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星辰 《迷幻星辰》第六章 觉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下一章 | 目录 | 上一章

星凌小说名叫做《迷幻星辰》,提供迷幻星辰星凌,迷幻星辰星凌小说。迷幻星辰小说星凌节选:星凌有些头疼的笑了笑,自己如何会想起哪里,如何会说“假如能,请杀了自己”这样的话?起来,洗漱,换衣,出门,在一分钟之内结束完成…...

迷幻星辰

推荐指数:10分

《迷幻星辰》在线阅读

星凌小说名字叫做《迷幻星辰》,这里提供星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迷幻星辰小说精选:“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会怎么样?”“你,把我当什么?”“是吗?moon,再见。”坠入黑暗的深渊,为什么要这么问?我的挚友?我,怎么会有种想留住你的感觉?在你走的那一刻,我不受控制的想抓住你的衣摆,怎么会这样?dtd,d·t·d黑暗,梦境,如梦一样的人。如果可以,请杀了我。睁开了眼,轻轻揉了揉眼,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梦到那些?星凌有些头疼的笑了笑,自己怎么会想到那里,怎么会说“如果可以,请杀了我”这样的话?起床,洗漱,换衣,出门,在一分钟之内结束完…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会怎么样?”“你,把我当什么?”“是吗?moon,再见。”坠入黑暗的深渊,为什么要这么问?我的挚友?我,怎么会有种想留住你的感觉?在你走的那一刻,我不受控制的想抓住你的衣摆,怎么会这样?dtd,d·t·d黑暗,梦境,如梦一样的人。如果可以,请杀了我。

睁开了眼,轻轻揉了揉眼,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梦到那些?星凌有些头疼的笑了笑,自己怎么会想到那里,怎么会说“如果可以,请杀了我”这样的话?起床,洗漱,换衣,出门,在一分钟之内结束完成。“凌。”走在路上,六点半,不晚很早。“凌。”来到学校餐厅,买了一杯咖啡,边走边喝。“凌。”坐在学院的喷泉那里,看着鸽子一只只飞来。“凌。”沉默,阳光顺着黑发一点点上升,使乌黑变成了乌金。

“凌。”谁?“凌。”是谁?“来这里。”哪里?“我在这里。”你是谁?“凌,我的王,来到我的身边。”星凌愣住了,这个感觉,很熟悉。“在这里吗?”星凌喃喃地说,看着身后的喷泉,闭上了眼睛。“我的王,我在这里,请为我解除封印吧。”星凌睁开眼睛,一只眼睛已经变成了金色。古老的咒语从口中吐出,伸手,轻触水面。顿时,东西破碎的声音传来。星凌眼前一黑,倒下。就在星凌即将跌倒到水里的时候,一个人抱住了他,或是说,一个魔。“我的王,终于能见到您了,而且能触碰到您,真是太让人兴奋了啊。凌,我的王。”星凌抬头,看向这个抱着自己的人。那是一双极美的丹凤眼,细密绵长的睫毛微微卷翘,洒下一片柔和的阴影。漂亮的眸子是美丽的冰蓝色,深邃的像一潭幽静的碧波。

“放开我。”星凌淡淡的说。“好的。”那魔歉意的笑笑闪在了一边。“你是谁?”星凌看着这个魔,淡淡的问。“王,您忘了我吗?我是您的下属,是您的使者。”那魔闻言,急切的说。“我不记得你了,你是谁?你说你是我的使者?我怎么想不起来了?”星凌有些困惑地按了按头,当他看向那魔的耳朵时,不受控制地说,“风之使者’,烟洺,听令。”“是,风之使者烟洺,接令!”烟洺单膝跪下,将右手放在心脏口,严肃的说。“传我的命令下去,在……”星凌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巴。烟洺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袭击者。“凌,你在干什么呢?又在说什么?”星凌刚想挣扎,却发现全身无力,瞳眸中的金色渐渐消失。那手有问题。这是星凌在失去意识时,脑海中的最后一个想法。

“是你?!放开他!”烟洺瞬间炸毛,一个攻击直接朝霄瑃打去。“做了那样过分的事,你还敢这样坦然自若的笑着、活着,真该在那时候就杀了你,以备后患!”烟洺拿出一张卡片,瞬间,蓝色的火焰裹着这张卡片,向一个方向飞去。霄瑃见此,瞳眸睁大了一些,想阻止。但他的攻击被烟洺拦住了。“该死,速度那么快。”霄瑃暗骂一声,将星凌抱紧,一蹬,飞了起来。“能和我比速度的,只有王一个人,你把王放开!”烟洺同样飞了起来,朝霄瑃扑过。

霄瑃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这个风之使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和星凌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把星凌称为王?原以为把星凌弄晕了就行,现在怎么变成战斗了啊?那个魔的战斗力可以点也不差啊!“风之使者!你别追我了好吗?我们也别打了,一会人就会多了,我们别打了好不好?”霄瑃郁闷的说,因为他发现,自己再和烟洺打下去,学院的结界就会碎了啊!

