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保镖

最佳保镖 连载中

最佳保镖

时间:2019-11-09 07:00:32 分类:都市言情 编辑:眉目不知秋 作者:西楼月 主角:秦穆陆雅晴

甜宠新书《最佳保镖》由西楼月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主秦朝朝穆6雅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明明身负绝学,却甘于平平淡淡。明明英雄盖世,却玩世不恭。秦朝朝氏心法传人秦朝朝穆,为寻找心法中遗失的最后一页,回归都市,进去美女如云的服装企业,成了女总裁的近身保镖。从此美女缠身,麻烦不断。铁肩担道义,妙手护群...然后美女喝多了,我好热!电视里不都这样吗?等等,怎么情况有点不对。柳大美女竟然把秦穆叫到,叫到……我去,工厂食堂。此刻正是饭点,食堂里,满眼尽是大美女。千娇集团果然名副其实的美女窝,光是公司总部员工多达八千余人,大家知道的,象服装厂这种行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很多车间里除了卖力的工作需要男的,流水线上一律全是年轻女子。为了区分管理人员与普通员工,女员工穿粉红色衣服,男员工穿浅蓝色衣服,衣服上都有公司的LOGO,办公室人员一律白色衬衫或职业套装。上了级别的管理人员,才有资格穿公司量身定制的服装。虽然在衣服上有严格的区别,但是在生活上管理人员和员工的待遇一致,这一点千娇集团做得很人性化。在沿海这些大工厂里,不知有多少人心里为了能穿上那套白衬衫而默默努力。在打工人的心里,白领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更是他们回乡聚会的话题资本,尤其是这些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男女,他们比谁都在意这些虚荣。柳虹竟然请自己在这种地方吃饭?完全就是应付式的敷衍自己嘛,秦穆原本准备扭头走了,可看到食堂里宛如百花斗艳,济济一堂的大群美女,他又改变主意了。“啊哟!我扭到脚了,你扶我一下。”秦穆好象走得有点急,眼看就追上柳虹的时候崴到脚了。他把手伸向柳虹,“你不会见死不救吧?”柳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他这样子走个路都能崴到脚,还能搬动三百来斤的大石墩?也不知道二小姐究竟看上他哪一点,柳虹有点气闷地将手伸过去。秦穆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顺势挽住柳虹的手臂。与此同时,他的腰板也挺直了,哪里有一点崴到脚的样子?柳虹正要愤怒地甩开他,背后传来一个非常不爽的声音,“哟,这不是柳总嘛!”千娇集团最性感的女子,陈千娇和陆雅晴最信任的人事总监,怎么跟一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这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来人是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梳着个大背头,头发上打得油光可鉴。上身穿着千娇集团**版的真丝衬衫,下身白色西裤,雪亮皮鞋,骚气十足。不知为什么,柳虹看到此人竟然有些畏惧,娇嫩的身子微微一颤。很快,秦穆就感受到了柳虹性感的娇躯传递过来不安和挤压。“陈董事!您怎么也来这里吃饭了?”陈董事一脸不悦,尤其是看到柳虹与秦穆手挽着手的样子,心里更是升起一股无名怒火。他也不回答柳虹的问题,而是直接把目标针对秦穆,“你是谁?”秦穆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敌意,尽管不知道对方什么身份,但凭他的直觉,这个陈董事对柳虹有那种想法。既然是千娇集团的董事,职位肯定不低,可那又怎样?秦穆很反感对方这种趾高气扬的姿态。所以秦穆直接回了句,“为什么告诉你?”“你——”陈董事的脸一下就青了,在千娇集团里,哪个员工敢不对自己毕恭毕敬的?眼前这个穿蓝衣服的家伙分明就是公司最底层的员工,竟然如此无礼?陈董事正要发作,柳虹却推了秦穆一下,陪着笑道,“陈董事,不好意思,他是公司新请来的保镖,还不认识您,您别介意。”陈董事两眼一翻,很不爽地道,“新请来的保镖?柳虹,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就别掖着藏着了,是不是你早就跟这小子在一起才一直拒绝我?”“额!”陈董事几句话,连秦穆都蒙住了。