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之国 《奇迹之国》第三章:天漠领很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下一章 | 目录 | 上一章

沈秋雨上官夏宏小说名叫《奇迹之国》,提供沈秋雨上官夏宏小说书名,沈秋雨上官夏宏小说哪里看。奇迹之国小说沈秋雨上官夏宏节选:沈秋雨的女儿,比上官夏宏需要小俩月两人是同时喝这个沈秋雨的母乳长大的,比亲人…...

奇迹之国

推荐指数:10分

《奇迹之国》在线阅读

沈秋雨上官夏宏小说名字叫做《奇迹之国》,这里提供沈秋雨上官夏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奇迹之国小说精选:是沈思是沈秋雨的女儿,比上官夏宏要小两个月两人是一起吃这沈秋雨的奶水长大的,比亲人还亲的那种妹妹,这沈秋雨以前当然不是宫女了,而是皇宫中特意从宫外民女中找来奶妈,这沈秋雨自己的男人是一个负心汉,应该是早死了,至少上官夏宏是从来没有听这沈秋雨说过关于这沈思的事情了,从这沈思的姓氏也看得出来这沈思的父亲给了她娘多大的伤害。刚刚一直沉浸在那所谓的天漠领的事情上去了,倒是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了,这一下子突然就多出来一…

是沈思是沈秋雨的女儿,比上官夏宏要小两个月两人是一起吃这沈秋雨的奶水长大的,比亲人还亲的那种妹妹,这沈秋雨以前当然不是宫女了,而是皇宫中特意从宫外民女中找来奶妈,这沈秋雨自己的男人是一个负心汉,应该是早死了,至少上官夏宏是从来没有听这沈秋雨说过关于这沈思的事情了,从这沈思的姓氏也看得出来这沈思的父亲给了她娘多大的伤害。

刚刚一直沉浸在那所谓的天漠领的事情上去了,倒是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了,这一下子突然就多出来一个青梅竹马的可爱小妹妹,还有一个十分疼爱自己的奶妈,让上官夏宏有点尴尬和不知道怎么相处才能够不让自己露馅什么的。

“上官夏宏哥哥你可算是回来了,娘亲给我们做了好吃了,你昏迷了三天三夜了一定十分饿了吧?”

上官夏宏还没有准备好说辞,这小妮子一股脑儿就扑进了他的怀中,让上官夏宏摇头苦笑,却也没有给他自己多大的陌生的感觉,反而是感觉很温馨。

听到这沈思这么一说,上官夏宏自己也是有点疑问了,要是平常的话一个凡人三天三夜没吃东西那铁定是饿的发昏了,可是自己也就刚刚这小妮子提起来的时候才感觉到了有点小饿了,可这完全不是那种三天三夜没吃东西的感觉了,难不成自己这一穿越还连带有了可以不吃饭的能力了。

摇了摇头既然现在想不清楚,那么就先和家人们吃饭吧,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解决了。

这沈秋雨的饭菜做的十分的可口,至少曾经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上官夏宏来说真是的不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神眷大陆上的饭菜要灵气一点。

一顿饭吃的温馨的很,这是上官夏宏多少年没有体会过的温暖了,也正是因为这一顿饭的时间,让上官夏宏已经是接受了现在的这个情况了,也在心底里认可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和一个这么好的奶妈。

“沈娘,你有没有我们大夏王朝版图的地图呀?”

上吃过饭后和沈思打闹了一番,逗得这个小妮子一番大笑,之后跑出去不知到哪去玩了。上官夏宏开始向沈秋雨询问这关于地图的事情来了。

“哦,少爷你要地图干什么?今天陛下叫你去乾坤殿难道是要外派你做领主王爷?”

沈秋雨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子,竟然从这上官夏宏的只言片语中就猜出来了这上官夏宏今天去乾坤殿说的事情了。

“嗯,沈娘真是厉害,今天父皇就是叫我三天之后去一个叫做天漠领的地方做领主,所以我想要看看地图,这天漠领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对于自己现在最亲近的两个人之意的沈秋雨,上官夏宏当然不会有丝毫的隐瞒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两母女应该也是会和上官夏宏一起离开去上官夏宏自己的领地的。

“什么。”

哐当一下,沈秋雨惊叫一声,手中的瓷碗一下就掉在了地方破成了好几块,而一向很简洁的她现在却好像是丝毫都没有发现一般,只是瞪大着眼睛看着上官夏宏,好像是听到了一个无比可怕的事情一般,眼中的恐惧不安让上官夏宏心底咯噔一下,心想从这沈秋雨的表情来看,看来这天漠领不单单是一个穷凶僻野之地了更可能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地方。

“怎么了,沈娘难道这天漠领很可怕吗?”

