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帝争锋

九帝争锋 连载中

九帝争锋

时间:2021-05-01 04:32:11 分类:玄幻魔法 编辑:情话微凉 作者:裂天斩月 主角:

远古有八大帝王,分别为1为,神帝,佛帝,仙帝,魔帝,妖帝,龙帝,凤帝,树帝,。八帝并世,视妖族为玩物奴隶!妖族一切意愿须听从八大帝王意愿做事,违者则视作忤逆,蔑视神灵遭天谴!偌大妖族可能会会出现一帝与八帝日月争辉,八帝御人显猖狂,人帝降生也狂妄。人帝喃喃的声音,“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们这么的狠心要陷害我冤枉我,畜生畜生”。一个披头散发看似二十些许的青年男人双臂抱膝低着头坐在树下对着大地痛苦的说道。这男子身穿华贵的服饰,看样子应该是个贵族。只是衣服有很多的口子和少许的血渍,应该是树木密枝的划伤。。

  两年后,“凌云快点跟上今天有神仙来咱们村子,运气好还能被神仙选中跟着神仙修炼仙法呢,这可是咱们村子五年一次的重大日子,你快点的,看你跑的这个慢啊!”一个满脸黑乎乎个子不高的长的很结实看起来十几岁的小男孩大声的喊道。“来了,黑子你别催了,我那有你那像牛一样的身体啊,跑的那么快,怎么看你也不像个小孩子。”一个长的很秀气皮肤白嫩约莫年纪也就十岁的小孩边跑边说道。凌云一边跑一边想到:“神仙?神的有神仙么?要是真有神仙那我……。

  也许是哭的累了,身力憔悴的男子慢慢的昏睡过去。梦里…男人是清月国人士,姓夏叫夏云家住国都清月城,父亲是清月国高官夏鹏举,家庭算是贵族之中的佼佼者。夏鹏举有两个夫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夫人在生产的时候去世,也就是夏云的母亲。二夫人生有一儿一女,大儿子夏风,小女儿夏雨。一家五口生活的富裕安康,也很和谐。夏云自小就被二夫人带大,二夫人对他有如亲生母亲一般呵护照顾,夏云兄妹三人也是和和睦睦感情颇深。但这美好的一切却因为,夏云的一次醉酒,全部变了。身为一个高官的子弟所接触的生活圈子也都是贵族,夏云自小长的眉清目秀算是年轻人里的俊朗帅哥,比较受贵族圈里的少女们所追慕爱戴。一次酒会皇帝的三女儿,玉华公主看见了夏云,心生爱慕。不久皇帝招来夏鹏举谈招婚一事,夏鹏举受宠若惊,千恩万谢的回家高兴的和夏云说起公主招婚的事。说只要夏云同意皇帝就会立即指婚下嫁公主。夏云出于对家族考虑虽然没见过三公主但也不愿父亲为难就同意了。皇帝大悦,特意指婚将三公主下嫁夏云为妻,只待黄道吉日结成良缘。这本身是件天大的喜事,但是事宜愿为。清月国当朝镇国大将军,李千军的独子李自成听到父亲说皇帝要把三公主指婚给夏云,大怒吼道:“夏云他怎么配的上三公主,我不同意!三公主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谁抢我杀谁!”李千军用眼瞪了一下李自成说道:“混账东西,皇帝指婚也是你能左右的。小畜生话可以随便说吗?”“父亲,我真的喜欢玉华公主啊!您快想想办法怎么才能才皇帝放弃把公主许配给夏云”。李自成焦急的说道。李千军望了自己这唯一的儿子一眼,沉吟的想到,这要是不帮着孽子娶到玉华公主指不定这小子会惹出什么乱子。李千军拍拍李自成的肩膀说:“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小子会不会得到公主的欢心了。”李自成急道:“父亲现在不是我能不能得到公主欢心的事,而是怎么才能让皇帝取消指婚不把公主许配给夏云”

