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魔之路

程魔之路 连载中

程魔之路

时间:2021-02-21 07:37:39 分类:武侠修真 编辑:捱过春秋 作者:海清鑫月 主角:

三世情,纵然天地抵挡也难灭我爱你之心!  命运折,只要你我不死定会报仇究竟!  宗派彻底毁灭,亲人被杀,情人的离开,天地难容我!纵是死,我也要杀尽天下,屠杀洪荒。  仙侠作品《程魔之路》。程风的成魔之路。西北蛮荒一望无边万里风沙,鬼域便坐落于蛮荒大地之西。白天这里狂风怒号,天与地更是一片暗黄之色,到了夜晚鬼啸阴风凄惨怪叫之声更是渗人。就是这鬼域地下千丈处,鬼域幻境宗建立与此,地下空间之大犹如在陆地之上,百丈高的大殿伫立其中,殿身之上三个大字‘幻境宗’苍劲有力乍一看给人一种气势上的压迫感心使人心中不敢生出一丝毫的亵渎之意。大殿之内有一个内堂此时正做着七八个面色威严的老人,内堂最里面座位上一个年纪约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面向刚毅,器宇不凡,头上黑白发相间,虽已略显老态但年轻时一看就知是一俊俏潇洒之人。此人名为程战云鬼域幻境宗的现任宗主,其实力深不可测。十年前很受上一任宗主的赏识,而上任宗主在位之时便声明由程战云继任下任宗主之位,但是自从消息传开没多久上任宗主便离奇失踪了。对此整个幻境宗是非常的迷惑不解,而后幻境宗的的人对外称说老宗主已退位对世间之事以无心留恋独自享清福去了,暗下程战云便接任了宗主之位。当然也有人曾怀疑过程战云,可程战云并没有理由去加害上任宗主,随后的时间里幻境宗的长老们看到程战云为了幻境宗意识呕心沥血,渐渐的都知道以前的些那想法都是错怪了他,还好没有做出什么过格的事,程战云也是胸怀大志,并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这十年来幻境宗也如往常一样有条不紊的运作着,很少与别的门派相争。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培养人才。幻境宗现在现在下属弟子中修为卓越的很好,天姿高的更是凤毛麟角,程战云与众长老都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现在不加紧培养人才那幻境宗的未来命运可就真的危险了。程战云膝下有一独子,名为程风年方十八岁,天资聪颖,修为也是不俗,可谓是一天才。所以不管是程战云还是众多长老对程风都是关怀有加。暗中早已是默认为下任宗主了。虽说程风的天资好但性格确实极为的傲慢自大,这也是令程战云和众多长老头痛的问题大殿上程战云道“众位长老我现在有意让风儿出去历练一番,不知各位可有什么看法”。程战云右下左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姓氏为古,百年前曾是幻境宗有名的杀人狂魔,此人杀人如麻生性狠毒,当初五派之争时生生的为自己杀出了‘嗜血狂魔’的名声。这人虽狠毒但是对程风确实极为的好,“嗯,我看让风儿出去历练一番也好,十多年了这孩子的性子还是没有改变。出去看看对他的未来是非常有利的”程战云道:“古老所言极是,我也是这么想的风儿在幻境宗十八年向来是丰衣足食确不知时间这趟水的深浅,不过还好修为确实没有落下,这性子却是个问题,不知其他长老还有什么意见吗”。这时他右下座一莫姓长老道:“出去倒是可以,但是得派个修为高的长老跟随着吧,毕竟这孩子处世不深最好不要出什么意外”。程战云道:“确实,不知其他的长老还有什么意见吗?”坐下长老一一摇头表示没什么可交代的了。程战云道:“既然都没什么意见了那我等会派人去叫风儿来,为他安排下”.这时一青衣少年从大殿外走了进来对众人行了下礼道:“父亲,各位长老有好事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我早就想出去了,你们在这先谈上了少了我怎么行呢”。