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深山隐古寺

第二章深山隐古寺

时间:2020-11-22 06:02:05来源:

这家伙可了严禁,上知天文文,下知地理,打得过流氓,斗得过地痞。野蛮粗暴是野蛮粗暴了点,但是对我说实话还很不错,她朋友不多,我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也不是她不想交更多人的朋友,而已大都数人只看见了她野蛮粗暴粗野的表象,不明白她实际上是个对朋友特真挚的人,绝也没那些花花肠子,跟她做朋友很安心,但是有时候候像个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却把所有痛苦和委屈都藏在心里,让人心痛,这也为什么我不愿意做她的朋友,除了一个原因是——这家伙可了不得,上知天文文,下知地理,打得过流氓,斗得过地痞。野蛮是野蛮了点,但是对我说实话还不错,她朋友不多,我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不是她不想交更多的朋友,只是大多数人只看见她野蛮粗鲁的表象,不知道她其实是个对朋友特真诚的人,绝没有那些花花肠子,跟她做朋友很放心,虽然有时候像个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的,其实却是把所有痛苦和委屈都藏在心里,让人心疼,这也为什么我愿意做她的朋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一慕清歌》章节目录<<<

第二章深山隐古寺

手机没信号了,不用被那两个讨债鬼烦了,我长舒了一口气。都是老妈硬要把我骗到这来,害得我把和悦心的约定都忘了。这下我可惨了,悦心是我的同班同学,她可是典型的野蛮女友啊!(是女的朋友不是女朋友哦!别误会,不能毁了我的一世清白啊)一般人绝对忍受不了她,也就我栽在她手上。

这家伙可了不得,上知天文文,下知地理,打得过流氓,斗得过地痞。野蛮是野蛮了点,但是对我说实话还不错,她朋友不多,我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不是她不想交更多的朋友,只是大多数人只看见她野蛮粗鲁的表象,不知道她其实是个对朋友特真诚的人,绝没有那些花花肠子,跟她做朋友很放心,虽然有时候像个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的,其实却是把所有痛苦和委屈都藏在心里,让人心疼,这也为什么我愿意做她的朋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我呢是个烂好人,和谁都能相处的来,但是能够真正交心的朋友寥寥无几,她就是其中一个。人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注定要扮演各种角色,所以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个体,我们为了更好的生存这时候就需要一些面具来伪装自己,这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它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但是这也仅仅是种保护。

刚开始她接近我我并未拒绝,但是我也没有接受她做我的朋友,只是不咸不淡的相处,渐渐的我发现她并不像表面所看到的那样,相反她是个好女孩,我喜欢她的单纯和美好,我心中的警戒线终于被她打破了。

至于她为什么选我做她的朋友?大概因为我是在这里唯一一个不怕她的女生。但是其实我还是有点怕她的,尤其是现在种情况,是我失约在先嘛,心中有愧啊!我决定回去一定向她忏悔,不管什么尊严不尊严了,不然她不得生吞活剥了我,额········想起来就可怕那情景。

那个抢她电话的男声是她哥沈越冰的,他哥比我们大两岁,读大二了。我郁闷啊!上个月放月假去她家玩,她哥一见我见我就两眼放光,好像想要偷腥的猫,看得我毛骨悚然,好像他眼里我是光裸着似的。那天我在悦心家呆了没一会就走了,原本要在她家玩电动的,超新款的我垂涎已久,现在有个人这么盯着我,我什么兴致都没了。

那天之后他就每天早晨打我手机骚扰我,开始他用自己的手机打,于是我把他拉入黑名单,以为这下该耳根清净了,谁知他换别的号码打,我一听是他就挂了。这下以为他没辙了,谁知他竟然发短信说悦心重感冒了在家,要我去看她.我急急忙忙赶去,却发现悦心好好的在打电动,他就一脸得意奸笑,万分殷勤地给我倒茶,洗水果,放电视,好像我是来做客一样,气死我了。

我质问他:“为什么说悦心病了。”

他竟然毫不在意地说:“短信发的时候悦心是重感冒了没错,不过现在她知道你要来一高兴就痊愈了,你真是福星啊!”