  漫无目的缓缓的走向这魔鬼森林深处,夏云不记得自己摔倒过几次晕过去几次,只是内心渴求活下去的欲望支撑着自己,饿了吃野果野菜树皮,渴了喝露水草浆树浆,风餐露宿有一顿没一顿的坚持着。可能上天怜悯夏云并未让他碰到猛兽毒虫的袭击,好像夏云走的这条路猛兽毒虫都会避开一样。为了逃避追杀夏云不能回头只能向前继续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好像是几天又好像是几个月。走不动了,真的走不动了,夏云一屁股坐在树下剧烈的喘息着,又饿又渇还有被草树枝划破的身体各处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伤口,夏云伸手入怀里拿出了一个玉坠轻轻的抚摸着,眼神中透出思念伤感委屈,这是夏云的母亲留下的。这玉坠一直是夏云的护身符,记得夏云的父亲夏鹏举说过“云儿这玉坠是你娘亲临走的时候留给你的,你要好好的保存它会给你带来好运和庇佑的。”抚摸着玉坠夏云想到,这要是个馒头或者是一瓶水就好了,没想到我夏云没被害死却要在这山里饿死渴死了,正当夏云发愣的时候,却突然一阵“咔嘭咣”剧烈的响声犹如晴天霹雳,随之大地都在颤抖。震得夏云脑子一阵眩晕,耳朵嗡嗡直响!夏云缓慢的站起身子向响声之处望去。听声音应该离这里不远就在前方,可能是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使夏云又有了点力气,东倒西歪的向前方跑去。夏云心里很是激动,不是巨声的好奇心使他有了力气,而是在听见剧烈声响的时候其中还参杂着流水的声音。正是这水声刺激了夏云使他不顾一切的像前方跑去,过了差不多两里路左右夏云前方出现了光,是的“阳光”在这茂密的森林参天的大树把阳光阻隔的严严实实很少能看见大片光亮。看见光亮的同时夏云也听见了流水的声音好似惊涛骇浪一般,这让夏云很是惊奇,难道这森林里有很大的河流么?怎么能听见浪的声音。想归想夏云的动作没有停止不停的向前走着或者小跑着。夏云心里激动着也期待着难道我走道了森林的尽头要走出这片森林了么!光越来越强越来越亮一片煞白过后,让夏云嘴巴张的大大的闭不上嘴的一幕呈现在眼前。前方有个接近两公里的湖泊,深绿色的湖水。湖的中心有一片约几十米的陆地,在陆地的中心有一块巨大的石头石头接近有四米多高两丈宽,石头之上中心有一株一米左右高矮的草,草成九叶阶梯之状排列开来,草的顶端有一颗透着玉色有如拳头大小的果子,散发出阵阵香气。巨石的旁边有两条五丈多长土灰色巨大有如蟒蛇一般的生物不过头上却都有一只独角在哪里撕咬扭打,时不时的两条巨蟒会打入水中掀起有如海浪般的浪花,每次两条巨蟒相撞的时候会发出嘭嘭的声音。眼前的这一幕让夏云愣了好一阵子,等缓过神来夏云惊慌失措飞快的跑到一颗大树下躲了起来。蹲在树下夏云眼神一阵转动心想“看来这两条巨蟒再争夺那个乳白色的果子,那果子定然是极品的灵药,都说天材地宝都会有灵物看守,待成熟之后服食。但是现在这是两条灵兽在争夺此果。正在夏云胡思乱想之际,两条巨蟒的打斗已经慢慢的向夏云这边接近而来,其中一条巨蟒昂起巨大的头颅张开血腥的大嘴发出一声刺耳有如虎啸的声音巨口内蛇信时不时的向外吐露发出嘶嘶声,另一条巨蟒也不甘示弱仰天嘶啸蛇尾拍打水面掀起巨浪翻滚啪啪声阵阵不断,很快两条巨蟒飞速接近在水中打成一团,湖面是水花翻滚,战斗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水面突然安静了没有了任何声响。夏云伸出头向前方看去发现两条巨蟒都消失了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同归于尽了!夏云想到这里很想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一想到那两条庞然大物狰狞的面孔,他选择了忍耐等待。夏云蹲在树下草丛里动也不动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湖面,时间慢慢的过去了。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湖面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貌似两条巨蟒可能真的同归于尽了。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两条巨蟒缺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巨蟒从没出现过,一切只是夏云的错觉。但是夏云知道这不是错觉,是真实的!因为湖中心巨石上的灵草并没有如巨蟒一般消失,还在巨石上摆动。只是现在的香气更浓了,很远就能闻到一股迷人清香的味道。夏云忍耐不住了,不准备在等下去。这果子对他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夏云认为这是灵兽都争夺的果实,一定是仙果。对于身怀大仇,却无能为力的夏云来说,这就是一个机会,一个梦想。一个能复仇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就算是再危险也要拼一次。夏云在树林里找到了一根人大腿粗细的树枝有两米多长,废了好大的力气把树枝拖到了湖边,扔下去后自己双臂抱在树枝上面双脚不停的敲打水面,向湖中心慢慢的前行而去。

