,土丘呈圆形,像一座座坟茔。

  卡子湾里少一个,死人山上多一个,这个小时候经常挂在嘴边的顺口溜,现在已记不清是怎么回事了。

  我把碗摆好,第一个碗放在大门外,曰:仙人指路,第二个碗放在门内,曰:老马识途,第三个碗放在冰冰脚旁,曰:

  由政府撑腰,不再是迁坟了,直接挖坟,铲车推土机全上了,其它几座坟,都是一些白骨,找人收敛了,烧了撒到江里了,有一座坟有一些古怪,是一个倒扣的坛子,比一般腌菜的坛子大三个,推土机推土的时候,直接把坛口给挤烂了,里面的骨头就露出来了,把司机师傅吓坏了,这样的坛子是用来装酒的,一下装了个人,看着怪渗人的,当时就报了案,公安局来了人,封锁了现场,当凶杀案来处理,结果请来了专家,一鉴定人死了上百年了,这事就没办法整了。后来把死人烧了,竟然烧出来了舍利子,有点像金刚石,但没金刚石亮,一时众说纷纭,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之后厂子顺利建成,投入生产,效益一直不错。一个月后,我终于领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薪水,在财务室里等拿工资的时候,我一直忐忑不安,当把把这400多块钱拿到手时,瞬间有一种长大的感觉,我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了,多想看到自己的妈妈,亲手把钱交给她,告诉她,妈妈,我可以养活你了!

  快到死人山时,我老远就看到前方有个人,在路上走着,衣服是红色的,应该是个女的,这大晚上的,太不安全了,

  有一天,赵婆婆跟我说,要去山里一趟,多则一月,少则五六天,这段时间就不用来了,让我每天晚上子时在家里练习。如果一月还没回就不用等了,如有缘十二年或许还能相见,说的神叨叨的,我也听不太明白,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无论到哪,最多一个星期,就是到美帝国也要不了十天呀,我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太好了,终于解脱了,可以好好轻松了,跟这个怪老婆婆相处了一年,多少还是有点难舍,一想到天天睡在棺材一样的炕里,心中就释然了。赵婆婆唠叨了半天,我云山雾里的囫囵吞枣的听着,等她说完了,我也快睡着了。

  第二天再去看赵婆婆,人去房空,这才想起昨天的事,带着点惆怅跑去找朋友玩去了,自此,赵婆婆一直没回来,开始还很想她,随着功课的繁重,对她的记忆逐渐开始模糊。后来子时练功也做不到了,学校里的数理化,语文的古文,英语的课文,马列主义的哲学,不是做题就是背东西,没有一样轻松的,繁重的学习,让我日渐遗忘了行气的口诀。

  这贪食鬼,哦,不,应该是鬼妖,呼啸着冲向肥妞,鬼口洞开,肥妞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对于眼前的危险,一无所知,要是瞧见了这起丑无比的怪物,非得精神分裂症不可,虽然恐惧,我还是没犹豫顺手抄起舀水瓢反手拍了上去,鬼妖吃疼,然而去势不减,这东西看来也是欺软怕硬,想到这我胆气顿壮,一股豪气由丹田传至四肢百骸,奋力向前把水瓢使得跟十八般武器一样,那鬼妖看似雏形,并无传说中那么可怕,但我们却伤不了他,鬼妖被打的嗷嗷直叫,但气力丝毫不减,我满身挂彩,身上也被咬得千仓百孔,但不见血,而华仔,却被咬的遍体鳞伤,鲜血直流,好生奇怪,这时华仔,拿着他们家的菜刀挥舞着,鬼妖已被砍了无数刀,没见一个伤口,好像都砍到了棉花上,这怎么办,这样耗下去,不被咬死也要被累死,对于异界的东西,还得用别的方法,火,我想起赵婆婆当年给我讲过,鬼是极阴之物,怕火是鬼的天性,我给华仔打了个手势,华仔举着菜刀护着他妹妹,我露了破绽,鬼妖见有机可乘,忍着痛,我拉开炉门,抄起一铲子炉火,一转身,在鬼妖张口的瞬间,全到进鬼妖的大口中,一股蓝色烟雾,鬼妖历叫着,转眼消失不见了。我们面面相觑,就这样,我们竟然把鬼给打跑了。好像神话古斯似得,但地上黄飘飘的像屎一样的东四,再把我们拉回到现实中,我和华仔都被鬼咬了,不知有没有毒,都说鬼只能蛊惑人心,华仔身上血迹斑斑,而我只有伤口没有血,这一切都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管不了那么多了,明天还要上学,这些事说出去恐怕也没人信,只能默默探索吧。