眼前这个五十岁的老男人果然对柳虹有想法,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接。大叔,这把年纪了,注意点影响好不?“陈董事……”柳虹正要解释,对方气极败坏把手一挥,“好了,别跟我解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柳虹是什么人我又不是不清楚,用得着这么光明正大,大张旗鼓到公司里来打我的脸吗?”陈董事有些激动,吐沫横飞。“整个千娇集团谁不知道我陈千云一直喜欢你。你却找一个小白脸来打我的脸?柳虹,你行啊?够狠!”“你说他有什么好?他有钱吗?有房吗,有车吗?你看他这个德性,连打个工都是公司最底层的员工,你跟着这种人有什么出息?他能给你什么?他能让你住上别墅?能让你开上豪车?就算以后生了孩子连个保姆都请不起。他有什么资格跟你在一起!”陈董事居然不顾形象,在公司食堂门口嚷开了,自然也招来了很多员工围观。他们对挽着柳虹手臂的这个年轻人很好奇,敢公然在陈董事面前秀恩爱,找死啊!陈董事不但很霸道,而且还是个醋坛子。他喜欢柳虹可是整个公司上下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就在上次元旦晚会,陈董事居然当着几千员工向柳虹表白,尽管被柳虹拒绝了,他一直死缠烂打,穷追不舍。用陈董事自己的话说,他有夸父追日之心,愚公移山之志。他甚至在公司里放话,柳虹是他的人,谁敢追柳虹就是跟他陈千云过不去。陈千云可是千娇集团董事长陈千娇的哥哥,谁敢惹他?如今秦穆和柳虹手挽手出现在公司食堂门口,陈董事不翻了天才怪了。有人既羡慕又同情地望着秦穆,年轻人太可惜了,这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啊!在哪里秀恩爱不好,非得被陈董事看到。秦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激动,越说越过分,居然叉着腰,象个泼妇骂街一样,“就他这种人,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他失业,甚至让他在江淮呆不下去。”柳虹好无语,因为被秦穆挽了一下手,陈董事居然激动成这样。至于嘛?可她想解释,对方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而且咄咄逼人,颐指气使的,看来这个家伙早就把柳虹视为他的禁脔,根本不容他人染指。柳虹一再忍让,连秦穆都看不下去了。“哎,哎,老家伙,你积得德吧!就你这年纪还喜欢柳总?大街上这么多大婶大妈你不去追,干嘛要糟蹋人家二十几岁的小姑娘?”“要是你寿命短一点,再过五年十年的两腿一蹬蹦嘎了,你让人家三十岁就去守寡啊?”“你想老牛吃嫩草我不怪你,问题是你得撑得住啊?就你这酒色掏空了的身体,还是早点进疗养院歇着吧!”“你——”陈董事气得两眼翻白,浑身颤抖起来,“你——你——”“来人——来人——给我把这个口无遮拦的小子拖出去!”“保安!保安!”他最忌讳别人说他老了,谁说他老他就跟谁急,秦穆又戳中了他的痛处。柳虹急了,“秦穆,你少说两句!”尽管自己非常反感,甚至讨厌陈董事,柳虹还是不想把关系搞太僵。“陈董事,陈董事!新人不懂事,您别介意!”柳虹还想劝几句,陈董事气极败坏把手一挥,“少跟我来这一套!柳虹,今天这事没完。你让他马上离开,滚!”话还没完,他的腿很奇怪地弯曲了一下,一个踉跄从食堂门口的斜坡上滚了下去。“哎,陈董事,陈董事,说了你身体不行别这么激动嘛!”秦穆追上去,假装扶他的时候,不经意在人家气海穴处轻轻一按。噗——!一股臭气冲天,原本就气极攻心的陈董事,大便小便一齐喷了出来,迅速染透了那条白色的西裤。柳虹踩着高跟鞋和很多就餐的员工也纷纷围拢过来,刚好看到了这一幕,无不捂着鼻子退避三舍,陈董事自己也察觉到了什么,本能地往自己下身一看,天啦!只见他的脸憋得青一阵紫一阵,看到自己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失禁了,当场急晕过去。陈董事一把年纪了,喜欢穿白色裤子,头发梳得油光可鉴的,完全把自己当年轻人打扮。这下形象尽毁,估计以后千娇集团的员工只要走到这个地方都会吐。几名保安急急将陈董事送到医务室,围观的人才渐渐散了。“呕——呕——”柳虹捂着嘴蹲在路边,脑海里挥之不去陈董事刚才那一幕,胃里所有东西便如翻江倒海全部吐了出来。估计陈董事这辈子都会在她心里留下阴影。秦穆从口袋里掏出包纸巾递过去,柳虹蹲在那里好一会才起了身,漂亮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谢谢!”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声谢谢里究竟包含了什么,但秦穆却读懂了。