  凌云,夏云。是的凌云就是夏云,自从住在凌爱山夫妇家后,认了凌爱山夫妇为义父义母,夏云也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凌云。之所以这样一是为了感激凌爱山夫妇的收容,二是改了姓氏也会让自己开始新的生活,生活的更安全。

  灰色的天空,阴云密布。有如长线般的细雨哗哗的落向大地,远处是一片茂密的远古森林,近听都是野兽飞禽昆虫的叫声,其中还参杂着好像是一个人的哭声!

  很快三天过去了,夏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一个小木椅上望着院子前面的一个大柳树愣愣的发呆,回想这几天就好像是做梦一样,一点都不真实。自从前两天醒来夏云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小了一号,现在的身体按年龄计算的话也就七八岁,皮肤变的白嫩了,身高也变矮了,看着自己现在的身体夏云哭笑不得,内心一阵苦笑心想别人都是越活越老。我这可倒好越活越年轻了!这下可好别提报仇了,就是自力更生都是个问题!夏云坐在院子里想了很多,最后总结于是自己吃了那发着光晕的玉色果子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也没有别的解释了。想起自己那天险些命丧蛇吻之下,这让夏云不觉得一阵后怕,为了一个返老还童的果子自己差点丢了小命,要是能从来一次的话夏云心想说什么也不能冒这个险!太不值了,不过这有一点好处,仇家这回打死也不会认识自己了,以后不用躲躲藏藏了。自从夏云醒来之后从这对靠上山采药打猎为生的夫妇口中得知自己被那神奇的传送阵,把自己传送到了远离清月国中间相隔了几个国家之外的灵御帝国范围之内的一坐大山中,然后被上山采药的凌爱山所救,把他背回了凌家村。

  喃喃的声音,“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们这么的狠心要陷害我冤枉我,畜生畜生”。一个披头散发看似二十些许的青年男人双臂抱膝低着头坐在树下对着大地痛苦的说道。这男子身穿华贵的服饰,看样子应该是个贵族。只是衣服有很多的口子和少许的血渍,应该是树木密枝的划伤。

  雨过天晴之后太阳显得格外的刺眼,未干的雨露挂在枝头时不时的坠落大地,也落在了夏云憔悴苍白的脸上。慢慢的睁开疲惫双眼,夏云看着刺眼的阳光浑身酸软无力的疼痛,想起了自己的遭遇和李千军父子阴狠的嘴脸,让他知道这一切不是梦是真实冷酷残忍的事实。空空的脑子里只有三个字“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身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我能怎么办,仇人权倾朝野,武功深不可测。身为一介书生的我能怎么办,想到迷茫的未来。夏云想到了自杀!但是又很不甘心,大仇未报死后如何对得起含恨九泉爹娘兄弟妹妹,自身的冤屈又有何人给洗刷。想到这里夏云眼中渐渐升起了求生的欲望挣扎站起缓缓的走进了让人闻风丧胆的远古森林,人们称之为魔鬼森林的深处。

  凌家村几乎是被山包围的村落,四周都是大山,特别是村子背后的大山灵御山,格外的大一眼望不到边际,在这灵御山深处有个隐世的修仙门派,灵御宫,每隔五年都会下山到周边村落中选取有仙缘的孩童上山,修习法术。

