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恶搞历史 《穿越之恶搞历史》第三章: 束手就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再次穿越之恶搞历史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恶搞历史》,提供更多再次穿越之恶搞历史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再次穿越之恶搞历史小说在线阅读。再次穿越之恶搞历史小说再次穿越之恶搞历史节选: 离开了古城门,我发狂似的狂跑了一阵,终于等到规避了人群和前去追缉的官…...

穿越之恶搞历史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恶搞历史》,这里提供穿越之恶搞历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恶搞历史小说精选: 离开古城门,我发疯似的狂跑了一阵,终于避开了人群和前来追捕的官兵。瘫坐在田梗上,我满头大汗,像狗一样伸出了**不停的喘息着,“呜呜。。呜呜。。” 想着那个大妈的萝卜摔在我脸上断成两节的场面,我傻傻的哭了起来。“我擦,呜呜,我跟你有仇啊,呜呜,要拿萝卜扔我,呜呜。”,我的胆子本来就很小,也从来没见过像这样群殴的场面,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表情凶恶,一副要弄死我的样子。多亏了我的好腿,还好它带着我跑了出来,想到这里,我伸出右手,按在…

离开古城门,我发疯似的狂跑了一阵,终于避开了人群和前来追捕的官兵。瘫坐在田梗上,我满头大汗,像狗一样伸出了**不停的喘息着,“呜呜。。呜呜。。” 想着那个大妈的萝卜摔在我脸上断成两节的场面,我傻傻的哭了起来。“我擦,呜呜,我跟你有仇啊,呜呜,要拿萝卜扔我,呜呜。”,我的胆子本来就很小,也从来没见过像这样群殴的场面,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表情凶恶,一副要弄死我的样子。多亏了我的好腿,还好它带着我跑了出来,想到这里,我伸出右手,按在大腿上,像慰劳一样轻轻的捏了起来,捏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我的右腿明显比左腿要粗好些,原来这哥们儿已经肿起来了,一定是刚刚运气的时候突然的紊乱,使得气脉在右腿不停的乱冲,还好内力及时将气脉整合运行,不然还不知道这哥们儿到底会变多粗,咦,要是我运气游走,到小鸡鸡的时候突然荡开内力,会不会。。。

赶紧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想法,对了,为什么刚刚在古城门门口的人群之中躲闪的时候,我的手会不自觉的去摸那些大妈的屁股呢?而且,好像还是三揉一捏的,要是大妈老年痴呆,而且大小便失禁,让我把“翔”摸出来了怎么办?想着,想着,我的脸渐渐的红了起来,一个从小到大都规规矩矩,在大家眼中俨然一个真君子的人,居然会在女朋友跟别人跑了的第二天,就变成了一个伤心欲狂的大色狼,连在这世上混了四五十年,经常游走在菜市场买萝卜的大妈都不肯放过,不要以为摸一下就得了,还一定要三揉一捏,少一下都不行,少一下就是看不起他。大妈不回头也就罢了,要是回头,十有八九都要吐出来,哪儿还有内力运气啊。

想着,我停下了揉腿的动作,自然而然的将我罪恶的右手放在眼前,好奇的看了一会儿,竟不自觉的喃喃自语“这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想着,想着,我就越发觉得自己的手不对劲,按理说在古城门被围殴时,那我在人群中不停的穿来跳去,并没有一个完整的套路和均匀的时间,凭什么,我的手就可以在对付不同大妈长短不一的时间内,准确的,毫不急促的三捏一揉呢? 我的手,到底是怎么了?

会不会,跟那几本武功秘籍有关? 想到这里,我也越发觉得奇怪,便迅速的掏出了《龙阳神功》、《含笑一指决》、《素女棉花手》、《欧阳全修》四本秘籍。

《龙阳神功》讲的主要是:首先要通过九九八十一天努力的横练之力,使得周身血脉扩张,然后吸收日月周而复始的精气,汇入血脉与内力推运之气结合,进而形成一股纯正的龙阳之气。这股龙阳之气,平时无事可以护身,晚上行房之时,运起龙阳于周身流转,逐渐加快气脉流动速度,然后在气脉运行到小鸡鸡那里的时候,荡开内力,一夜便能安合枕眠、戏水鸳鸯。“我擦,还真有这个。”