于是也收起嘻笑的形象,他能感觉到柳虹心事重重。“算了,我们回去吧!”发生了这么恶心的事,饭是吃不成了,秦穆也没了胃口。两人正要往办公室去,公司大门口传来一阵争吵,很多人纷纷朝大门口涌去。一些保安从其他岗位赶过来,神色紧张,仿佛出了什么大事。柳虹拦下一名保安,“出什么事了?”“柳总,一些地痞流氓到大门口闹事,好几名同事都被他们打伤了。”保安来不及说太多,匆匆走了。柳虹是千娇集团人事总监,保卫科,后勤等等这些部门都归她管,听说有人在公司大门口闹事,还打伤了几名同事,她来不及跟秦穆多说什么,也匆匆赶了过去。秦穆点了支烟,远远跟在后面。大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围观者足有上千人。二百多号地痞流氓拿着铁棍,砍刀,水管,耀武扬威地堵在门口与几十号保安对峙。这里是千娇集团厂区,围观的人很多,但大都是女流之辈,谁也不敢靠近。一名三十来岁的混混扛着关公刀,光着膀子,露出张牙舞爪的纹身指着保安队长的鼻子叫嚣:“你们给我听着,识相的马上给老子滚蛋。老子就是地痞流氓,局子里进进出出几十回了,你们只是打工的,犯不着把命搭在这里。今天谁他吗的敢挡老子,老子记住你们这张脸,只要你们出了这个大门,我敢保证都没人敢给你们收尸。”纹身男背后,至少五六名混混拿着手机在拍摄。如果有人阻止他们,他们以后就找人家算账。对方这一手果然怔住了这些保安,要知道大家在外面打工,上班的时候还可以仗着人多跟这些地痞流氓斗一斗,可下了班之后你总有落单的时候。万一遭到他们报复,被他们打残打死什么的,岂不成冤大头了?出来打工都是为了求财,谁愿意把命搭上?一些胆子小的保安开始退缩,纹身男的气焰更加嚣张起来。“把大门给老子推了,叫陈千娇亲自出来给老子道歉!否则今天我就一把火烧了千娇集团!”“兄弟们,上!谁他吗的敢出头砍死谁!”一群混混蜂拥而上,保安看到这架势哪里还敢抵挡?万一被拍到跟他们做对,出了大门还不被他们打死?看到这群混混如潮水般涌来,几十号保安掉头就跑。轰隆——。公司的伸缩门被推倒了,一群混混踩在伸缩门上示威,有人开始打砸保卫室。柳虹正巧赶过来,还没来得及出面阻止就被人潮推倒。幸亏秦穆及时赶到,轻轻托住她的身子,将她带到一边。“怎么回事?”“公司自建食堂和员工宿舍,进行封闭式管理,断了这些人的财路,他们前来闹事已经不是一次二次了。”柳虹匆忙中跟秦穆解释了几句。以前千娇集团的员工都散居在外面,自己租房,买菜做饭,更多的人在外面的小餐馆里吃快餐。可经常发生抢劫,入室盗窃,一些女孩子甚至被污辱等恶劣事件,千娇集团为了更好的管理员工,花钱新建了宿舍大楼,食堂,没想到招惹了这些人。二百多混混冲进来,很多保安四散逃窜,保安队长已经被打得下跪,纹身男一把关公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肆无忌惮的混混,疯狂地打砸着保卫室,他们占据了大门口,禁止所有人出入。远在办公大楼的总裁室里,年轻美丽的陆雅晴拧着眉头出现在窗口,对秘书道,“报警了没有?”“已经报警了,可都半个多小时了,警察一直没有出现。”“这些混混说,要董事长亲自去跟他们道歉!”秘书也是一名非常漂亮的女孩子,高挑的身材,完美的五官,不过跟陆雅晴相比,却又逊色了不知多少个档次。年仅24岁的陆雅晴,一年前从海外留学归来,接任了公司总裁的职务,成为了陈千娇的左右手。尽管她在公司决策上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天赋,但是在处理这些事情上,还是没太多经验。在公司里,方方面面的社会关系一向都由陈千娇来打理,陆雅晴只负责公司的运营,此刻陈千娇并不在家,她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没想到自己公司发生这样的事件,陆雅晴也是一筹莫展。“走!我们去看看!”这些混混无法无天,陆雅晴哪里还忍得住?看到保安队长被这群人打得跪在地上,她决定亲自出面。柳虹的高跟鞋在刚才的踩踏中折断了,秦穆把她带到一边,“你呆在这里,我去教育教育他们!”“喂!秦穆你别过去,他们人多……”下一秒,柳虹瞪大了双眼,性感的小嘴都张成了O形,无尽的惊讶写在脸上。只见秦穆大步流星走近保卫室旁边一对足有三百多斤重的石锁,双手一抓,竟然有如提菜蓝子一般轻松。“我来也——”秦穆杀入人群,呼呼——。一对石锁在他手里,简直就象李元霸的大锤,几名混混连对方的模样都还没看清楚,呼——直接被石锁砸飞。秦穆有如天神降临,将一对石锁舞得密不透风。铛——铛——铛——铛——前后不到十几秒的工夫,这些混混的兵器全部被砸飞,有人震得虎口开裂,鲜血直流。转眼的工夫,地上倒下一大片。秦穆分寸把握得极好,被击中的人伤而不死。扛关公刀的纹身男首当其冲,被石锁打中左肋,整个人飞了出去,滚落到路边的草丛里痛苦挣扎。秦穆举起石锁一挺,怒喝道:“谁还敢过来!”嗡——!。