  李千军阴沉的看了儿子一眼说道“只要夏家夏云不存在了,这些都不是问题。就看你小子争不争气了”一场阴谋在这俩父子的谈话中慢慢的形成了!。

  不久传出清月国当朝大夫夏鹏举长子夏云,在参加镇国大将军李千军摆设的寿宴上。盗取清月国重要军机文件和李家独门绝学破云功。随后查出夏家原来是敌国派来清月国隐藏多年的奸细。皇帝大怒下旨判夏家满门抄斩,但是夏云被不明人物所救未能及时落网而逃逸。

  浑身传来阵阵的酸软无力让夏云迷迷糊糊的醒来,睁开朦胧的双眼入目眼帘的是一张慈祥的脸,正微笑的看着他。“孩子你醒了?你可算是醒了都已经昏迷了三天了!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渴不渴?我给你倒点水啊!”一个三十些许的中年妇人摸着夏云的额头对着夏云慈祥的说道。夏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被妇人急忙的按住说道:“孩子别动,你身子现在很虚弱不能起来,都三天没吃东西了。大人都承受不住何况你这个小孩子啊!。”妇人的话让夏云感到一阵无奈,心想:“大婶我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了,你就是比我大点也不能叫我是孩子啊,这都那和那啊!”。夏云用委屈的眼神看着妇人说道:“大婶这是那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妇人用双手给夏云盖了盖身上脱落的被子和蔼的说道:“孩子这是凌家村,你是被我家男人,你叫大叔就行了,你大叔上山打猎的时候看见你昏迷在山里,是他把你从山里背回来的,你先别着急我先给你倒点水你先润润喉咙,哎,可怜的孩子一定渴坏了。”说着妇人站起身来出去了。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夏云向四周看去。这是一间不大的房子约莫着能有八十平米左右,屋里有两个木制的柜子摆放在北面的角落里,柜子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张四方桌子,和四张四角的椅子,桌子上面有个茶盘茶盘里有个陶制的大茶壶和几个茶杯。而夏云身子躺下的地方是一张土炕占据了屋子的一半大小,土炕离地面五十公分左右。他的头冲着东面躺着,身下一张浅蓝色带着简单花纹的褥子,身上盖着一张秀有鸳鸯的红色被子。南面是两扇窗户,从窗户透进来的些许阳光照耀在被子上,让夏云酸软无力的身子有了点点的暖意升起。顺着窗外看去夏云心里想道,这是那里?我没被巨蛇吃掉啊,那白光到底是什么。好像是母亲的玉坠发出了白光救了我,难道是母亲显灵了么?知道你的孩子在受苦来帮助云儿的么!想着想着夏云眼角慢慢的留下了两行清泪。“孩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呢,来别哭先喝点热水。”妇人双手端着一个小碗碗里还冒着阵阵热气走进了屋子,快步来到夏云身边说道。被妇人打断了思绪,夏云动了动身体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子,但是身上几乎是一点力气都没有的他怎么可能做得起来呢。妇人慌忙放下了手中的碗,用手慢慢的扶起了夏云使夏云的身子靠在了墙上慢慢的坐了起来了,妇人又转身拿起小碗和一个木制的小勺子说:“孩子先不要想那么多,先喝点水,暖暖胃一会阿姨给你做点粥,等你好了阿姨给你做好吃的,来张嘴阿姨喂你。”对于妇人的热情夏云有点不好意思,这妇人看起来比自己大了十几岁,怎么和自己说话就想哄个孩子似的呢!很想自己拿碗喝水,但是浑身有没力气,红着脸只好让妇人喂他了。