《含笑一指决》:以龙阳神功做辅,使得气脉在指外形成一股劲风,或是在气脉高速运转的瞬间,将其贯入指节,进而将其逼出指头,弹射而出,数丈之内伤人性命。

《素女棉花手》:借由龙阳神功纯正的气脉汇于掌心,缓慢向五指轻舒,日行七次,六六三十六天之后,便可尽开指节,使得手掌运若自如。

“原来是它!可是,这也跟我本身的习惯有关系吧。”,自言自语的说了一会儿,我若有所思的看着最后一本《欧阳全修》,这明明不是一本秘籍,是一个叫欧阳棉花写的,其上有520个女人的名字,像什么赵若雁、王秋雅的等等,整整写了52篇。还有最后一页上画的航海地图,我一点都看不懂。把秘籍都收了起来,我若有所思的想了起来,首先,我一定是练成了《龙阳神功》,不然我的右手不可能那么灵活,其次,如果我没有猜错,那我一定是穿越了,虽然看过很多关于穿越的小说,但是像这样身临其境的时候,一个人,确实也说不出话来,最后,我现在的身份一定就是那个被通缉的采花大盗了。

想明白了种种,坐在田梗上,我竟然苦笑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这样不是很好吗?虽然没有了曾经的恋人,可,那总比死了强。” 说着,我的声音变得柔弱无力了,从怀里掏出了通缉单,看着花间笑大大的猪脸,想着刚不久这二货猛追自己,一副一定要用大猪牙帮自己抱了菊花的样子,我忍不住说道“这它马是我兄弟,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是不顾一切,即便被通缉,也要跟着我,给我当坐骑的兄弟?” 不要怪我太惊讶,不过这个二货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连主人的菊花都不肯放过,说不定这货刚生下来没几天,就用自己的大猪牙把爹、妈给顶死了也不一定。

到底要不要去救它呢,说不定这货现在已经变成了烤全猪也不一定,自己安慰着自己,干嘛回去去救它,我自身都难保。人和动物的友谊确实应该维持,不过像这种杀生成仁也不一定能救到小猪的冒险,是不是有点儿,有点儿不值得,况且,这货好像对我也并不友善,作为坐骑,死了就死了吧,大不了换匹马,骑着也爽。

“算了,不欠它什么!” 从田梗上猛的起身,按着刚刚学会的方法,缓缓用内力将龙阳之气汇入脚底,一个箭步加一个弹身,瞬间,我已越出了一丈之于,很明显,比起刚开始,我控制内力的能力更强了。可是,我该怎么去救它呢?远处的天空,这时也渐渐红了起来,在这夕阳无限的美妙里,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我,正在思考着要怎样去还这第一份人?猪?情。

两个时辰后,我被牢役一脚踹到了牢房里。一进牢房,我就借着月光看见花间笑这头死猪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啊,我来晚了,我好后悔啊。” 说着, 我赶紧跑了过去,抱着这货的两只前猪脚不停的摇了起来“**啊,你要走怎么也不说一声啊,你看我现在是鼻青脸肿熊猫眼,屁股还被踢了好几脚,呜呜,原以为还可以把你带出去,呜呜,我太自信了。” 哭了好一会儿,我居然听到了打呼的声音,气的我连忙起身,跑到牢门朝着隔壁的牢房大吼“睡你大爷,不许打呼!” 不许打呼。。。不许打呼。。。声音在牢房里回荡着,我忘了,我们是重犯,它马的,我为了救这个死猪,束手就擒来自投罗网,他们从我身上搜出《欧阳全修》的时候,还狠狠的啐了我几口,说什么死刑犯不要脸还好意思把别人的名字写下来,还没说完就朝着我的下体踢了几脚,我擦,我的蛋蛋,痛死我了,感情这520个都是我弄过的女人?怪不得这么深的大牢只关押着我们哥儿俩,为了救这货,我的小鸡鸡都被踢了好几脚,它倒好,四脚朝天躺在地上睡的像死猪一样,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现代人老是说别人睡的像死猪一样了,这回是见着祖宗了啊。

“去你马的!”狠狠地踢了两脚,发现没用,我干脆伸出两根手指插到了这货的猪鼻子里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