美女请吃饭,找个幽雅的环境,点上蜡烛,倒上红酒,在浪漫的气氛中,你浓我浓。

然后美女喝多了,我好热!

电视里不都这样吗?

等等,怎么情况有点不对。

柳大美女竟然把秦穆叫到,叫到……

我去,工厂食堂。

此刻正是饭点,食堂里,满眼尽是大美女。

千娇集团果然名副其实的美女窝,光是公司总部员工多达八千余人,大家知道的,象服装厂这种行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很多车间里除了卖力的工作需要男的,流水线上一律全是年轻女子。

为了区分管理人员与普通员工,女员工穿粉红色衣服,男员工穿浅蓝色衣服,衣服上都有公司的LOGO,办公室人员一律白色衬衫或职业套装。

上了级别的管理人员,才有资格穿公司量身定制的服装。

虽然在衣服上有严格的区别,但是在生活上管理人员和员工的待遇一致,这一点千娇集团做得很人性化。

在沿海这些大工厂里,不知有多少人心里为了能穿上那套白衬衫而默默努力。

在打工人的心里,白领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更是他们回乡聚会的话题资本,尤其是这些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男女,他们比谁都在意这些虚荣。

柳虹竟然请自己在这种地方吃饭?完全就是应付式的敷衍自己嘛,秦穆原本准备扭头走了,可看到食堂里宛如百花斗艳,济济一堂的大群美女,他又改变主意了。

“啊哟!我扭到脚了,你扶我一下。”

秦穆好象走得有点急,眼看就追上柳虹的时候崴到脚了。

他把手伸向柳虹,“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柳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他这样子走个路都能崴到脚,还能搬动三百来斤的大石墩?