  凌爱山是凌家村一位普通的猎人,他的妻子叫楚玉红,是邻村楚家村人,两人经人介绍相爱结婚,婚后日子过得倒也甜蜜。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两人婚后就是生不出孩子,这让两夫妻很是伤心,随着日子久了,两人也就认命了。没想到的是这天凌爱山上山打猎采药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昏迷在山中,小孩子长得眉清目秀,皮肤透着玉色白白净净的这让凌爱山高兴坏了,立马把孩子背回家中让老婆楚玉红照顾,随后又上山打猎去了准备打几只肥点的野味给这孩子补补身子。夏云望着自己那透着玉色白净的一双小手,心里一阵苦笑。感情自己吃的果子不是什么吃了仙果灵药,竟然是返老还童的果子,话说回来这果子也算是极品仙果了,但是这作用让夏云痛疼不已。正在夏云胡思乱想之际,传来了妇人的喊声:“小云吃饭了快来吃饭,你的身子还没好利索呢,不能在外面呆的时间太长了。”夏云被打断了思路,无奈的站起身子应了一声:“哎,来了阿姨。”迈着小腿慢慢走进屋子。看见妇人正在预备着碗筷。妇人看见夏云进来了,高兴的说:“小云你现在身子很虚弱需要多吃点,阿姨给你做了红烧野兔,还有你大叔昨天打回来的野鸡,快来吃吧。”夏云感概的说道:“谢谢阿姨,大叔怎么还没回来呢,等等大叔回来一起吃吧。”“不用等他了,阿姨怕你饿坏话了你先吃,阿姨给你大叔留了一个鸡腿和兔子腿,够他吃的了,来咱娘俩先吃。”楚玉红的话让夏云感觉到了家的温暖,想起了爹爹和二娘弟弟妹妹,夏云一阵心酸,双眼泛红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才会让夏家惨遭巨变变成这个样子。“孩子又想你爹娘了,哎,孩子这也是命啊,天有不测风云你的爹娘在天之灵也不会想看到你现在这样子的,一定希望你开开心心的活下去。”楚玉红用手把夏云搂进怀里伤感的说道。自从夏云醒后的这几天,凌爱山夫妇也询问过夏云是哪里人家住哪里怎么会晕倒在山里,夏云看着自己的身体也怕连累了两个好心的夫妻没有说出自己的血海深仇和离奇的经历,声称自己的父母是商人这次是走访远方的亲戚路过山里遇见了猛兽,父母为了保护他被猛兽吃掉了,家里只剩下自己了,没有什么家人了。凌爱山夫妇知道后,很是为夏云伤心,对夏云更是加倍的好,待他就有如自己的亲生孩子。“孩子别伤心,你要是不嫌弃叔叔阿姨就把这里当做你的家,把叔叔阿姨就当你的爸爸妈妈,让叔叔阿姨来照顾你,好么?阿姨和叔叔家里也没娃一定会像亲生孩子一样的照顾你的”楚玉红捧着夏云的小脸微笑着对他说道。望着楚玉红透着慈祥真诚的双眼,夏云内心很是感动,“阿姨”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手抱住楚玉红哭得很是伤心,好像要把这些日子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楚玉红红着眼睛用手摸着夏云的头温柔的说:“孩子别哭”有阿姨和叔叔呢这就是你的新家,安心的住下来。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和阿姨叔叔在凌家村开开心心的生活。

