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君俏宰相 《冷君俏宰相》(七)安全逃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何蕙兰姜菲小说名字叫作《冷君俏宰相》,提供更多冷君俏宰相何蕙兰姜菲,冷君俏宰相何蕙兰姜菲小说。冷君俏宰相小说何蕙兰姜菲摘选:何蕙兰的消息,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有脸去面对自己在家里殷殷企盼的倪秀媚她们。心急再加身体…...

冷君俏宰相

推荐指数:10分

《冷君俏宰相》在线阅读

何蕙兰姜菲小说名字叫做《冷君俏宰相》,这里提供何蕙兰姜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冷君俏宰相小说精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会,见天色大亮了,姜菲心里大急:一夜了,还没有何蕙兰的消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有脸去面对在家殷殷期盼的倪秀媚她们。心急加上身体的酸痛,一不留神,踩空的姜菲,一路滚下了山坡——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脸庞被温热地东西亲舔着的姜菲再次悠悠醒来,睁眼一看,是两人骑得的马!蕙兰说过,这是她们家里自小养大的马,很有灵性的!“马儿,你是不是知道蕙兰在哪里?”似乎明白了姜菲的意思,马儿打了个响鼻。抚摸着…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会,见天色大亮了,姜菲心里大急:一夜了,还没有何蕙兰的消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有脸去面对在家殷殷期盼的倪秀媚她们。心急加上身体的酸痛,一不留神,踩空的姜菲,一路滚下了山坡——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脸庞被温热地东西亲舔着的姜菲再次悠悠醒来,睁眼一看,是两人骑得的马!蕙兰说过,这是她们家里自小养大的马,很有灵性的!“马儿,你是不是知道蕙兰在哪里?”

似乎明白了姜菲的意思,马儿打了个响鼻。抚摸着马头,姜菲咬咬牙,硬撑着身体抱着马脖子、挣扎上了马背,迷迷糊糊地不知走了多久,感觉到马儿停下了脚步,姜菲挣扎着抬头,发现另一匹马正站在一个大坑前,稍稍恢复体力的姜菲慢慢挪下了马背,来到坑前一探头,惊喜大叫:“蕙兰!”

“菲菲!”抬头看着披头散发,狼狈的姜菲,何蕙兰好不舍。“菲菲,这个坑太深了,又湿又滑,我没办法上去。”

蕙兰会轻功都没法上来,那怎么办呢?姜菲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四下里逡巡了下,也没有发现可以当绳子用的藤蔓!怎么才能拉蕙兰上来呢?姜菲苦恼地皱眉:一般在现代急救知识里可以用床单、衣服结绳。衣服结绳!姜菲灵光一闪,有了!“蕙兰!你等下,我马上救你!”

焦急地等在坑底的何蕙兰,突然发现一根白布条垂了下来,暗提一口真气,借着白布条,轻点坑壁一眨眼翻上了地面。

“呵呵!蕙兰,想不到救你的是这个吧!”姜菲扬扬手里的白布片。

“噗嗤!”定睛细看救命物件的真容,居然是姜菲裹胸的布条!何蕙兰忍俊不禁:“真亏你想的出来!”

“蕙兰,你怎么掉下去的?”姜菲关切地问:

“昨晚,我刚走到这边,就见迎面一个黑影,骂骂咧咧地过来伸手就打,我只得迎了上去,几番交手,我感觉来人武艺高强,正想着怎么脱身,谁知一脚踩空,就掉了下去。那人估计有其它的事情,向这边看了看,就不见了!”

“喔!”如蕙兰所说,那么这个男人,应该是闻人拓!看来这个男人不是个省心的主。闻人拓!虽然你武艺高强,但是因为你害蕙兰这么惨,从现在起我和你绝对势不两立!姜菲心底暗暗发誓。“蕙兰,我很累!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菲菲,你怎么啦?”看着疲惫不堪的姜菲,何蕙兰感觉很不对劲!

“蕙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帮我恢复男装打扮,我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梳洗干净,到前面的掖城,找地方住下,我再细细说给你听!”姜菲无气无力地说道:

何蕙兰“噌、噌、噌!”登上一棵大树半腰,四下一查探,不一会儿,带着姜菲来到一个隐蔽的溪流边。帮姜菲梳洗干净,当她给姜菲裹胸的时候,看着脱了衣服的姜菲白皙肌肤上星星点点的红斑时,过来人的蕙兰一脸的惊诧:“菲菲,你······”

“蕙兰!没关系,是我自己愿意的!”姜菲安慰何蕙兰。

听姜菲这么说,何蕙兰松了口气。不舍地看着雪白肩头见血的牙印,不知内情的她暗恼: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粗鲁啊!“菲菲,我给你上点药。”帮姜菲打理干净,换成男装,再打理干净自己,两人才骑马晃晃悠悠地向掖城进发······

掖城,一座不起眼的别院前,没找到人的庆渊急匆匆走进大门,来到后院的卧房前,看见守在门前的小贵子:“小贵子,爷可醒了?”

“嘘!你小声点!爷还在睡!”小贵子急忙打住。

“是庆渊吗?进来吧!”男人清亮的声音传了出来。

进屋来到榻边,单膝跪地:“爷!我们在树林里查探过了,没见到您说的姑娘,而且,回头我们在城门那里一直守到现在,也没有发现有异常的姑娘。下面该如何办?请爷示下。”

床榻上的男人,眼神悠远,不知在想着什么?好久,男人徐徐开口:“庆渊,你先回都城,通知聚宝斋那边,一旦发现持龙纹玉佩的人上门求助,一定将来人留下并尽快报上来!”

“是!那爷您好好休养,庆渊先回都城办事了。”

“嗯!你快去吧!”男人挥挥手,闭上双眼继续休息。

“菲菲!我们到掖城了。”下马的何蕙兰牵着两匹马刚出城门洞,就见守城的士兵栓上了厚重的城门。

“呵呵!蕙兰,好险啊!差点露宿城墙根看着故作坚强的姜菲,何蕙兰宠溺地笑笑,眼睛不停地瞄着大街两边。不一会来到一家客栈,何蕙兰扶着姜菲在小二的带领下来到客房,一躺**,累极的姜菲不一会就沉沉地睡去。谁知,第二天,何蕙兰惊慌地发现:姜菲似乎生病了。慌忙请医问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几天折腾下来,何蕙兰心疼地发现:姜菲又小了一圈!

“没事的,就当减肥的啦!”有些恢复的姜菲笑呵呵地安慰何蕙兰。看姜菲又恢复了生气,何蕙兰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蕙兰,这两天卧床,我也想了好多,我有一件事想征求下你的意见?”

“嗯!菲菲你说吧。”

“我想,我身体全恢复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老是住在客栈费用又高。不如我们打听下,看掖城里有没有卖房的,我们先买下来,休整好后,将秀媚她们接过来。如果她们还是坚持去静海,我们再作打算!你看行不行?”姜菲征求地看着何蕙兰。

“好!就依你!”就她们两个已经遇到挫折了,如果一大家子搬迁,还不知遇到怎么样的麻烦呢!想想后怕的蕙兰一口答应。

“那,我们明天就出去晃晃。”躺在床上快发霉的姜菲眼睛一亮。见此情形,何蕙兰无奈摇头。了。”姜菲咂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