也不知道二小姐究竟看上他哪一点,柳虹有点气闷地将手伸过去。

秦穆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顺势挽住柳虹的手臂。

与此同时,他的腰板也挺直了,哪里有一点崴到脚的样子?

柳虹正要愤怒地甩开他,背后传来一个非常不爽的声音,“哟,这不是柳总嘛!”

千娇集团最性感的女子,陈千娇和陆雅晴最信任的人事总监,怎么跟一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这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

来人是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梳着个大背头,头发上打得油光可鉴。

上身穿着千娇集团**版的真丝衬衫,下身白色西裤,雪亮皮鞋,骚气十足。

不知为什么,柳虹看到此人竟然有些畏惧,娇嫩的身子微微一颤。

很快,秦穆就感受到了柳虹性感的娇躯传递过来不安和挤压。

“陈董事!您怎么也来这里吃饭了?”

陈董事一脸不悦,尤其是看到柳虹与秦穆手挽着手的样子,心里更是升起一股无名怒火。

他也不回答柳虹的问题,而是直接把目标针对秦穆,“你是谁?”

秦穆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敌意,尽管不知道对方什么身份,但凭他的直觉,这个陈董事对柳虹有那种想法。既然是千娇集团的董事,职位肯定不低,可那又怎样?

秦穆很反感对方这种趾高气扬的姿态。

所以秦穆直接回了句,“为什么告诉你?”

“你——”

陈董事的脸一下就青了,在千娇集团里,哪个员工敢不对自己毕恭毕敬的?

眼前这个穿蓝衣服的家伙分明就是公司最底层的员工,竟然如此无礼?

陈董事正要发作,柳虹却推了秦穆一下,陪着笑道,“陈董事,不好意思,他是公司新请来的保镖,还不认识您,您别介意。”

陈董事两眼一翻,很不爽地道,“新请来的保镖?柳虹,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就别掖着藏着了,是不是你早就跟这小子在一起才一直拒绝我?”

“额!”

陈董事几句话,连秦穆都蒙住了。

眼前这个五十岁的老男人果然对柳虹有想法,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接。

大叔,这把年纪了,注意点影响好不?

“陈董事……”

柳虹正要解释,对方气极败坏把手一挥,“好了,别跟我解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柳虹是什么人我又不是不清楚,用得着这么光明正大,大张旗鼓到公司里来打我的脸吗?”

陈董事有些激动,吐沫横飞。

“整个千娇集团谁不知道我陈千云一直喜欢你。你却找一个小白脸来打我的脸?柳虹,你行啊?够狠!”

“你说他有什么好?他有钱吗?有房吗,有车吗?你看他这个德性,连打个工都是公司最底层的员工,你跟着这种人有什么出息?他能给你什么?他能让你住上别墅?能让你开上豪车?就算以后生了孩子连个保姆都请不起。他有什么资格跟你在一起!”

陈董事居然不顾形象,在公司食堂门口嚷开了,自然也招来了很多员工围观。

他们对挽着柳虹手臂的这个年轻人很好奇,敢公然在陈董事面前秀恩爱,找死啊!

陈董事不但很霸道,而且还是个醋坛子。

他喜欢柳虹可是整个公司上下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就在上次元旦晚会,陈董事居然当着几千员工向柳虹表白,尽管被柳虹拒绝了,他一直死缠烂打,穷追不舍。

用陈董事自己的话说,他有夸父追日之心,愚公移山之志。

他甚至在公司里放话,柳虹是他的人,谁敢追柳虹就是跟他陈千云过不去。

陈千云可是千娇集团董事长陈千娇的哥哥,谁敢惹他?

如今秦穆和柳虹手挽手出现在公司食堂门口,陈董事不翻了天才怪了。

有人既羡慕又同情地望着秦穆,年轻人太可惜了,这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在哪里秀恩爱不好,非得被陈董事看到。

秦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激动,越说越过分,居然叉着腰,象个泼妇骂街一样,“就他这种人,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他失业,甚至让他在江淮呆不下去。”

柳虹好无语,因为被秦穆挽了一下手,陈董事居然激动成这样。

至于嘛?