说着他向古老的位置走了过去,顺手就拔了古老的一根胡子。"哎呦.这孩子怎么就还长不大了呢”。古老身子又向后面对的椅子靠了靠右手护住了胡子。大殿内的众长老哈哈大笑起来。程风自觉不爽,看了看莫长老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又向着莫长老对的位置走去,莫长老额上顿时冒起几根青线,向着座上的程战云发出了求救的眼神。程战云会意看着自己的儿子显出了无奈的神情但又不得不严肃起来“风儿不得对古长老和莫老无礼你过来我和你说下此次出行要注意的事”程风对父亲还是比较敬畏的小时候记忆中父亲对自己是极为的严厉,尤其在修行一途是下了狠心。有不认真的时候父亲更是亲自动手教训他。程风的母亲多少次都心疼的看着儿子偷偷流泪,但却从没有阻止过,因为这对程风的未来是非常重要的。不过程风的天资确实出众,用天才一词形容也不为过,每一次认真修行的时候进展可谓神速就连程战云都为之赞叹。程风道:“父亲我自己一人外出并没有什么事你们也不用为我担心如果这点小事也要人跟着那我以后还怎么”。程战云面色严肃了起、来对程风道:“哼,就你出去了不让人算计了就是好事了,你以为世间向幻境宗一样吗?无知,这样吧,血魔长老和你一起出去,你处世不深遇到什么不懂得事可以问血魔长老毕竟血魔长老也是老一辈的人物对世间之事比你要懂得多。”陈风顿时不悦如果向父亲说的那样血魔长老和自己一起出去肯定就没什么自由了随即反驳道:“父亲不用麻烦血魔长老了吧,我现在的修为这么高这怎么会被世俗中的那些普通人骗了?就算遇到其他四派的人我也是不怕,实力就是最好的证明在说了您儿子还这么聪明,您对我也是有信心吧”。程战云脸上露出了一丝嘲笑:”就你那点实力我还不知道还好意思自称高强,既然你这样说那你就和血魔长老过过招你要是能在血魔长老手下坚持十回合就让你自己出去怎么样?程风犹豫了下小的时候听到父亲提到过血魔长老,他也同古长老一样当年的五派之争跟随前任宗主杀戮四派之人最后杀的都失去了理智就连自己宗派的人也是错杀了不少,当时的心性已是成魔,后又修行数年才没有被魔性反噬。自大战之后宗派之人便给他起名为血魔”现在血魔长老实力高强现在早已更胜当年。程风小时候多次受到血魔长老的教授神通所以对血魔长老的实力也是早有领会,但是近几年自己的实力也是提升的飞快,这次和血魔长老交手的话真不知道自己能在他手下躲过几招,不过既然父亲都说了那就试下,反正就是十招不行跑就是了输了也不丢人。程风嘿嘿一笑“既然父亲你都说了那我就和血魔长老切磋下,不过还望血魔长老下手轻点啊”说着他又看了一眼血魔长老。程战云道“血魔长老你就和他过几招让他吃吃苦头别伤了就行”。血魔长老从坐上站了起来对程风笑了笑道:风儿这几年想来你修为也是提高不少,我来检查下看看到底提高了多少不过别让我失望啊”说着血魔长老呼的一下纵身飞起直奔程风右手呈鹰爪状直抓向程风的脖子”程风大呼“呀,血魔长老你这出手也太快了吧”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那我就向您讨教几招”程风向右飞起躲过血魔长老一招直接飞向大殿中心双手迅速握拳,只见大殿四周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程风的两拳汇聚而去。血魔长老眉头一皱“乾坤拳你居然学会了,果真是天才”随后大喝一声“天光幕”一道银白色的光墙在血魔长老身前升腾而起光墙之上隐约的还可以看见有星光在闪动。这时程风双拳已汇聚了足够的能量“啊”一声大喊双拳如两团燃烧的火焰向着血魔长老轰去。呼;巨大的光墙之上泛起了阵阵涟漪。“破”程风一击未果被震得倒退了几步,随后凌空飞起“幻影大法”立时大殿中心出现了两个程风不过确是一虚一实。血魔长老笑了笑“哈哈不错幻影大法也已趋近大成看来这几年修为真是没少提高啊,那我也来幻影大法,“喝”只见血魔长老的位置也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先下手为强”程风两个一虚一实的身体以同样的乾坤拳冲向血魔长老,只见血魔长老直接以四掌硬接程风的乾坤拳,‘轰’大殿之中爆发了一声巨响,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而去,众多长老也是起身向后退去。