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危机再起

第25章 危机再起

时间:2021-01-14 20:44:39来源:

许楠柠从病房里出,当路过此地俞烯的病房时,下意识伫足。忽然,看见了病房内一个陌生的身影,她瞳孔一缩——抬头一看盛以北坐在俞烯的病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俞烯的睡颜。所以是背突然,看见病房内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瞳孔一缩——。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章节目录<<<

第25章 危机再起

许楠柠从病房里出来,当路过俞烯的病房时,下意识驻足。

突然,看见病房内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瞳孔一缩——

只见盛以北坐在俞烯的病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俞烯的睡颜。

因为是背对着,所以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许楠柠端着盘子的双手不由得用力的握紧,眸里一片嫉妒,她就知道,只要俞烯一天不死,盛以北就不会真正的回来!

只有俞烯死了,他们才会回到原点!

————

盛以北身子挺的笔直,双腿随意交叠,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病床上的俞烯。

俞烯整张脸上没有什么血色,看着那单薄的身子,如果不是隆起的小腹,恐怕都没有人相信,她还是一位孕妇。

江绍寒……盛以北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嘲讽。

即使我不要你,也不可能让你和别人在一起!

“以北。”

突然,熟悉的声音入耳,盛以北脸上的戾气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换上的,是对俞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嗯,你来了。”他应声看向病房门口。

只见许楠柠棕色的卷发撒落在肩头,复古红的大衣衬的她的肤色愈发白皙,踩着一双限量版的高跟鞋,精致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烯烯她,睡着了吗?”许楠柠的声音放低了许多。

盛以北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看向俞烯的眼神都带着厌恶。

“哎,没想到,烯烯居然能够下得了这么重的手,这次只怕是,没有人能够帮的了她了。”许楠柠有些惋惜的说道,心内却在冷笑着。

“这是她罪有应得。”盛以北厌恶的说道,脸上堆了些不耐烦。

“以北,你就那么恨她吗?”像是要证明什么,许楠柠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刚刚问出口,整个人又懊悔起来。

这不像是她自己!

“恨,当然恨!”盛以北声音都染上了一层愤怒。

“以北……”许楠柠柔若无骨的身子靠近盛以北,顺势靠在他的怀里,头贴在他的胸膛上,双手抱着他,声音娇软,“都过去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好。”

盛以北皱了皱眉,将许楠柠拉开,一只手搁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揽着她出了病房。

许楠柠几乎半个身子都倚靠在盛以北的身上,出病房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俞烯,嘴边的梨涡若隐若现,露出得意的笑容。

然而,两人刚刚出去,俞烯的眼角,滑落两行清泪,确定两人已经走远了以后,才慢慢睁开眼睛,无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盛以北,我真的,不要再爱你了。

窗外一片寂静,偶尔有夜风漱漱刮过,刮碎黑夜的静谧。

——

江绍寒进入到病房的时候,俞烯正坐在病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阳光落在她静谧的脸上,仿佛镀了一层光。

安静而美好。

“俞烯。”

“绍寒哥!”俞烯听见声音,回过头来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何娇,成了植物人了。”江绍寒看着俞烯眼里的希冀渐渐黯淡。

“怎么会......”俞烯咬着唇,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俞烯,你不要激动!你仔细想想,有什么人可以帮你作证!不然,这次等着你的,就是无期徒刑。”  

“证人?那天牢里有许多人都看见了,还有,还有监控!都可以证明我是清白的!”俞烯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起来,激动的说道。

“除了那些呢?”江绍寒的脸上明显带着疲惫。

“什么意思?”俞烯清澈的眸子牢牢的盯着他,不可置信的问道。

难道那些人,还不能证明她是清白的,还是......

江绍寒摇了摇头,叹息道:“俞烯,那些人,我已经去问过了,他们都不愿意出面作证。而那个地方是监控死角。”

“为什么不愿意出面作证?”俞烯喃喃道,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突然,她猛然明白过来了。

“并不是他们不愿意出面作证,而是有人交代过了,对吧?”

“嗯。”江绍寒点了点头,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来说,真的很不乐观。

“盛以北?”俞烯再次猜测道。

江绍寒坐了下来,有些于心不忍,不再去看俞烯。

他的沉默,俞烯确定了自己的答案。

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闭上眼睛,内心一片悲凉:无期徒刑啊,他真的好狠!

