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他从不在意她

第10章 他从不在意她

时间:2021-01-14 20:44:33来源:

牢房唯一的很明亮,是天窗落下来的光。牢房里的人,淡漠看她几眼,又再次手里的动作,漠不关心。俞烯扛着疲倦的身子走入散发出着霉味的床铺,她还没坐定时,旁边不明白从哪里蹿出牢房里的人,冷漠看她一眼,又继续手里的动作,漠不关心。。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章节目录<<<

第10章 他从不在意她

牢房唯一的明亮,是天窗落下的光。

牢房里的人,冷漠看她一眼,又继续手里的动作,漠不关心。

俞烯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散发着霉味的床铺,她还没坐下时,旁边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一个人,抓住她的头发:“俞烯,你可终于落在我手里了。”

头皮肌肤疼的发麻。

俞烯艰难的睁眼看着眼前人,宽大的监狱服装罩在身上,干枯身材,颧骨凸起,一副尖酸刻薄模样。

“何娇——!”

眼前人是何娇,当年她与盛以北婚后,设计害她,却被父亲送进监狱,何家不堪重负打击,最后破产而亡。

时至今日,俞烯没想到,入了牢房居然能遇见“故人”。

何娇上扬的眼眸一挑,讥笑:“俞大小姐还认识我?我以为俞小姐贵人多忘事,都把我忘记了,哟,咱们俞小姐怎么进了监狱,不是被盛少宠在手里的吗?”

提起盛以北,俞烯心尖恍如针扎。

她小脸一白,咬唇:“放开我。”

声音平静坚定,却平白无故让人有种她是傲立青竹,纵是身陷沼泽,也倔强挺拔。

何娇最见不得俞烯这模样,都已经是阶下囚,装什么清高。

何娇手抓紧,疼得俞烯脸发白,“你放开我…”

“俞烯,你今天落在我手里,我就摆明了话告诉你,以后在这个牢房里,你受的一切苦难,都是盛以北授意的。”

“盛以北……”

肌肤的疼痛,早已比不上心脏传来的疼。

她用尽了半生,去喜欢的少年,原来这么恨她。

俞烯红通着眼睛,小手抓住衣服,沙哑着开口:“都是俞家欠他的,我慢慢还就是了。”

如今孑然一身,除了腹中孩子,她早已无牵挂。

盛以北恨她,大不了就拿这条命给他,反正他从不在意她。

何娇听得俞烯的话,嗤笑丢开她:“真是痴心,不过听说楠宁和盛少明日举行婚礼了。”

“……”

俞烯匍匐在床上,贝齿咬着唇,眼眸通红水雾弥漫,她挺直背脊,满不在意:“那就…祝福他……”

祝福他终于得偿所愿。

俞烯软硬不吃的态度,让人恼火。

何娇气得一脚踢过去:“婊子,装什么装!”

俞烯护住自己小腹躲开,小脸苍白,眉宇间却冰冷一片:“何娇,请你适可而止。”

对盛以北,她亏欠,爱他,可以放低姿态。

对其他人,俞烯永远是倔强高傲的,纵是身处黑暗不见天日的牢房,她也是骄傲的孔雀,哪怕满身疮痍,也不轻易低下脖颈认输。

何娇看见俞烯双手护住小腹,眼眸一闪,想起许楠宁会见自己说的话。

“在牢里给我好好‘招待’俞烯,等她肚子里那个小杂种没了,我就让你出来,另外还给你五百万做补偿。”

瞧着俞烯这模样,啧,还那么在意肚子里那个孩子。

哟,可惜了,孩子的父亲却不在意她。

俞烯感觉敏锐,感知到何娇目光不善,下意识逃离。

何娇眼疾手快叫人按住俞烯。

俞烯面颊煞白,瞪着何娇:“放开我,这里就算是牢房,也有狱警管,你们这么做就不怕被——”

“啪!”