此时程战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看来风儿的修为确实是大进啊以后定会超越我。程风的幻影已经被能量击散,但脸上丝毫没有担忧之色。又是一个纵身远离了血魔长老,随手拂了一下有点凌乱的头发“血魔长老注意了我要出真招了”血魔长老道:“好啊小子我早就等你露出真正的实力呢,这几年你不止提升这么点修为吧,我也要出手了”只见程风双手捏了一个奇怪的法诀一柄三尺多长的细剑出现在手上。首先惊讶的是程战云“我记得没给过风儿宝剑啊,他母亲应该没也是没给过难道这几年风儿有高人暗中指点又曾宝不成”众多长老却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之色,大都以为程风的宝剑是程战云给的,所以都在等着程风和血魔长老的下一次交手。“天光剑法”程风大喝一声随后人剑合一一缕红光奔向血魔长老。“好强的气势果真是天才,‘幻境真元’。”血魔长老收起分身自己的身体也是变得虚幻,随后真身彻底和空气融为一体,一个半人高骷髅白骨出现在了血魔长老消失的地方。‘呜嗷’白色骷髅瞬间变成了红色。大嘴一张与飞过来的程风相撞在一起。但是并没有意象之中的巨响的只见程风双拳瞬间崩碎两只手臂和那柄剑也已经断裂身体如风筝般倒飞而去。“风儿”程战云大急众多长老也是惊呼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血魔长老也是两眼发直的看着倒飞出去的程风心里一阵懊悔但又些疑问莫非这孩子刚才是在骗我动真正的实力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哎我早该知道的他毕竟只是刚刚十八岁又怎么能和我相比我真是该死如果以后这孩子真的因此而残废了,我该如何面对…正在这时“呀”血魔长老看招大殿之上一道青色身影身体倒飞而下双掌直逼血魔长老头顶。这时程战云大喝一声“助手,你给我过来”程风急忙停手怔怔的看着父亲,“父亲这是怎么了,还没打完呢啊”程战云道:“好了风儿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事要和各位长老说,程风刚要开口“怎么没听见吗,赶紧出去”程战云又道“哦那我出去了”程风见父亲要动怒只得嘟哝这离开了大殿但是却一头雾水,“父亲怎么变得这么快为什么要我出去呢怎么还一副要生气的样子难道是刚才吓到他们了真是莫名其妙。”大殿之上程战云看着程风出去后脸上掩饰不住的露出了喜悦之色道又有几分担忧“血魔长老你没事吧”血魔道“嗯没事只是太不可思议了风儿的修为怎么进展的如此之快还有幻境宗的幻影大法怎么连我都分不清幻实呢?”血魔和殿上的长老都是深思了起来丝毫没有了刚才的担惊之色程战云道:“难道诸位长老都没看出来吗风儿的体魄有问题啊”众长老更是惊疑了难道这孩子的体魄才是修行神速的关键?但又是何种体魄呢?程战云道:"古长老,莫长老难道也没看出来吗?”“莫非是…”咳,,,古长老刚要说程战云打断了他的话”众长老先回去休息吧,我单独去看下风儿”说着程战云便匆匆的向殿外走去“殿里的众多长老个个都一脸疑惑。“莫非这里还有隐情我记得上任宗主曾说过得几种体魄莫非是,,,”“好了诸位先下去吧在没有得出结论时千万不要妄加言论”古长老对着刚刚那位要说出口的长老使一眼色便径直走出了大殿。。