我接着转身恼怒地质问放下电玩的悦心:“你是不是也知道你哥骗我,还是你们根本就是在合伙骗我?”

悦心面有难色有些怯怯的低下头说答道:“我很抱歉,不过自从上次以后你就没来过我家了,我想让你来陪我玩电玩,我太厉害了,和他玩没意思。”

我平生最讨厌被欺骗,看在悦心诚信忏悔,理由正当的份上我就原谅她了,呵呵,还有一点电玩啊!不过沈越冰他还不知道已经犯了我大忌,以后再想让本姑娘理睬你,Noway!一想到沈越冰就生气,宽慰自己不气不气了,我慕雪灵可是很有包容心的,我端坐起来,双手手掌朝上自上而下气沉丹田放于双膝之上,眼睛微闭成冥思状。

老妈透过后视镜看到我这般摸样忍俊不禁,打趣道:“丫头这姿态倒像个正在打坐的和尚,哈哈······老公你说是不是很像啊?哈哈······”,老妈笑得花枝乱颤的。

“呵呵,还真有点像啊!哈哈······”老爸什么时候也这样了,真是的,两口子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妈,哪有?好歹我也是女的,和尚是男的额,男女不分。”我撅着嘴一脸不甘,瞪着他们,尤其是老爸我要把你看穿,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老爸被我忧愤的眼神愣住了,慌忙安慰我:“灵灵,开开玩笑嘛!别在意啊!”

我这才收起眼光,想再接再励切西瓜,一按键屏幕一片漆黑,再试一次还是没亮,我的天啊没电了,我塔拉着双肩沮丧无比。我头一这车窗看向窗外,天色已经比先前暗了许多,抬起左手,手腕上的米奇手表显示现在是下午五点半了,这古寺不是在我老家附近么,怎么这么远啊?!

老妈看出了我的心思为我解惑道:“还有十分钟就到了山脚了,古寺在半山腰呢,嗯嗯,我们还得走一个时辰的山路才能到,这点小小的困难应该难不倒你吧?!”

“没······没问题”我咬牙切齿的回答,天知道我有多讨厌爬山,不是我不愿意爬,而是我的娇弱的身体哪里受得了。从高中开始我就整天呆在教室里学习,学习,体育课都不让上,坑爹啊!我基本没锻炼过,下肢已经退化了不少,小时候我可是到处爬,到处跑的野孩子,上次去爬南岳,结果我瘸着走路走了一个月,想着爬山心有余悸。不过不能让老妈看扁了。噶······车猛的刹住,看了下表十分钟果然到了,老妈不愧经常来连时间都掐得这么准,不由得有些佩服老妈。

背上包,推开车门迎面吹来凉爽的山风,山风中夹杂着湿润的水汽,仿佛还有沁人心脾的树木的清香,我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一口气,感受夏日里难得的惬意和舒适。还是山里的空气清新美好,不比城里的空气混浊,我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啊!”我惬意的伸展着腰肢。

“走啦!还在干嘛?”老妈的催促声响起。

我赶紧屁颠屁颠地追上来,“老妈老爸你们等等我啊!”。走了大约十五分钟我们来到了山脚下,山脚下有一条清澈明亮的小溪,哗啦啦的流淌着,小溪边居然还有两个小孩在嬉闹,走近一看原来是两个小和尚,十一二岁模样,长的十分可爱,一脸天真纯朴,大概这深山里养的人就是如此纯净灵动的。

他们见我们走近眨着水晶般的大眼睛,一脸的好奇地看着我们,其中一个突然眼睛里闪出喜悦的光芒,飞快地朝我扑过来,我吓了一跳,赶紧躲开。

小和尚直直地扑进我身后老妈的怀里,亲热地用脸蹭着我妈,甜甜地说道:“姨姨我好想你,知道你今天要来我已经帮姨姨准备好了斋菜,是姨姨最喜欢吃的哦!”