  夹在死人山中间有一个湖我们叫他卡子湾,湖靠近盘山公路,水库周围有很多松树,非常茂密,绵延几十公里,水库里鱼很多,蓮鱼,鲫鱼,鲤鱼还有不计其数的泥鳅。夏天的时候,天热一放学我们几个哥们就到湖里捉鱼,那时家里没钱,想吃肉了就到湖里捉鱼,捞泥鳅,那是人都很朴实,思想也保守,泥鳅没人吃,也不知道原因,反正我们家里穷,买不起肉,别人吃肉,我们家吃鱼,泥鳅放到现在是好东西,是大补。有一年湖里淹死了人,是我哥哥的一个朋友,叫SD子,人捞上来的时候,嘴里全是小泥鳅,吓得看得人都躲得远远地,那次我没去,要不然终生难忘。据后来我们那里神婆讲,地魂没了,人死就死了,哪有这么多古怪的东西,这都是教科书上见不到的,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神秘事情吧。后来听别人讲,SD子经常给父母托梦,没有腿只有上半截身子,好可怜,最后父母没办法就去请神婆,那时小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我就跑去看热闹,神婆是六十年代初逃荒来到XJ的,有一只眼瞎了,看着让人害怕,小孩见了她都躲得远远地,我们叫她疯子,有一次我们几个小伙伴到果树林去玩,路上正好碰到神婆,其他人早躲开了,我那天不知是怎么搞得,硬是没躲开,让神婆把我的两只手给抓住了,快被吓死了,我那时不知道是哪个窍没开,总没有别人机灵,偷西瓜,被抓,偷苹果吃,也被抓住,好像倒霉事都摊到我一个人身上了,老妖婆笑眯眯地看着我,好像很喜欢我,用她那唯一的一只眼看我,我的腿已经有点不听是换了,抖得厉害,她看我那么紧张,用她那枯手在我头上轻轻抚摸一会,就把我放开了,我兔子似得赶快跑掉了。当时觉得她的手很温暖,有一股热流有头顶流向心田,感觉很清爽。那以后,我就没那么害怕赵婆婆了,一回生二回熟,人的交往仿佛总是如此。赵婆婆让我跟她学,我不点头,也不摇头,因为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学,我只是觉得好玩,那时父母也不会同意的,这都被视为封建迷信,在大环境的熏陶下,人们已经把解释不了的事情定位迷信。但出了事情去找赵婆婆的人很多,赵婆婆每次喜欢把我带上,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算是她的徒弟了,总之,我们没有拜师之礼,我也没有叫过师傅。我的父母忙于自己的事情,我几乎成了野孩子,每天我都是在学校里急死忙活的写完作业,回到家吃完饭,就到赵婆婆那去了。

  第二天下班,买了些礼品,就去了冰冰家,冰冰的妈妈我喊大姐,老家的称呼太多,我也搞不清,就按辈分喊,城里人也都能接受,冰冰家的格局跟我姐姐房子布局一样,也是一个大通间隔成四间房间,厨房在最里面,有排水通道,乍看到冰冰,吓了我一跳,冰冰的脸红彤彤的跟抹了胭脂似得,见到我高兴地一张大红脸就伸了过来,我压住自己的紧张,赶紧握住他的手,这家伙的手可真烫,跟发烧了一样,显得我的手冰凉冰凉的,好似我中了邪似得,我问大姐去医院看了没有,看过了,什么检查都上了,莫得病,医生说可能受惊吓了,修养一下就没事了。冰冰紧抓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我也由着他,感觉很奇怪,我们这个年龄天不怕地不怕,被吓着我还真有点不相信,这时我看到冰冰眼里有很多血丝,是不是晚上不睡觉,我问大姐,三天了整宿睁着眼睛,人有时清醒有时糊涂,问他怎么回事,自己也说不清楚,大姐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是不是真的像民间说的丢魂了。虽然没上大学,受党的教育这么多年早成了无神论者,十年文化浪潮影响了我的父母辈这一代,也波及到我们这一代,打到一切牛鬼神蛇,破除一切封建迷信,使我成了真正的唯物主义者。现在冰冰这个样子,咋整,活脱脱一个一魂不出,二魂不进,三魂游荡。叫魂吧,我给大姐说,试试吧,兴许管用,科学解决不了的,土方法也许就管用。大姐夫是个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自不信这一套,我生活的地方,周围都是埋死人的,也经常有小孩丢魂的,我见得多了,大概也知道怎么叫的。我来弄,准备三个碗,三炷香,门廊挂上红绸。大姐疑惑的看着我,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姐,你放心吧,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肯定行。信则灵,很多事情,心诚则灵,不能有犹豫不决情绪。