  西北蛮荒一望无边万里风沙,鬼域便坐落于蛮荒大地之西。白天这里狂风怒号,天与地更是一片暗黄之色,到了夜晚鬼啸阴风凄惨怪叫之声更是渗人。就是这鬼域地下千丈处,鬼域幻境宗建立与此,地下空间之大犹如在陆地之上,百丈高的大殿伫立其中,殿身之上三个大字‘幻境宗’苍劲有力乍一看给人一种气势上的压迫感心使人心中不敢生出一丝毫的亵渎之意。大殿之内有一个内堂此时正做着七八个面色威严的老人,内堂最里面座位上一个年纪约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面向刚毅,器宇不凡,头上黑白发相间,虽已略显老态但年轻时一看就知是一俊俏潇洒之人。此人名为程战云鬼域幻境宗的现任宗主,其实力深不可测。十年前很受上一任宗主的赏识,而上任宗主在位之时便声明由程战云继任下任宗主之位,但是自从消息传开没多久上任宗主便离奇失踪了。对此整个幻境宗是非常的迷惑不解,而后幻境宗的的人对外称说老宗主已退位对世间之事以无心留恋独自享清福去了,暗下程战云便接任了宗主之位。当然也有人曾怀疑过程战云,可程战云并没有理由去加害上任宗主,随后的时间里幻境宗的长老们看到程战云为了幻境宗意识呕心沥血,渐渐的都知道以前的些那想法都是错怪了他,还好没有做出什么过格的事,程战云也是胸怀大志,并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这十年来幻境宗也如往常一样有条不紊的运作着,很少与别的门派相争。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培养人才。幻境宗现在现在下属弟子中修为卓越的很好,天姿高的更是凤毛麟角,程战云与众长老都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现在不加紧培养人才那幻境宗的未来命运可就真的危险了。程战云膝下有一独子,名为程风年方十八岁,天资聪颖,修为也是不俗,可谓是一天才。所以不管是程战云还是众多长老对程风都是关怀有加。暗中早已是默认为下任宗主了。虽说程风的天资好但性格确实极为的傲慢自大,这也是令程战云和众多长老头痛的问题大殿上程战云道“众位长老我现在有意让风儿出去历练一番,不知各位可有什么看法”。程战云右下左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姓氏为古,百年前曾是幻境宗有名的杀人狂魔,此人杀人如麻生性狠毒,当初五派之争时生生的为自己杀出了‘嗜血狂魔’的名声。这人虽狠毒但是对程风确实极为的好,“嗯,我看让风儿出去历练一番也好,十多年了这孩子的性子还是没有改变。出去看看对他的未来是非常有利的”程战云道:“古老所言极是,我也是这么想的风儿在幻境宗十八年向来是丰衣足食确不知时间这趟水的深浅,不过还好修为确实没有落下,这性子却是个问题,不知其他长老还有什么意见吗”。这时他右下座一莫姓长老道:“出去倒是可以,但是得派个修为高的长老跟随着吧,毕竟这孩子处世不深最好不要出什么意外”。程战云道:“确实,不知其他的长老还有什么意见吗?”坐下长老一一摇头表示没什么可交代的了。程战云道:“既然都没什么意见了那我等会派人去叫风儿来,为他安排下”.这时一青衣少年从大殿外走了进来对众人行了下礼道:“父亲,各位长老有好事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我早就想出去了,你们在这先谈上了少了我怎么行呢”。说着他向古老的位置走了过去,顺手就拔了古老的一根胡子。"哎呦.这孩子怎么就还长不大了呢”。古老身子又向后面对的椅子靠了靠右手护住了胡子。大殿内的众长老哈哈大笑起来。程风自觉不爽,看了看莫长老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又向着莫长老对的位置走去,莫长老额上顿时冒起几根青线,向着座上的程战云发出了求救的眼神。程战云会意看着自己的儿子显出了无奈的神情但又不得不严肃起来“风儿不得对古长老和莫老无礼你过来我和你说下此次出行要注意的事”程风对父亲还是比较敬畏的小时候记忆中父亲对自己是极为的严厉,尤其在修行一途是下了狠心。有不认真的时候父亲更是亲自动手教训他。程风的母亲多少次都心疼的看着儿子偷偷流泪,但却从没有阻止过,因为这对程风的未来是非常重要的。