老妈抚着他光溜的头皮,满脸的慈爱,“修缘真乖,和修善小师兄在打水吗?早点打好水回去,不然会挨骂哦”

“嗯嗯,师兄我们快打水吧,然后回去帮姨姨她们一家人做可口的斋饭吧!”

“好”。修善小和尚似乎有点害羞,我看他瘦弱的样子想帮他提水,我的手去握桶柄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他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马上把桶子抢过去健步如飞的走到前面去了,我只觉得好笑,不过他看起来瘦瘦的力气却不小啊!

修缘提着水朝我嘿嘿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我师兄就是这样的,你不要介意,他人很好的,而且你别看他瘦,他可是我们师兄弟三人中最武功最厉害,力气最大的。”说完修缘小和尚就亲密地挨着我妈,亲亲热热的不知道在说什么,时不时传来他们的几声轻笑。

我和我妈怎么就做不到那么亲密呢!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可我真做不到。虽然我知道我妈其实很关心我,我也爱她,但是我们长久以来的相处模式就是吵吵闹闹,你争我斗的。“唉”我叹了口气,心里觉得很失落,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东西,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我曾试着变,但结果却是双方都觉得很不自在,大概只有这样才是我们之间最真实的母女关系吧!

没想到这里的山路并没有想像中的难走,我时而看看树上或者飞下枝头在地上蹦跳的不知名的小鸟,时而拨弄几下路边的杂草,顺便摘几朵小野花,倒也玩得不亦乐乎。

山上气温也不高,十分凉爽,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忽然觉得冷起来,赶紧从背包里翻出长袖套在我的裙子外,这才不冷了,天色已经灰暗了,太阳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越往山上走越冷。走过山腰,从上往下望视线所及只是一片白茫茫。我心想不会是来到仙山了吧,那我可赚翻了。两个小和尚在前面开路,转过茂密的树林,我们来到一处空地,眼前一座古寺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古色古香的,只是稍显破旧,奇怪的是没有题有寺名的牌匾,走进大殿只见那一尊大佛端坐在正中,我认出是威严中不失慈爱的如来佛祖,边上是安详的观音菩萨,两旁是一些我不认识的佛,这些佛都仿佛带着悲悯世人的情绪,只是没有那么庞大。

佛堂里一小小和尚正踮起脚尖铆足了劲往油灯里到油,然后又小心的划根火柴把灯点燃,佛堂顿时亮堂了不少,橘黄色的灯光使佛们染上一层暖色,竟使他们鲜活了不少,简直是栩栩如生了。

老妈走到佛祖面前跪到草垫子上虔诚地拜了三拜。拜完老妈叫住我“雪灵,快过来拜拜佛祖。”

我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老妈急了,“就像我刚才那样跪在草垫子上拜拜就行。”

于是我学着老妈的样子也拜起来。拜完,老妈退下草垫子,我也照做,这拜来拜去的我还真不习惯,还好我不是生在古代不然我就惨了,今天拜明天也拜,不得累死去。

小小和尚点好了灯见我们来了立马端来茶,“各位施主请喝茶。”这小小和尚看起来不足五岁,却懂得待客之道,不简单啊!我们各自道谢接过茶来只觉清香扑鼻,小抿一口,唇齿留香。

“好茶!”我赞道。小和尚听闻我的称赞立马把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凑到我面前似乎感动地要哭的样子。

“真的吗?我就知道会有人懂得欣赏我的茶艺的。”小家伙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我放下茶伸出我的魔爪蹂躏他可爱的小脸蛋。

“啊······施主你要谋杀我吗?”小小和尚哀叫道。“怎么会呢!我觉得你好可爱,不如叫我姐姐吧!”