  赵婆婆先教我行气,跟道家佛家修炼类似,赵婆婆行气的方法说出来瘆人,XJ的房子里床是炕,炕就相当于火墙

  之后,我又去了几次华仔家,贪食鬼再没来,家里也没再少什么东西。看来,鬼跟人一样,欺软怕硬。

  刘师傅见我不吱声,就说小李啊,给你讲个故事,随手给我递了瓶汽水,这个时候南方的天还很热,干了这么长时间活我浑身湿透了,渴的要命,接过汽水,谢过,就狂灌了一口。接着就听刘师傅讲故事,这家汽水厂建在江边,以前很多厂子都建在水边,方便排水,刚建厂的时候,选好了厂址,地块上有几座坟,多方打听也不知道是哪家的,最后政府出面当无主坟处理了。厂子得以顺利建成,一提到坟,这我太熟悉了,我家周围就是坟山,稀奇古怪的事多了去了,听得鬼故事一大筐,少了稀奇,任何事情见多多了就习以为常了,就是未知的东西见多了也会习惯的,受党的教育这么多年别的学的不多,唯物主义到学到心里去了,敢于打到一切牛鬼神蛇,说白了就是铁杆的无神论者,不信邪。

  贪食鬼是地魂的一种,跟苗疆的蛊术一样,蛊术是将很多同种的或不同种毒物放在一起,优胜劣汰,胜者为蛊,道家,得道者成仙,佛家,大彻大悟者成佛,人死后,三魂各归其依,地魂在归冥府中,相互争斗是很惨烈的,吞噬是唯一的手段,地魂在吞噬中壮大,一旦到达幽府,则就有了清规戒律,没有方圆无以成规矩,我想,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类的自然净化,跟这幽灵世界应该是一样的,一切皆成因果。人能言,而鬼无语,鬼本为无形无质,能发声的鬼已有鬼妖之形,聚集一定能量,量化为物,成妖,鬼妖修行得法也可得道成仙,称谓鬼仙。这贪食鬼,定是机缘巧合,吞噬了不少孤魂野鬼,想要幻化成仙,人鬼殊途,不是千般原因,断不会食人间烟火。

  高中毕业,考场失利,家里也没关系,母亲让我到湖北找我姐姐,姐夫是个湖北人,姐姐就跟姐夫去了武汉,母亲把仅有的500元给了我,那时火车车票硬座2百多,买完车票还剩一些,路上吃吃喝喝也够了,那一年正赶上香港回归,我十月份去的武汉,香港已经回归好几个月了。好像选的行政长官是董建华。就记得这些。我是十月二十日到的武汉,到了姐姐家里,一切变得陌生起来,再不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我也开始帮着拖拖地洗洗碗的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虽然姐姐极力不让我动手干活,但心里总觉得白吃白住不是个事,听说有家汽水厂招临时工,我就去了,厂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子不高,挺壮实的,见我个子挺高,人也壮实,挺喜欢的,我跟一个姓刘的老师傅学钉箱子,活看着很简单,干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箱子不大,一箱装12瓶汽水,现在已很少见到这种玻璃汽水瓶了,钉子小,榔头小,钉起来,眼和手要协调,稍不留神就砸到手上了,第一天上班想好好表现,结果手被榔头砸了好几下,肿的跟馒头似得,疼的吸溜吸溜的,刘师傅便哼着小曲,边跟我开着玩笑,看着这老头一副没心没肺的神情,心里憋屈的难受,要在家里,妈妈早心疼的会把我的手放到她的嘴边慢慢给我吹,好像伤的不是我,是她自己,虽然每次我总是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但在母亲面前一切被击毁,很觉得伤自尊,书到用时方恨少,情到伤时方自珍,我这人就是有点倔,不爱服输,喜欢苦在心里,笑在脸上,这老头越是幸灾乐祸,我就是表现的像个没事人似得。

