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爱她 司御安瑶是哪部小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下一章 | 目录 | 上一章

男人女人主是司御安瑶小说名称是《你那么爱他》,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司御安瑶小说精选:司御皱起的眉头,安遥紧张的心神一颤。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册,冰冷的雨水渗透每一寸肌肤,疯狂汲取着安遥那残存的体温。他觉得好冷,冷至天旋地转。终于一个趔趄,他摔倒在大雨中。一旁呆立的两个保安不知所措道,需要叫医生吗?司御冷冷地看了眼安遥,暗自思忖,别以为装晕就能躲过去,看你能装至什么时候。雨,越下越大。。...

你那么爱她

推荐指数:10分

《你那么爱她》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司御安瑶小说名称是《你那么爱她》,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司御安瑶小说精选:司御皱起的眉头,安遥紧张的心神一颤。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冰凉的雨水渗透每一寸肌肤,疯狂汲取着安遥那残存的温度。她感觉好冷,冷到天旋地转。终于一个趔趄,她跌倒在大雨里。一旁呆立的两个保安不知所措道,需要叫医生吗?司御冷冷地看了眼安遥,暗自思忖,别以为装晕就能躲过去,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推荐指数:★★★★★>>《你那么爱她》在线阅读>> 《你那么爱她》内容精选:

雨,越下越大。

看着司御皱起的眉头,安遥紧张的心神一颤。

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冰凉的雨水渗透每一寸肌肤,疯狂汲取着安遥那残存的温度。

她感觉好冷,冷到天旋地转。终于一个趔趄,她跌倒在大雨里。

一旁呆立的两个保安不知所措道,“先生……需要叫医生吗?”

司御冷冷地看了眼安遥,暗自思忖,别以为装晕就能躲过去,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把这**拖进1号地下室!谁敢叫医生,就一起关进去!”

1号地下室,是司家的重刑地,关进去的人,后来都神秘失踪了。

“是……是。”两保安哆嗦着,战战兢兢地弯腰去搀扶安遥。

司御怒道,“我说拖走!”

两保安又哆嗦了一下,一左一右拉着安遥的手臂,在滂沱的雨幕里拖曳着,艰难前进。

……

当安遥恢复意识时,沉重的脑袋传来一阵眩晕,眨了眨沉重的眼皮,眼前的光晕逐渐汇聚成空旷。

这是个有些昏暗的地下室,石壁是斧凿的痕迹,泥土夹杂着淡淡的陈年血腥味,翻滚在喉间别是一番滋味。

四肢一阵酸痛感传来,安遥试着活动筋骨,却被束缚的沉重压得*困难,她开始低头查看自己。

原来自己被绑在了十字架上。

脚步声在空旷的石室回荡,愈来愈近,未知的恐慌感拉扯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终于,侧边走廊转出一个人来,定睛一看,竟是司御!

他快步靠近她,高高的身子自带安全感,悲天悯人的眼神似乎在担忧她。

他是来救她的么?

可他笔直地站在她跟前,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安遥呢喃道,“救我……”

他抬起修长的手指,用温润的指腹,温柔地摩挲她的下巴,淡淡的古龙香水,在沉闷的空气里晕染开一片柔和。

他那深邃的眸,如深海,如夜空。

安遥祈求道,“放我下来……”

都这个时候了,那女人还在装无辜,真是个戏精。

司御钳着她的下巴,冷冷地说,“装失忆?这是1号地下室。”

1号地下室?这5个字在安遥耳里炸开了花,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成生锈的齿轮,和她的思维一起,艰难地运转着。

这里是传说中的司家*,进去过的人,从没出来过。

安遥恍然大悟,祈求地看着他的眸,失声解释道,“我,我没有推她,真的。她是为了陷害我,自己跳下去的。”

即使在昏暗的地下室,他的眸也流转着上帝般的光彩,自带悲天悯人气质。

忽然,他指尖用力,狠狠地抬起她的下巴,低声道,“**。为了自己,你可真是什么谎都说得出。”

长长的皮鞭扬起,噗嗤的破空声惊得安遥脖颈发凉,火辣辣的疼痛顺着手臂,颤抖地蔓延开。

长鞭落处,从手臂到右胸,浮出淡淡的血痕。

她微弱地*着,微汗布满了前额,失声道,“不,我没有……”

司御冷冷的声音入耳,“不承认也没关系,进过这1号地下室的人,都再也没见过阳光。”

抬眼看着司御那刀削似的面庞,她绝望地轻笑,“你杀了我吧。”

“杀你?”司御冷声道,“那岂不是便宜你了?”

安遥绝望地看着司御,只祈祷他不要打到肚子里的孩子,那是自己唯一的执念。

但她不敢说,怕暴怒的司御对孩子起杀心。

又是重重的一鞭落下,双臂的疼痛钻心入肺,瞬间抽干了她所有的力气,安遥沉沉地昏睡过去。

安遥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司御拿着刀刃,一刀刀在自己身上留下浅浅的伤痕,她尖叫,却被布团死死地堵住了口。

淡淡的血迹,顺着布满全身的伤痕渗出,疼痒无助战栗了每一根毛孔,可手脚却被大绳死死地缚在十字架上。

安欣欣就站在一边,她神情害怕地说,“司御,姐姐会不会死了啊?我怕……”

“放心,死不了,”司御冷漠的嗓音响彻整个地下室,“她这么恶毒的女人,就该生不如死。”

许久后……

冷。

刺骨的寒意拉扯着安遥的神经,伤口的刺疼更甚,她猛然睁眼,被迷眼的水珠和明亮的光线刺痛。

她本能地紧闭双眼,才意识到自己从梦魇中苏醒。

心跳得厉害,原来刚才只是梦,可心痛的感觉那么真实。

安遥甩了甩湿哒哒的睫毛,睁眼竟然看见了安欣欣,她正厌恶地捂着鼻尖。

安遥怒视着安欣欣,虚弱道,“你……你来干什么?”

哐当——

安欣欣把空盆扔向一旁,高傲地看着十字架上的可怜虫。

刚才,是安欣欣用冷水泼醒了安遥。

未干的血迹与泥污混合,顺着滴落的水流,或多或少晕染了她那纯白的裙子,竟然形成好看的流纹,增添了几分妖媚。

掏出腰间的堕胎药,安欣欣微笑着,尖锐的声音道,“你的肚子怀出来的,就是孽种!不配到来这繁华的人世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