可她想解释,对方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而且咄咄逼人,颐指气使的,看来这个家伙早就把柳虹视为他的禁脔,根本不容他人染指。

柳虹一再忍让,连秦穆都看不下去了。

“哎,哎,老家伙,你积得德吧!就你这年纪还喜欢柳总?大街上这么多大婶大妈你不去追,干嘛要糟蹋人家二十几岁的小姑娘?”

“要是你寿命短一点,再过五年十年的两腿一蹬蹦嘎了,你让人家三十岁就去守寡啊?”

“你想老牛吃嫩草我不怪你,问题是你得撑得住啊?就你这酒色掏空了的身体,还是早点进疗养院歇着吧!”

“你——”

陈董事气得两眼翻白,浑身颤抖起来,“你——你——”

“来人——来人——给我把这个口无遮拦的小子拖出去!”

“保安!保安!”

他最忌讳别人说他老了,谁说他老他就跟谁急,秦穆又戳中了他的痛处。

柳虹急了,“秦穆,你少说两句!”

尽管自己非常反感,甚至讨厌陈董事,柳虹还是不想把关系搞太僵。

“陈董事,陈董事!新人不懂事,您别介意!”

柳虹还想劝几句,陈董事气极败坏把手一挥,“少跟我来这一套!柳虹,今天这事没完。你让他马上离开,滚!”

话还没完,他的腿很奇怪地弯曲了一下,一个踉跄从食堂门口的斜坡上滚了下去。

“哎,陈董事,陈董事,说了你身体不行别这么激动嘛!”

秦穆追上去,假装扶他的时候,不经意在人家气海穴处轻轻一按。

噗——!

一股臭气冲天,原本就气极攻心的陈董事,大便小便一齐喷了出来,迅速染透了那条白色的西裤。

柳虹踩着高跟鞋和很多就餐的员工也纷纷围拢过来,刚好看到了这一幕,无不捂着鼻子退避三舍,陈董事自己也察觉到了什么,本能地往自己下身一看,天啦!

只见他的脸憋得青一阵紫一阵,看到自己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失禁了,当场急晕过去。

陈董事一把年纪了,喜欢穿白色裤子,头发梳得油光可鉴的,完全把自己当年轻人打扮。

这下形象尽毁,估计以后千娇集团的员工只要走到这个地方都会吐。

几名保安急急将陈董事送到医务室,围观的人才渐渐散了。

“呕——呕——”

柳虹捂着嘴蹲在路边,脑海里挥之不去陈董事刚才那一幕,胃里所有东西便如翻江倒海全部吐了出来。估计陈董事这辈子都会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秦穆从口袋里掏出包纸巾递过去,柳虹蹲在那里好一会才起了身,漂亮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谢谢!”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声谢谢里究竟包含了什么,但秦穆却读懂了。

于是也收起嘻笑的形象,他能感觉到柳虹心事重重。

“算了,我们回去吧!”

发生了这么恶心的事,饭是吃不成了,秦穆也没了胃口。两人正要往办公室去,公司大门口传来一阵争吵,很多人纷纷朝大门口涌去。

一些保安从其他岗位赶过来,神色紧张,仿佛出了什么大事。

柳虹拦下一名保安,“出什么事了?”

“柳总,一些地痞流氓到大门口闹事,好几名同事都被他们打伤了。”保安来不及说太多,匆匆走了。

柳虹是千娇集团人事总监,保卫科,后勤等等这些部门都归她管,听说有人在公司大门口闹事,还打伤了几名同事,她来不及跟秦穆多说什么,也匆匆赶了过去。

秦穆点了支烟,远远跟在后面。

大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围观者足有上千人。

二百多号地痞流氓拿着铁棍,砍刀,水管,耀武扬威地堵在门口与几十号保安对峙。

这里是千娇集团厂区,围观的人很多,但大都是女流之辈,谁也不敢靠近。

一名三十来岁的混混扛着关公刀,光着膀子,露出张牙舞爪的纹身指着保安队长的鼻子叫嚣:“你们给我听着,识相的马上给老子滚蛋。老子就是地痞流氓,局子里进进出出几十回了,你们只是打工的,犯不着把命搭在这里。今天谁他吗的敢挡老子,老子记住你们这张脸,只要你们出了这个大门,我敢保证都没人敢给你们收尸。”