  在这湖水里夏云的心,嘭嘭嘭的跳的飞快。心里的压力非常之大,总担心巨蟒再次出现一口吞了他。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血海深仇夏云内心的怒火湮灭了恐惧也诞生了力量,促使他加快速度的接近湖中心的那快陆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夏云终于靠近了小岛的岸边,缓缓的登上了岸,拖着树枝慢慢的向岛中心的巨石走去。虽然身体已经筋疲力尽,但是一股信念支撑着夏云让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靠在巨石下休息了片刻。夏云站起身子拿起帮助他游过来的树枝立在了巨石上,固定好后,脚踩树枝向上爬去,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夏云爬上了巨石的顶部,巨石的顶部有许多花纹好像是某种符号一样,但是这吸引不了夏云。躺在巨石之上夏云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在动了,剧烈的喘息着,喘息了一会感觉好多了,夏雨抬起头看向那发着光晕的白果,闻着阵阵白果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香气,让夏云重新提起了精神,爬到灵草的下面伸出手摸了一下透着玉色的白果心里很是激动,心里想到这一定是仙果,从两条巨蟒相争就能看出这果子的不凡之处,更何况这果子发出的阵阵香气更是吸引夏云胃里一阵翻动,恨不能马上吞了这果子。慢慢的站起来抓住这果子向下一扯,枝叶晃动中果子被夏云抓在手中闻着迷人的香气夏云把果子放到嘴边深深的吸了口气咬了下去。甘甜的果汁香嫩的果肉到嘴里的一刻,好像有种神奇的魔力促使夏云来不及慢慢品尝味道,狼吐虎咽的把果子消灭了个干干净净,吃完了果子夏云清醒的认识到必须赶快离开这里,一旦巨蟒回来看见果子不见了那可不是小事,是小命不保的大事,想到这里夏云刚要从巨石上下去就听见一声:“噗”。巨浪滔天最担心的事发生了,湖面水花四溅两条巨蟒交叉着从水面冲出向巨石方向游来。看见这一幕,夏云身子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心想完了。怕什么来什么这回惨了,看着两条巨蟒那狰狞的面孔,夏云下意识的趴在巨石之上伸手入怀抓出住母亲留下的玉坠,看了一眼心里默念?:“对不起爹娘弟弟妹妹,夏云这就来陪你们了。”紧张的趴在巨石上面双手平伸紧闭双眼说道:“来吧给小爷个痛快别咬我的头啊!”话说两条巨蟒游过水面接近巨石一看,四目交接隐隐透出惊天的愤怒,两条巨蟒同时仰天长啸,嘶吼了好一阵子才停下,低下头向巨石上面的小小人影望来,狰狞的头颅上有如冒出火焰一般冒起了白烟,感情是被夏云气的七窍生烟了。夏云紧闭双目不敢抬头去看巨蟒,只知道自己小命不保,就在这时夏云手中的玉坠掉落在巨石上面,巨石之上有许多的花纹符号大圈套着小圈各种符号看起来很复杂,在符号的最中心就是灵草的根茎所在,根茎的旁边有个拳头大的凹槽,恰巧夏云手中拿的玉坠坠落到这凹槽之中。在玉坠坠落凹槽的一霎那整块巨石发出了冲天的白色光芒,这时候这正是两条巨蟒巨大的头颅张开大嘴向夏云这里飞速咬来的一霎那,两张巨大的嘴刚接近巨石边缘的一霎那也是玉坠掉落后巨石发出光芒的一瞬间!两条巨蟒的头颅被光芒狠狠的弹开了,两条巨蟒被光芒弹开后有如两发炮弹向后急速飞去,嘭嘭两声两只巨蟒落在了距离巨石不远的水面上,身子急剧翻腾两只巨蟒挣扎着重新站起,抬头看向发光的巨石,双目透出恐惧,但是随后被愤怒所取代飞快的向巨石冲去。夏云在听见两声巨响的时候睁开双眼望了一眼正好看见两条巨蟒被弹飞了出去,再一看巨石散发出的光芒围绕巨石上面的符号开始闪动,随后巨石的边缘处分六角之状有如六根通天支柱的白色光芒冲天而起。光芒的外面围绕着不少看不懂符号。这些只是发生在一瞬间,六道光柱冲起的时候夏云感到身子不受控制的要飞起来,这时他一把抓住了灵草的根部防止自己被这不知来由的狂风吹飞。这六道冲天的光柱只闪烁了一瞬间,巨石上面发出了剧烈的白色光芒有如一个小太阳一样的耀眼,让人看不清光芒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嗖。一切终于平静了。再观巨石上面空无一物,夏云,灵草玉坠统统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淡淡的轻烟,好像什么东西燃烧过一样。和两条巨蟒的嘶吼声,吼声震天,两条巨蟒的愤怒无法言语来表达。啪啪啪,两条巨蟒嘶吼中两条巨尾飞速砸向了巨石,碎石四溅蹦飞而出。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情话微凉点评: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妻子的阴谋 妻子的阴谋

    给大家提供更多妻子的阴谋免费深度阅读,妻子的阴谋是贰拾柒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角白雪、姜军。我叫姜军,事情要从我和我妻子认识了就说到。姜军这名字是我那个爱下围棋的爷爷给起的,我妻子叫白雪,是经家里人详细介绍认识了的。我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一个广告公司当职员,朝九晚五,日子勉强过的去。家里...

    作者:贰拾柒都市言情连载中

  • 甜婚晚成 甜婚晚成

    温澜自小有两个愿望:1.睡了霍容景。2.嫁给霍容景。有一天梦想成真,却温澜有些受不了了,她扶着酸疼的腰抗议:“霍容景,你这个衣冠禽兽!”室内的空气,漾着一股淡淡的馨香。。...

    作者:紫语历史军事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