上官夏宏心中不知,虽然已经是知道了这天漠领绝对不是一个善地,但是还想要问清楚,危机危机嘛也许很多极度危险的地方也预示着那里面有天大的机缘,既然现在他不能够做主选择避开这种危险之地了,那么就只能够从危机之地中寻找能够和危机相匹配的机遇了,这是上官夏宏的心态和处事的一种方法。

“哎,他们这是要害死你啊,少爷,你可知道那天漠领是我们大夏王朝版图中的最北边,那是一个匪类横行之地了,其实可以说这天漠领根本就不是我们大夏王朝的领地了,只有第一代帝王把哪里征服过了,现在的天漠领比曾经的天漠领都要凶险,别说是少爷你了,就算是王朝派遣大军去都只能够维持,而不可能真正在那定居占据的,哎……少爷你一定要想办法推掉,选择其余的一个地方,这天漠领一定是有去无回啊。”

就算是身为平民的沈秋雨都知道这天漠领是如何的可怕了,上官夏宏自己心底想想就能够明白这天漠领当中隐藏的凶险之深。

可是现在他早就接到了命令了,皇命不可违啊那是杀头的大罪,上官夏宏只能够心中懊恼更是把夏凌鹏和那苏后还有那些掌权的家伙恨的牙痒痒了,在心底咒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一时间就怔在那了,不知道如何好才是了。

“沈娘,现在已经是无力回天了,您也知道这是由于有人想要整我了,所以沈娘你看看有没有地图什么的,还有就是关于这天漠领的一些资料我要知道的越详细就越好。”

上官夏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低调隐藏自己一个成年人的灵魂了,反正他也是知道这的这原本这具身体中的灵魂就很显得小年老成了,自己这次表现的更加的成稳一些也不会引起太多的关注,甚至就算是沈秋雨有什么怀疑,上官夏宏都可以推脱到自己悲伤过度之后昏迷了三天就变成了这样子了,这完全可以掩盖过去。

显然上官夏宏的表现确实没有引起这沈秋雨的太多的怀疑,她只是惊愕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了,心中叹息上官夏宏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可以说是没爹没妈了,现在更是要往死胡同里钻了,但是唯一让人欣慰的就是上官夏宏的稳定和智慧了。

惊愕过来之后沈秋雨也就按照这上官夏宏的指令去拿地图了,然后开始找一些关于这天漠领的资料,地图是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但是资料却是一片空白,有的也只是一切过期的,而且这些基本上沈秋雨自己就能够复述出来。

上官夏宏眼睛死死的盯着板块巨大的大夏王朝的领土的缩小版地图,眼中精光涟涟,他实在是没想到这大夏王朝竟然是犹如的巨大,而这神眷大陆更是大的找不着边了,他也不知道所谓的星球理论是不是在这里也成立,但是入眼处的浩瀚的陆地面积,还有地图上标注的大量的未知的区域,更是让他神往,那无比狂野的浩瀚海域,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上官夏宏心中热血澎湃,但是他知道想要探索这一切,想要得到点什么,必须要有相应的实力,更是必须要度过现在这个可怕的难关。

他把自己的视力和心念全部都转移到了地图上的最北面了,在地图的最最北面是一块巨大的被划分标志为天漠森林的区域,那个区域极大而且上官夏宏看得出来这森林到底有多大很可能这大夏王朝没有底,所以现在地图上也是不着边际的。

而在这天漠森林往南而来有一个小城镇,地图上的名字叫做天漠城,天漠城再往南就是一个一片不知名的地域的,标注为匪类猖獗之地,然后再接着就是一面沙漠广阔无边的内地沙漠,让上官夏宏看着都忌惮无比。

上官夏宏鸟瞰全局之后已经是把自己的天漠领的范围给全部弄清楚了,从大夏王朝最北边的驻军城池冒险城出发之后数天的路程就会遇到广阔的沙漠,之后穿过了沙漠之地就会到一片没有具体人烟的过度之地,再然后就到了所谓的天漠城了,而这天漠城在这地图上标注的人数竟然是不明。大概只有几十万,都是一些冒险的或者是逃难的人在这里居住了。