“你把王放下,我就不和你打。”烟洺一边紧追着霄瑃,一边说着。“你觉得可能吗?”“那你觉得可能吗?”’渐渐地学生多了起来,学生也就看到了正在空中进行着追逐战的两人。“他们在打什么啊?”“白痴,当然是打架啊!”“废话,谁都知道是打架,我问的是他们在打什么架?是因为什么打架?”“不知道。”……“风之使者,人已经很多了,我们不打吧。”“你把王还来,我们就不打。”“不可能!”“那就一直打吧,我不着急。”

你不着急我着急啊。霄瑃快无语死了。啊啦,是谁呢?一股气息传来,霄瑃和烟洺停止了追逐。都看向一个方向,那个方向出现了一条裂缝,当那人走出来后,两人表情依旧淡定,但内心已经崩溃。霄瑃:怎么会是她?我现在可以走吗?我最讨厌的就是碰见她啊!烟洺:怎么会是这个女人?我发送的信件就这样好死不死的让这女人截住了?哦不!

“呦~是小辰辰和小洺洺啊~咦,还有小辰辰怀中的那一位是谁啊?”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眼前。她栗色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一缕秀发盘成发髻,别上几个精美的头饰,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发间摇曳。一只眼眸如北极之冰般的浅蓝,而另一只眼眸似乎受到诅咒而变得无边暗夜般漆黑,长又密的睫毛像把小扇子,脸洁白而又动人。身上,紫红的长裙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优雅,动人。裙摆鱼尾一样的在脚下铺展,腰线收的极细,束腰上勾勒着银白色的花纹,带着中世纪欧洲宫廷的韵味。三人落在了地上。

她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把扇子,血红的扇子,轻轻地扇着。“鬼凤,你怎么会在这?”烟洺强装淡定地说,千万不要是截到了自己发送的信件啊。但事实就是专门打击人的。“咦?不是小洺洺发送给我的吗?原来不是啊。”鬼凤故作遗憾的摇了摇头,看得烟洺很想打她一顿。在霄瑃怀中的星凌,睫毛轻颤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

头有点痛,估计是药物的影响。我要怎么做?好讨厌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什么呢?霄瑃,莫名的觉得我们之间有过深渊。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究竟是谁?霄瑃,你的真实又是什么呢?这一刻,请让我,醒过来。“古老的封印逐渐破碎,黑暗的势力已开始行动;绝美的六芒星阵划破天空,事实的背后是背叛的泪水;短暂的和平即将消失,镜子的反面,惩罚降临。”星凌低低的说,紫色的火焰出现在星凌的周围,霄瑃猛地闪避,松开了星凌。闭眼,睁眼,双眼已变成了紫色,那些缺失的记忆全部回归,那些困惑的问题全部得以解答。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有那些奇怪的记忆?等等,都得以解答。无视他人惊讶的神情,轻轻唤出那千年前的名字:“黎。”霄瑃想唤出那个名字,却仿佛什么卡在喉咙那里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紫色的火焰袭上脸颊、头发,还记得我吗?黎?黑发变得更加乌黑,变长,一直摇坠在小腿处。在头发的尾端,添上了几抹紫。黑色的瞳眸,变成了金紫交加的瞳眸,黑紫色的睫毛轻轻地搭在洁白的皮肤上。身上的校服,变成了晨曦,长长的披风在身后飘荡,洁白的披风上有着少许的鎏金,紫色的星灵花’开在披风的尾部。

“鬼凤、黎、洺,好久不见。”熟悉的微笑在嘴角绽开。“王,欢迎你的回归。”烟洺单膝跪下,宣誓着自己的效忠与喜悦。“呦~是小空空啊,真是越长越美了啊,连我都嫉妒了啊。”星凌或是说凌空淡淡的笑了,轻轻地看向正在看着他们的同学们,同学们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颤。“殇。”凌空轻轻的笑了,“没想到你是这所学院的校长啊。”“空,跟我走,跟我离开这里。”殇也就是尹泽殇冷静的说,“我已被tobr那个家伙骗过一次了’,现在,请让我带走你。”

那两句“你觉得可能吗”’:第一个是霄瑃说的,意思是不会把星凌给烟洺;第二个是烟洺说的,意思是既然你不把王给我,你觉得我会不追你吗?

风之使者’:星凌的使者,星凌一共有6个使者。分别是云之使者、水之使者、火之使者、木之使者、风之使者、幻之使者。

星灵花’:一种花,十年一开花,一生只开一次花,在开花一分钟之后就会凋谢死亡。已是稀有品种,面临着濒临灭绝的危机。有红色、紫色、蓝色、白色、绿色、银色。一共有六个花瓣,和凤凰很像,当它死后,一年后,就会重新长出一颗,因此也有凤凰花这样的称呼。

被tobr那个家伙骗过一次’:这是一件事,以后会在文中写,这件事令尹泽殇很是后悔,另外,tobr是一个代号,他是四个单词组成的,这四个字母,是每个单词的首字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