哀莫大于心死,这一刻,俞烯觉得呼吸都变得难受起来。

江绍寒见俞烯单薄的身子仿佛被风轻轻一吹就吹走了一样,心蓦地痛了一下。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  

俞烯却猛地睁开眼睛,神情凝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绍寒哥,我求求你救我的孩子!”

——

这次何娇的案件在江绍寒的争取下,延迟了开庭受理的时间,等到俞烯生产后才开庭。

原本以为等俞烯生产还有近两个月的光景,然而——

轰隆隆……轰隆隆……

料峭的初春夜晚,雷声轰鸣,时不时的一道闪电照亮窗外黑沉沉的天空。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声音格外刺耳。

盛以北站在窗边,剑眉蹙起,深邃的眸子盯着窗外,指尖上的香烟烟雾缭绕,一旁的烟灰缸里,落了好些烟头。

心里一股子异常的情绪不断在蔓延着,有些心绪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他斜斜扫过一眼,是医院那边打来的。

“这才八个月,俞烯怎么可能就生产了?……早产?”

盛以北听着电话那头的消息,眸子里的阴霾渐浓。

怎么可能……一直检查的情况孩子都是好好的!盛以北面色阴沉,有些不大相信电话里的内容。

难不成,是俞烯玩的把戏?她又想做什么?

电话里说着什么盛以北再也听不见,抓起桌子上的钥匙就往外冲去,许楠柠穿着一袭长裙从楼上下来,见他行色匆匆,也急忙着下楼追赶着。

“以北,你去哪儿?我有重要的事对你说!”

盛以北的步子顿了下来,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俞烯早产了,孩子,没了。”

许楠柠跟着盛以北上了车,一路上盛以北一直催着司机加速。

“以北,俞烯的身体状况一直都很好,胎儿也很健康。这次早产,肯定不是意外。”

“以北,我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劲。” 

“而且,怎么也不可能生下来一个死婴,除非……”

“除非什么?”

盛以北打断了许楠柠的话,漆黑的曈眸牢牢地盯着她。

许楠柠被盯的心里有些愤怒,只要遇上俞烯的事,她就看不懂盛以北。

“除非,俞烯她恨你,不愿意生下你的孩子。”

言外之意,她相信盛以北能够明白。

不愿意生下他的孩子!不可能,当初是俞烯坚持要把那个孩子生下来的!

盛以北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势,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

到了医院,盛以北快如疾风般去往俞烯的病房,许楠柠踩着高跟鞋,完全跟不上他的步伐。

“以北!”

然而,哪里还有盛以北的影子。

她美丽的眸子眯起,眼底一片阴霾,粉拳紧握。

“砰……”

盛以北猛地踹开病房的门,一进入病房,就看到病床上脸色苍白的俞烯。

汗水浸湿的头发凌乱的贴在脸庞,整个人毫无生气,仿佛下一秒就要香消玉殒随风而逝。

盛以北的心里蓦地一滞——  

“孩子,没了。你满意了。”

突然,俞烯咧开嘴,讥笑道。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而下。

盛以北心里猛地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扯的生疼,他转而盯着俞烯的肚子,原本高高隆起的肚子,现在平坦。

“不可能!孩子呢,你把孩子藏哪儿去了!一直以来都是好好的!”盛以北两三步走到床前,双手紧紧的禁锢住俞烯的双肩,神情激动。

俞烯身子还有些虚弱,被他摇晃的骨架都快要散开似的。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孩子没了,你满意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那么绝情,绝情到自己的孩子都不想要。他才八个月啊!”俞烯的一字一句,砸在盛以北的心上。

97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她家破人亡,父亲被害而亡,始作俑者却她同床同眠的丈夫。她从天之骄女一夜沦落街边乞丐,而他却佳人在怀。几年后,她华美归来时,身边跟随软萌小公主,一点点被吸引他的目光一波欢愉过后,俞烯体力总算恢复了点儿,从床上起来,小声道:“我先去洗澡。”。……

作者:夏日类别:恐怖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破魇路
    破魇路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神仙堕
    神仙堕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再世鬼帝
    再世鬼帝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修炼的故事
    修炼的故事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神途仙路
    神途仙路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迷糊妈咪要改嫁
    迷糊妈咪要改嫁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错位姻缘:厉少溺宠妻
    错位姻缘:厉少溺宠妻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战神回归
    战神回归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妖孽世界之洪荒
    妖孽世界之洪荒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仙路之掌天
    仙路之掌天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