  我六岁时父母离异,随母亲生活,艰辛自不可言,父亲就搬到单位去住,房子留给了我们;父亲的工作单位是天山水泥厂,父亲是开车的,水泥厂南边有个单位叫二站属于公路方面的单位,记得叫养路段,大家都这样喊习惯了就成了名字,跟人起外号一样,叫多了就习惯了,就成了第二个名字,众口铄金也是这个道理吧。紧挨着养路段的是砖厂这么一个单位。烧砖需要大量的土,所以砖厂紧挨着大山而建,离我们较近的山都是土山,资源不要钱,砖也很便宜,我记得那时砖几分钱一块。我们这属于天山以北,称谓北疆,若说山区我们这里还真是,但我不觉得,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是山里的孩子,我们这里的路比较平整,以前是戈壁滩,现在被改造成了农场,戈壁滩好在地势平坦,改造成良田后就成了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所以虽靠山而居,不觉得生活在山里。以前人死后都是土葬,我们周围的山是土山,好挖所以我们这周围的山上就成了埋死人的山,时间一久大家就把这周围的土山叫死人山,从我记事起,这山就叫死人山,埋了多少代人,谁也说不清。

  华仔家的事,到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跟华仔到他们家里去看看,顺便蹭顿饭,自己家的饭吃腻了,到别人家吃就觉得既新鲜又好吃,特别是看着肥妞吃饭,不饿的人也饿了,我跟华仔写了一会作业,他妈把饭做好了,我狼吞虎咽的就吃起来了,吃着吃着,我就停下来了,因为太静了,吃饭的噼里啪啦的声音除了我的,没别人的了,我发现他们全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这饭里有毒,难以下咽,最让我吃惊的,连肥妞都是一副没胃口的样子,这一下我是坐不住了,叔,婶,您们咋不吃呢,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我们吃着哪,华仔的爸妈挤着笑容答道,我们家吃饭慢,你多吃。这骗鬼哪,我心道,就这肥妞,365天那顿也少不了她的呀,家里···家里有事吗?今天!我有点结巴的问。冇事啦,华仔的爸爸操着GD的普通话说,冲这情况,我是越发不能相信了。我也开始慢慢地细嚼慢咽,周围一下静了下来,而厨房却传来了吸溜吸溜的声音,我正猜猜着,是什么东西?华仔的爸爸突然像猎豹一样冲进厨房,手里还端了一盆黑红黑红的像血一样的东西,我想那一定是狗血,而且是黑狗的血。黑狗的血昰至阳之物,阳为泄之口,阴为聚之门,而黑色能聚阴阳,而狗主阳,易经八卦图解中狗为生门,邪物多主阴,人主阴阳,乃天地阴阳调和之物,人能成神,鬼能成魔,人鬼属道不同。

  魂去归来,这都是我小时候看神婆给小孩喊魂就是这样的,照葫芦画瓢,信不信,我得先自己信,不管那么多了,什么马列主义,什么唯物主义,都见鬼了,我先颠覆自己的思想观,人生观,把自己摆到神婆的位置,信天,信地,信神,信鬼,豁出去了,就当自己是巫婆了,我在三个碗里都到上清水,点上三炷香,门廊上挂上红绸,冰冰躺在床上,大姐坐在旁边,我喊一句,冰冰回来了,大姐就答应一声,回来了。跳大神,我不会,我只能情真意切的喊着,能不能感天动地只有鬼知道了。

  我把碗摆好,第一个碗放在大门外,曰:仙人指路,第二个碗放在门内,曰:老马识途,第三个碗放在冰冰脚旁,曰: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翩若惊鸿点评:

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妻子的阴谋 妻子的阴谋

    给大家提供更多妻子的阴谋免费深度阅读,妻子的阴谋是贰拾柒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角白雪、姜军。我叫姜军,事情要从我和我妻子认识了就说到。姜军这名字是我那个爱下围棋的爷爷给起的,我妻子叫白雪,是经家里人详细介绍认识了的。我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一个广告公司当职员,朝九晚五,日子勉强过的去。家里...

    作者:贰拾柒都市言情连载中

  • 绝品隐龙 绝品隐龙

    兵王羽龙在一次作战中被被开除军籍,一代兵王隐于都市,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开除军籍,送上军事法庭。”。...

    作者:十里望君颜职场校园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