不过程风的天资确实出众,用天才一词形容也不为过,每一次认真修行的时候进展可谓神速就连程战云都为之赞叹。程风道:“父亲我自己一人外出并没有什么事你们也不用为我担心如果这点小事也要人跟着那我以后还怎么”。程战云面色严肃了起、来对程风道:“哼,就你出去了不让人算计了就是好事了,你以为世间向幻境宗一样吗?无知,这样吧,血魔长老和你一起出去,你处世不深遇到什么不懂得事可以问血魔长老毕竟血魔长老也是老一辈的人物对世间之事比你要懂得多。”陈风顿时不悦如果向父亲说的那样血魔长老和自己一起出去肯定就没什么自由了随即反驳道:“父亲不用麻烦血魔长老了吧,我现在的修为这么高这怎么会被世俗中的那些普通人骗了?就算遇到其他四派的人我也是不怕,实力就是最好的证明在说了您儿子还这么聪明,您对我也是有信心吧”。程战云脸上露出了一丝嘲笑:”就你那点实力我还不知道还好意思自称高强,既然你这样说那你就和血魔长老过过招你要是能在血魔长老手下坚持十回合就让你自己出去怎么样?程风犹豫了下小的时候听到父亲提到过血魔长老,他也同古长老一样当年的五派之争跟随前任宗主杀戮四派之人最后杀的都失去了理智就连自己宗派的人也是错杀了不少,当时的心性已是成魔,后又修行数年才没有被魔性反噬。自大战之后宗派之人便给他起名为血魔”现在血魔长老实力高强现在早已更胜当年。程风小时候多次受到血魔长老的教授神通所以对血魔长老的实力也是早有领会,但是近几年自己的实力也是提升的飞快,这次和血魔长老交手的话真不知道自己能在他手下躲过几招,不过既然父亲都说了那就试下,反正就是十招不行跑就是了输了也不丢人。程风嘿嘿一笑“既然父亲你都说了那我就和血魔长老切磋下,不过还望血魔长老下手轻点啊”说着他又看了一眼血魔长老。程战云道“血魔长老你就和他过几招让他吃吃苦头别伤了就行”。血魔长老从坐上站了起来对程风笑了笑道:风儿这几年想来你修为也是提高不少,我来检查下看看到底提高了多少不过别让我失望啊”说着血魔长老呼的一下纵身飞起直奔程风右手呈鹰爪状直抓向程风的脖子”程风大呼“呀,血魔长老你这出手也太快了吧”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那我就向您讨教几招”程风向右飞起躲过血魔长老一招直接飞向大殿中心双手迅速握拳,只见大殿四周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程风的两拳汇聚而去。血魔长老眉头一皱“乾坤拳你居然学会了,果真是天才”随后大喝一声“天光幕”一道银白色的光墙在血魔长老身前升腾而起光墙之上隐约的还可以看见有星光在闪动。这时程风双拳已汇聚了足够的能量“啊”一声大喊双拳如两团燃烧的火焰向着血魔长老轰去。呼;巨大的光墙之上泛起了阵阵涟漪。“破”程风一击未果被震得倒退了几步,随后凌空飞起“幻影大法”立时大殿中心出现了两个程风不过确是一虚一实。血魔长老笑了笑“哈哈不错幻影大法也已趋近大成看来这几年修为真是没少提高啊,那我也来幻影大法,“喝”只见血魔长老的位置也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先下手为强”程风两个一虚一实的身体以同样的乾坤拳冲向血魔长老,只见血魔长老直接以四掌硬接程风的乾坤拳,‘轰’大殿之中爆发了一声巨响,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而去,众多长老也是起身向后退去。此时程战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看来风儿的修为确实是大进啊以后定会超越我。程风的幻影已经被能量击散,但脸上丝毫没有担忧之色。又是一个纵身远离了血魔长老,随手拂了一下有点凌乱的头发“血魔长老注意了我要出真招了”血魔长老道:“好啊小子我早就等你露出真正的实力呢,这几年你不止提升这么点修为吧,我也要出手了”只见程风双手捏了一个奇怪的法诀一柄三尺多长的细剑出现在手上。