纹身男背后,至少五六名混混拿着手机在拍摄。

如果有人阻止他们,他们以后就找人家算账。

对方这一手果然怔住了这些保安,要知道大家在外面打工,上班的时候还可以仗着人多跟这些地痞流氓斗一斗,可下了班之后你总有落单的时候。

万一遭到他们报复,被他们打残打死什么的,岂不成冤大头了?

出来打工都是为了求财,谁愿意把命搭上?

一些胆子小的保安开始退缩,纹身男的气焰更加嚣张起来。

“把大门给老子推了,叫陈千娇亲自出来给老子道歉!否则今天我就一把火烧了千娇集团!”

“兄弟们,上!谁他吗的敢出头砍死谁!”

一群混混蜂拥而上,保安看到这架势哪里还敢抵挡?万一被拍到跟他们做对,出了大门还不被他们打死?

看到这群混混如潮水般涌来,几十号保安掉头就跑。

轰隆——。

公司的伸缩门被推倒了,一群混混踩在伸缩门上示威,有人开始打砸保卫室。

柳虹正巧赶过来,还没来得及出面阻止就被人潮推倒。

幸亏秦穆及时赶到,轻轻托住她的身子,将她带到一边。

“怎么回事?”

“公司自建食堂和员工宿舍,进行封闭式管理,断了这些人的财路,他们前来闹事已经不是一次二次了。”

柳虹匆忙中跟秦穆解释了几句。

以前千娇集团的员工都散居在外面,自己租房,买菜做饭,更多的人在外面的小餐馆里吃快餐。可经常发生抢劫,入室盗窃,一些女孩子甚至被污辱等恶劣事件,千娇集团为了更好的管理员工,花钱新建了宿舍大楼,食堂,没想到招惹了这些人。

二百多混混冲进来,很多保安四散逃窜,保安队长已经被打得下跪,纹身男一把关公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肆无忌惮的混混,疯狂地打砸着保卫室,他们占据了大门口,禁止所有人出入。

远在办公大楼的总裁室里,年轻美丽的陆雅晴拧着眉头出现在窗口,对秘书道,“报警了没有?”

“已经报警了,可都半个多小时了,警察一直没有出现。”

“这些混混说,要董事长亲自去跟他们道歉!”

秘书也是一名非常漂亮的女孩子,高挑的身材,完美的五官,不过跟陆雅晴相比,却又逊色了不知多少个档次。

年仅24岁的陆雅晴,一年前从海外留学归来,接任了公司总裁的职务,成为了陈千娇的左右手。尽管她在公司决策上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天赋,但是在处理这些事情上,还是没太多经验。

在公司里,方方面面的社会关系一向都由陈千娇来打理,陆雅晴只负责公司的运营,此刻陈千娇并不在家,她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

没想到自己公司发生这样的事件,陆雅晴也是一筹莫展。

“走!我们去看看!”

这些混混无法无天,陆雅晴哪里还忍得住?

看到保安队长被这群人打得跪在地上,她决定亲自出面。

柳虹的高跟鞋在刚才的踩踏中折断了,秦穆把她带到一边,“你呆在这里,我去教育教育他们!”

“喂!秦穆你别过去,他们人多……”

下一秒,柳虹瞪大了双眼,性感的小嘴都张成了O形,无尽的惊讶写在脸上。

只见秦穆大步流星走近保卫室旁边一对足有三百多斤重的石锁,双手一抓,竟然有如提菜蓝子一般轻松。

“我来也——”

秦穆杀入人群,呼呼——。

一对石锁在他手里,简直就象李元霸的大锤,几名混混连对方的模样都还没看清楚,呼——直接被石锁砸飞。

秦穆有如天神降临,将一对石锁舞得密不透风。

铛——铛——铛——铛——

前后不到十几秒的工夫,这些混混的兵器全部被砸飞,有人震得虎口开裂,鲜血直流。转眼的工夫,地上倒下一大片。

秦穆分寸把握得极好,被击中的人伤而不死。

扛关公刀的纹身男首当其冲,被石锁打中左肋,整个人飞了出去,滚落到路边的草丛里痛苦挣扎。

秦穆举起石锁一挺,怒喝道:“谁还敢过来!”