“姐姐。”小家伙嗓音糯糯的,真是受用啊!我这才放开他,他赶紧揉着小脸,还一脸哀怨的看着我。这个小小和尚真有意思,我瞥了眼修善,发现那厮脸又红了,真是害羞。

我心情颇好,修善把我们的行李提了进去,修缘把我们带进各自的禅房,爸妈一间,我一间。禅房布置不算多好,只见床头的墙上有一苍劲的“禅”字十分出色。我一向喜欢书法,对书法还算有点研究,这个字属于行楷,如此苍劲的笔力,没有几十年的练习是不可能做到的,我简直是望尘莫及啊!

修缘帮我拿来被子,见我死盯着墙上字不放问道:“女施主对这自感兴趣吗?我们每间禅房都都有,是我师父写的,他是我们寺庙的住持。”

“你师傅?太好了。”我得向这位师傅好好讨教讨教。我放下背包趴在床上小憩了一会。

快八点的时候修善跑来喊我吃饭,他见我趴在床上睡觉,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睁开眼睛抬起头转向他,迷迷糊糊地说了声:“什么事啊?别打扰本姑娘睡觉。”我又闭上眼,头找个舒适位置又趴下了。

修善低下头不看我搓了下手局促地丢下一句“吃······吃饭了。”就转身要走。

“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我真觉得他太可爱了。听到我说的话我飞快地跑掉了,我能想象此时他的小脸蛋一定比红苹果还要红上几分。

出了房门来到一处小小的饭堂,一张黑色圆木桌上摆着四五个颜色鲜艳的斋菜,几碗白米饭。爸妈也来了,三个小和尚忙了一通也来了,入定座,却还没见修缘口中的师傅。我疑惑的问道修缘:“小和尚,你师傅怎么不来吃饭?”

“想必那善德大师还在闭关吧!每年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闭关修炼。”老妈一脸了然的说。

“是的,师傅在闭关,不过明天你们就能看到他了,今天是闭关的最后一天了,因为知道姨姨会来,师傅提前闭关了。”修缘接着我妈的话说。

我知道我妈每年会来一次古寺,但是时间不定,也没见我妈事先通知,而且这地方事先通知也没什么法子啊!难道飞鸽传书?不可能吧!我家没养鸽子,这寺庙也没见有。难道这善德大师真能未卜先知?得道高僧啊!不容小觑,明天一定要探探虚实才行。这斋饭我是食之无味,老妈却吃得十分欢快,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吃的是什么美味佳肴。老爸也和我的状况差不多,我们二人浅尝几口就各自回房了。

躺在床上听着屋外的蝉鸣鸟语,伴着夜空中那一弯莹亮的新月洒在我床前的柔光,这晚我睡得格外香甜。

97

一慕清歌

她本是全身沐浴在阳光下的向日葵,天真烂漫,俏皮可爱的可爱的。一双水眸盈盈中透着与生俱来的灵气,灿然一笑,世界为之惊。她本是凡尘间一抹清丽的身影,清新淡雅恬淡,绝色倾世,卿本佳人,遗世独立,恰如白莲静静地的盛开在深闺,人未识。她们是彼此生命的交融,前生的记忆重新开启,她是她,她亦是她。命运之神悄悄来临,灵魂互相交换,她遇见了生命中那个一见钟情的他——寒冽如泉的英俊男子,自此两生两世互不干涉相忘于江湖,一慕清歌,爱恨痴缠……

作者:奔跑在风中类别:穿越重生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报告爹地:妈咪要逃
    报告爹地:妈咪要逃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双修问道
    双修问道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战本龙道
    战本龙道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天命五衰
    天命五衰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天宇天仙
    天宇天仙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剑胆正心
    剑胆正心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帝少的冷艳调酒师
    帝少的冷艳调酒师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护妻狂卫
    护妻狂卫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相爱于微时
    相爱于微时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残情断剑
    残情断剑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