首先惊讶的是程战云“我记得没给过风儿宝剑啊,他母亲应该没也是没给过难道这几年风儿有高人暗中指点又曾宝不成”众多长老却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之色,大都以为程风的宝剑是程战云给的,所以都在等着程风和血魔长老的下一次交手。“天光剑法”程风大喝一声随后人剑合一一缕红光奔向血魔长老。“好强的气势果真是天才,‘幻境真元’。”血魔长老收起分身自己的身体也是变得虚幻,随后真身彻底和空气融为一体,一个半人高骷髅白骨出现在了血魔长老消失的地方。‘呜嗷’白色骷髅瞬间变成了红色。大嘴一张与飞过来的程风相撞在一起。但是并没有意象之中的巨响的只见程风双拳瞬间崩碎两只手臂和那柄剑也已经断裂身体如风筝般倒飞而去。“风儿”程战云大急众多长老也是惊呼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血魔长老也是两眼发直的看着倒飞出去的程风心里一阵懊悔但又些疑问莫非这孩子刚才是在骗我动真正的实力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哎我早该知道的他毕竟只是刚刚十八岁又怎么能和我相比我真是该死如果以后这孩子真的因此而残废了,我该如何面对…正在这时“呀”血魔长老看招大殿之上一道青色身影身体倒飞而下双掌直逼血魔长老头顶。这时程战云大喝一声“助手,你给我过来”程风急忙停手怔怔的看着父亲,“父亲这是怎么了,还没打完呢啊”程战云道:“好了风儿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事要和各位长老说,程风刚要开口“怎么没听见吗,赶紧出去”程战云又道“哦那我出去了”程风见父亲要动怒只得嘟哝这离开了大殿但是却一头雾水,“父亲怎么变得这么快为什么要我出去呢怎么还一副要生气的样子难道是刚才吓到他们了真是莫名其妙。”大殿之上程战云看着程风出去后脸上掩饰不住的露出了喜悦之色道又有几分担忧“血魔长老你没事吧”血魔道“嗯没事只是太不可思议了风儿的修为怎么进展的如此之快还有幻境宗的幻影大法怎么连我都分不清幻实呢?”血魔和殿上的长老都是深思了起来丝毫没有了刚才的担惊之色程战云道:“难道诸位长老都没看出来吗风儿的体魄有问题啊”众长老更是惊疑了难道这孩子的体魄才是修行神速的关键?但又是何种体魄呢?程战云道:"古长老,莫长老难道也没看出来吗?”“莫非是…”咳,,,古长老刚要说程战云打断了他的话”众长老先回去休息吧,我单独去看下风儿”说着程战云便匆匆的向殿外走去“殿里的众多长老个个都一脸疑惑。“莫非这里还有隐情我记得上任宗主曾说过得几种体魄莫非是,,,”“好了诸位先下去吧在没有得出结论时千万不要妄加言论”古长老对着刚刚那位要说出口的长老使一眼色便径直走出了大殿。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捱过春秋点评: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妻子的阴谋 妻子的阴谋

    给大家提供更多妻子的阴谋免费深度阅读,妻子的阴谋是贰拾柒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角白雪、姜军。我叫姜军,事情要从我和我妻子认识了就说到。姜军这名字是我那个爱下围棋的爷爷给起的,我妻子叫白雪,是经家里人详细介绍认识了的。我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一个广告公司当职员,朝九晚五,日子勉强过的去。家里...

    作者:贰拾柒都市言情连载中

  • 甜婚晚成 甜婚晚成

    温澜自小有两个愿望:1.睡了霍容景。2.嫁给霍容景。有一天梦想成真,却温澜有些受不了了,她扶着酸疼的腰抗议:“霍容景,你这个衣冠禽兽!”室内的空气,漾着一股淡淡的馨香。。...

    作者:紫语历史军事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