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榻:狂妄太子妃 《请君入榻:狂妄太子妃》第四章:妖精出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下一章 | 目录 | 上一章

青鸾北堂煜小说名叫《请君入榻:狂妄太子王王妃》,提供青鸾北堂煜小说大最后,青鸾北堂煜小说最后是啥。请君入榻狂妄太子王王妃小说青鸾北堂煜节选:青鸾,在她看来那小丫鬟任性惯了,真要是乖乖听话才稀奇了。“说得轻巧,谁知…...

青鸾北堂煜小说名字叫做《请君入榻:狂妄太子妃》,这里提供青鸾北堂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请君入榻:狂妄太子妃小说精选:“胡闹!”大长老握着权杖重重的在地上一杵,“圣女此举一旦改变了那巫女的星轨扰乱了人间,势必会给神鸟族带来灭顶之灾!”“大长老言重了,那巫女的灵魂已经葬在了梅林,圣女殿下占了她的身体并无大碍,只要殿下谨记族规,不妄动凡心,不贪恋凡尘,如期归来便是。”三长老向来偏爱青鸾,在他看来那小丫头任性惯了,真要是乖乖听话才稀奇了。“说得轻巧,谁知她能否做到?”大长老是个墨守成规的老头儿,他心目中的圣女当是沉稳大气,青鸾那样的小孩子心性…

“胡闹!”

大长老握着权杖重重的在地上一杵,“圣女此举一旦改变了那巫女的星轨扰乱了人间,势必会给神鸟族带来灭顶之灾!”

“大长老言重了,那巫女的灵魂已经葬在了梅林,圣女殿下占了她的身体并无大碍,只要殿下谨记族规,不妄动凡心,不贪恋凡尘,如期归来便是。”

三长老向来偏爱青鸾,在他看来那小丫头任性惯了,真要是乖乖听话才稀奇了。

“说得轻巧,谁知她能否做到?”

大长老是个墨守成规的老头儿,他心目中的圣女当是沉稳大气,青鸾那样的小孩子心性实在不可取!

“长老稍安勿躁,”云殊长袖一挥,化出水镜,镜中正是十一皇子寝宫中穿着大红喜服被青鸾附身的霓裳,许是还未适应巫女的体质,她晓梦正酣,“云殊会时刻留意圣女的动向,一旦她心生不该有的念头,云殊自会入世亲自带她回来。”

“有族长此言,吾等就放心了。”

三长老捋了捋长须,笑得慈祥,其余几位长老也不便多言,大长老皱了皱眉,甩袖而去。

待长老们都离开了,箫才盯着水镜,忧心忡忡地开口道:“师尊,这似乎是霓裳与十一太子成亲当晚,她还未被南阳侯掳走,圣女会不会重蹈霓裳覆辙,被活活折磨致死……”

云殊袖中的手狠狠地颤了一下,然后握紧,又松开,最终唇角荡漾开一抹无奈苦涩的弧度,他笃定地说:“不会。”

“为何?”

箫不解,却见云殊示意他看下去,水镜之中黑影一闪,榻上酣睡的姑娘已然不见,画面转换,定格在一张完美的侧颜上。

“这是……南阳侯?”

箫惊讶地看着正低头审视着怀中女子的男儿,看着他眸间的冷漠渐渐被温柔替代,突然间明白了云殊的坚持,这个男子与他们的圣女殿下七世情缘,即便已成百炼钢,也会为她化作绕指柔,怎会让她备受欺凌而死……

“师尊,若你执意不肯,相信圣女在遇到南阳侯之前,会为你而留下……”

“箫,宿命,岂非你我能变,缘起缘灭,冥冥中自有定数,如今,便只能相信她,神鸟族本就是为了她而存在,我,只要她幸福。”

云殊笑了,纯白如雪,微冷的风起,吹淡了遍地流烟,孤岛冷寂,隐没了少年人的身影。

***

皇城,定北侯府。

北堂煜坐在榻旁,怀中人儿仍在昏迷,可却紧紧地攥着他胸前的衣料不肯松手,而他盯着那只小巧白皙的拳头,竟也生出些许贪恋,软玉温香在怀,让他迟疑着有点不知所措。

听小妹说此女乃是勾引萧凌宇迷惑皇上的妖女,他本该将她关进侯府地牢,可他却把她抱回了自己的竹林轩。

她还顶着绣有龙凤呈祥图样的大红盖头,北堂煜只在方才飞檐走壁时看到被夜风吹开边角露出的白皙脖颈,以及尖削的下巴和小巧的耳垂,却已然生出了怜惜之意。

从出生到现在,他何曾对任何女子有过这样的情结,就像,中了邪。

思及此,北堂煜近乎粗鲁地把人扔到了榻上。

“嗯……”

沉睡的青鸾嘤咛了一声,似乎有转醒的迹象。

北堂煜“蹭”地一声站了起来,慌忙地转身要走,两步之后又停下来,他因何紧张?这个女人,是他的俘虏!

而且,她还是个舞姬。

青鸾意识模糊,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脑袋昏昏沉沉,周身瘫软无力,手足也不听使唤动弹不得,显然还不适应这具巫女的身体。

眼睛半眯成一条缝儿,面前还是漆黑一片,仿佛被什么遮掩了,青鸾晃了晃脑袋,用尽全力伸手将盖头胡乱地扯了下来,夜明珠柔和的光芒还是刺激了她的双眼,她不得不再次闭上眼睛。

北堂煜站在一旁看她,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她可真好看,最是那双眼,灵气逼人,整个人却又散发着慵懒之气,就像只不谙世事却生来就该魅惑世人的小妖精,让人忍不住想私藏。

她真如小妹所言,是个不知廉耻又机关算尽之人?他不信。

何况萧凌宇此人满口仁义道德其实虚伪至极,不过生得一副好皮囊,愣是将北堂琬哄得团团转,北堂煜向来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便觉得榻上的妖精也是看不上他的……

见青鸾又沉沉睡去,北堂煜放缓了呼吸,蹑手蹑脚地凑近,不料她忽然睁开眼,四目相对,她的迷茫,他的惊愕,到最后皆化为惊艳。

“你是谁……”

北堂煜无疑是俊美的,剑眉星目,俊逸非凡,而青鸾初醒,也就独独记住了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

她迷糊的模样煞是可爱,北堂煜唇角微扬,带出一丝玩味,“睡了我的床,你说我是谁?”

青鸾尚未恢复神智,仍懵懵懂懂,歪着脑袋凝视着他的眼睛,半晌才重复他最后的话,“我是谁?”

北堂煜失笑,刚要开口,却见她拿出一块通体碧绿的玉佩,捧在手心,笑得天真无邪,“这是青鸾佩,我是冷风裳。”

箫说,切记,青鸾佩不能丢,往后,她就叫冷风裳。

所以她神志不清,仍然记得。

“冷风裳……本侯记下了。”

北堂煜勾起她玲珑的下巴,笑得意味深长。

青鸾也冲他笑,抬手想轻抚他的眉眼,眼皮却越发沉重,终是再次昏睡了过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