何娇一巴掌扇过去。

俞烯只觉耳鸣目眩,眼前的人都成了重影。

她无助颓败的惨样让何娇心中郁气散开,时隔三年,她总算是让俞烯吃上苦头了。

何娇上前,伸手捏住俞烯的下颔,“俞大小姐,你可还真是和以前一样,单纯得像只猪。”

何娇冷笑一声,刺耳难听。

俞烯回过神来,瞪着她,一言不发。

她的眼眸清澈见底,仿佛一泓清泉,可以看穿世间一切恶毒。

这样的眼睛,让何娇心神一晃,愣神两秒,反手又是一巴掌扇过去,说出来的话像是在掩饰什么:“俞烯,听说你怀孕了,这个小杂种能活下来吗?”

俞烯被何娇打得脸颊红肿,听见何娇的话,像是受惊的兔子,惊叫道:“何娇,你敢伤害我的孩子,以北、以北不会放过你的!”

“盛以北还会在意你吗?”

何娇闻言嘲笑,一言击垮俞烯心中最后一道防线。

俞烯咬着唇,努力挣脱那群人对她的桎梏:“不会…他会在意这个孩子的……”

即使盛以北心再狠,他再恨她,虎毒不食子,他一定不会纵容别人伤害这个孩子的。

一定!

“哦,是吗?”何娇挑眉,笑着看着俞烯,抬起脚往俞烯小腹踢去:“那我就看看,盛以北是怎么在意你肚子里的小杂种的!”

不要——!

俞烯不知从哪里来了的力气,像疯了般挣脱开禁锢她的人,要躲开何娇的打击。

无奈她身子太弱,走了没两步,又被何娇逼近昏暗的角落里。

俞烯咬牙:“何娇,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孩子?”

何娇和她有仇没错,可为什么非要她孩子的命!

何娇笑:“我为什么要你孩子的命,这话,你留着去问盛以北吧!”

“不要…不要……”

俞烯使劲摇头,哀求着何娇。

何娇看着她这幅模样,只觉心中快畅,一脚踢向俞烯的小腹,面目狰狞:“去死吧,俞烯!”

带着你的小杂种,一起下地狱去!

千钧一发——

俞烯看见放在角落里的木棍,那是监狱里女人用来晾衣服的棍子,约莫有手腕那么粗。

她一咬牙,使出全身力气,伸手抓住那根木棍朝何娇砸去!

砸下去后,何娇先是一愣,然后倒地不省人事!

满地鲜血,染红俞烯白色的帆布鞋。

寂静的监狱变得嘈杂起来:

“我的天,出事了。”

“快来警官啊,这里有人杀人了,快来人啊。”

“来人,快叫医生来,出人命了。”

俞烯拿着木棍的手,指尖发抖,她惊魂未定看着倒地不起的何娇,唇瓣颤抖,小脸煞白,衬得红肿的脸颊越发让人心疼,模样狼狈到了极点,哪里还有以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俞家大小姐的模样。

狱警进来,看着满室狼藉,再看狼狈不堪的俞烯,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姑娘,狠起来,那么狠。

狱警让人把何娇抬走,俞烯就握着木棍站在原地许久,看着狱警过来,抬起小脸,语气倔强:“我是正当防卫,这里的人都可以给我作证。”

狱警看着她红肿的脸庞,心有不忍,但是想到上头交代过的事,恶狠狠道:“谁能给你作证,你才进监狱不久,就惹出人命,跟我走一趟。”

不由分说,拉着俞烯出了牢房。

97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她家破人亡,父亲被害而亡,始作俑者却她同床同眠的丈夫。她从天之骄女一夜沦落街边乞丐,而他却佳人在怀。几年后,她华美归来时,身边跟随软萌小公主,一点点被吸引他的目光一波欢愉过后,俞烯体力总算恢复了点儿,从床上起来,小声道:“我先去洗澡。”。……

作者:夏日类别:恐怖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邪修罗
    邪修罗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终极锻造诛仙
    终极锻造诛仙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劫中仙
    劫中仙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灵界天路
    灵界天路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蜘蛛修仙者
    蜘蛛修仙者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相思未寒情刻骨
    相思未寒情刻骨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总裁爹地强势爱
    总裁爹地强势爱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奉纸成婚别想逃
    奉纸成婚别想逃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妖王路
    妖王路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逆仙王
    逆仙王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