天漠城背靠着的就是天漠森林了。

而上官夏宏自己这个所谓的天漠领领主的领地范围更是极其的辽阔了,要是把整个天漠森林都算进去的话,只怕甚至可以和小半个的大夏王朝相比了,具体的比例那就要看这天漠森林的深远了。

天漠领包括了整个无居民的匪类地区,包括了整个大沙漠,这是在地图上有明确的标志的。

“天漠领好地方啊,很好很好。”

沈秋雨一直在旁边伴同上官夏宏看着地图,见上官夏宏看的很是仔细也就没有敢打扰,良久之后只听到这上官夏宏感叹的说出来这么一句话,顿时惊住了沈秋雨了。

沈秋雨顿时眼前一黑差点就要倒地不起了,自己这少爷是怎么了,看了这么半天的必死之地竟然说出来这么一番话出来。

还好这上官夏宏是眼疾手快一下就扶住老者沈秋雨了,要不然这沈秋雨定会摔倒在地。

“少爷,少爷,你是不是发烧了?是不是现在脑子还不清醒呢?是不是……”

沈秋雨惊醒过来之后赶紧的摸了摸这上官夏宏的额头,一股脑儿的就问出来好几个问题了,要不是上官夏宏赶紧的打住了她想要继续问是不是的苗头,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问题出来了。

“沈娘我没事,我脑子怎么可能不清醒呢,哎哎您放心,我真没事我想你一定是因为我刚刚说这天漠领不错,所以才会有此一问的吧,哎有些事情我也说不清楚,但是这天漠领是真的很不错了,当然前提就是我们必须要有能力到得了那个地方了,等去了之后沈娘就会知道我没有说错话了。”

上官夏宏嘴上说这地方确实是很不错了,但是唯一的死门那就是你必须要有那个命去的了那个地方才行了。

要想要到达这天漠领的天漠城做这天漠城的城主大人,那么只有三条路可走了,从刚刚的地图上来看,这能够取天漠城的有三条路可去,可是基本上条条都是死路了。

第一条那当然就是从最北面的城池冒险城出发直奔天漠城了,穿过了大沙漠,闯过这该死的闹匪之地就能够到达这天漠城了,可是这也太难了,先不说这沙漠对于他这个没有修武的人来说是多么的难了,就算是这么一大段的没有城池的地段那可是匪类盛行啊,就算是在沙漠中都有很多的匪类了,所以这点对于现在没有丝毫实力的上官夏宏来说算的上是死路一条了。

第二条路那也是从冒险城出发或者是从紧挨着冒险城的西北城池出发,绕过恐怖的大沙漠绕过恐怖的匪类地区,从森林穿入进入和天漠森林接壤地界,然后或者斜穿匪类地区,或者是直接从天漠森林的一边进入这天漠城了。

看起来这第二条路要比第一条路要安全些了,其实不然比起危险程度甚至要更甚于第一条路了,因为在这边境的森林中不单单是有魔兽盛行了,还有专门打劫过往人类的队伍存在,而且因为实在森林中,所以一点也不会比在沙漠中好走,甚至是更加的可怕,最起码的在沙漠中只要准备好了充足的水源事物那还是比较的好的,特别实在神眷大陆这种个人武力强悍的世界,这点对于实力有实力的武者来说他们还是比较的愿意走沙漠这条路的。

而第三条路现在更是不能够畅通了,那就是水路了,从最东边的广阔无边的水域乘船而上,可是这一条水路现在根本就还没有开发。

因此说来说出这三条路相对于现在的上官夏宏来说都是死路一条啊,上官夏宏之所以说这天漠领是一个好地方,那是因为这地方的地理优势确确实实的很不错,有天然的很多的屏障了,更是有大本营的天漠森林这个大自然的宝库存在了,这是一个逆天的诱惑了。

要知道神眷大陆上收魂觉醒之后地位武者,想要自己的兽魂进阶想要自己的实力境界,那就必须要修炼了,而一般的修炼都是靠着充满了各种属性的灵石,或者是靠着各种属性的魔兽的魔核来修炼了。