嗡——!

声波震得所有人两耳发聋,嗡嗡作响,整个公司大门口顿时鸦雀无声。

咚——!

一群年轻男女花痴般的尖叫,拍手称快。

适时赶来的美女总裁陆雅晴,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无尽的惊讶写在脸上,美眸环伺,饶是她这样的女子,也被深深的震撼了。

一对石锁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所有人的心随之一颤。

秦穆沉着脸扫了这群混混一眼,“都给老子爬过来,跪好了!”

三秒钟,所有混混全部爬过来整整齐齐跪好,堂堂二百多号人,愣是没有一个再敢调皮的。

千骄集团大门口,多了一道奇特的风景,场面好不震撼。

“好!”

太帅了! 展开

本书标签: 女配逆袭小说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眉目不知秋点评:

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猜你喜欢

  1. 女配逆袭小说
每个人心中都想成为女主,拥有着女主的光环,打怪斗殴、死而复生这样的神奇技能往往让身为女配的我们望而却步。当她心有不甘后,潜能被激发,女配也是可以分分钟崛起的神奇物种!女配逆袭小说包括快穿女配逆袭小说推荐_女配逆袭言情小说大全等内容,带你感受女配如何翻身做地主的故事!

热门小说推荐

  • 一指时光醉流年 一指时光醉流年

    小说主人公是慕言6灵犀的小说是《一指时光醉流年》,是作者瑜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为哪个女人您居然要我死亡?我爱了您十年,您的心是石头做的么?6灵犀满手鲜血,在慕言面前缓缓倒下……等到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哪个女人却离开了。留下心碎,也于事无补!...她怀孕了,她终于又有孩子了!。...

    作者:瑜兮都市言情已完结

  •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

    江北顾珩弈小说《此爱荒唐》,作者:韶西岳,提供江北顾珩弈小说阅读。此爱荒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北一直都知道自己和顾珩弈之间是彻底没有可能的,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可以她的妹妹相当于是被她间接性害成这个样子的,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生,可是他们偏要用别人的性命强求,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作者:韶西岳都市言情连载中

  •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

    林浩秦中晴秦小晴小说《我的无良姐妹花》,作者:黑色的白,提供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阅读。我的无良姐妹花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浩作为一个清洗工人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依然的被调皮的姐妹调戏,后来的他再次遇见了这对姐妹花,并与她们发生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个穷小子的逆袭故事。...

    作者:黑色的白都市言情已完结

  • 你的温柔向来残酷 你的温柔向来残酷

    《你的温柔向来残酷》的作者是鱼十七,这是一本正在更新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五年了,当许若兮得了绝症,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的爱人江月寒。江月寒还是不愿意见他,想让她受尽苦楚,将她挫骨扬灰都不为过。江月寒对她的恨意有多深,那么许若兮就爱江月寒有多深。...

    作者:鱼十七都市言情连载中

  • 辣手毒妃:王爷请下榻 辣手毒妃:王爷请下榻

    小说主人公是白玲珑夜浔易的小说叫《辣手毒王妃:王爷请下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素忘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世人皆知,白玲珑为了嫁夜浔易付出一切,夜浔易却江山市为聘愿娶嫣然! 一场陷害,他被取肾丢失进牢狱,一场火灾,断绝他所有情爱! 三年后,重回易王府,他高傲冷艳,“夜浔易,这是休书,老...看见这一幕,夜浔易猛地将白玲珑的手紧紧拽住,那双漆黑的眸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白玲珑,我准比死了吗?”。...

    作者:素忘穿越重生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