武者的兽魂一旦觉醒就会显示出来相应的属性,只有吸收了大量的同种属性的魔核之力兽魂才会越来越强大啊,而武者也会越来越强大,甚至成长到一定的境界之后,兽魂会凝聚成实体,而本身的武者更是会有破天的力量,那种境界的高人当不会被这天地锁束缚了,这是上官夏宏从记忆中翻出来的。

曾经的那个灵魂虽然是不能够兽魂觉醒不能够修武,但是对于实力他一样的很向往,所以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有点了解,而天漠领背靠整个大夏王朝最为广阔凶险的森林其中的好处就显而易见了。但是从朝廷竟然没有开辟出来一条专门的通往内地的路线来看上官夏宏也知道这其中定时有千般的困难,和一些他现在不知道的猫腻了。

“哎,我说少爷,那你刚刚说的不是白说了吗?”

沈秋雨现在是明白了这上官夏宏的意思了,可是去不了这还不一样是一块死地吗?除非这上官夏宏突然之间一下就变成了一个高手,不然的话就靠着夏凌鹏拨给他的五百士兵,那在沈秋雨的心中那根本就不可能会去的聊这天漠城了,别说天漠城了,就算是大沙漠都走不出。

“呵呵,沈娘不要担心,事在人为嘛?既然有数十万的人能够在那边形成一个天漠城那我上官夏宏也能够过去,我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上官夏宏而已不知道是给担心自己的沈秋雨大气呢,还是给自己打气,微微一笑之后就回房去思考对策去了。

看着上官夏宏慢慢消失在房门口的背影,听着刚刚上官夏宏微笑的声音,沈秋雨微微摇头叹息,眼中满是担忧却又充满赞赏。

心中在暗道,“少爷真是长大了,不比思思那疯丫头了,希望老天帮助帮助少爷吧。”

因为上官夏宏一开始就吩咐过了不要打扰他,所以这沈秋雨就算是在吃饭的时候也只是叫了一声上官夏宏那是因为担心上官夏宏,但是一听到这上官夏宏底气中足的样子也就没在说别的了,更是把一心想要去和上官夏宏玩耍的沈思给硬按住了,她知道上官夏宏应该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做了,所以不去打扰。虽然心中很担心连饭都没吃的上官夏宏。

上官夏宏现在确确实实有大事情要做了,而且他都快要给兴奋的疯掉去了,原来他刚刚等到把这天漠领的一些情况了解之后,心中就想到了自己三天三夜的没吃东西竟然不感觉怎么饿的事情。

所以一番的奇怪之后他努力的思考着,更是想到一些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他现在只是能够隐隐约约的记得自己是好像在一条时空隧道中飞行,而带着他飞行的好像是他的传家至宝龙形的吊坠,那块吊坠不是玉也不是石头是一种奇怪的质地。

当上官夏宏一回想起当时候的事情,立马就想到了现在那块龙形的吊坠呢?去哪儿了?

找啊找啊,翻遍了全身上下上官夏宏都没有找到那龙形吊坠的影子了,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福兮心至,他一下就不知不觉的有一个念头想要看看自己的体内,也就是武者中的内视了,天见尤怜啊,上官夏宏这个十三年来从来没有修炼武的更是连兽魂都没有觉醒的家伙竟然破天荒的能够内视自己。

更是看到了自己体内有一条沉睡的龙,没错就是这神眷大陆上绝无仅有的神龙。

而神龙就盘睡在那龙形的吊坠上面了,神龙的虚影还显得很淡很淡,但是好像只要有那龙形吊坠在就能够每分每秒的壮大一般。

上官夏宏就算是再傻再没有见到过兽魂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了,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听过猪叫吗?

这是兽魂觉醒了,而且竟然是自己曾经那个世界上的神圣之兽,是图腾之兽,上官夏宏差点都要高兴的疯掉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条虚幻的神龙的强大,而且当他内视之神龙之后他都能够感觉到了自己和这虚幻的神龙只见有一丝微妙的联系,更是有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变得强大了起来了,虽然不是太过明显了,但是绝对比之前的那种体弱要好太多了。

原来不感觉饿全部都是它的功劳了,这老天似乎还是蛮公平的,上官夏宏心底在狂喊。

他觉醒的竟然是龙魂啊,这龙魂的觉醒注定上官夏宏将来会逆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