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梦与逝

第23章 梦与逝

时间:2021-04-09 07:08:55来源:

沙漠的夜幕降临时冷冽静寂。也没虫听虫叫,也也没灯光一点点。闭上眼后,意识迅速模糊不清,朦朦胧胧中觉得有双手从背后将我搂住,拖进彻底地的漆黑中。这种觉得持续的了很久。没有虫鸣鸟叫,也没有灯光点点。。

>>>《户外直播间》章节目录<<<

第23章 梦与逝

沙漠的夜晚清冷寂静。  

没有虫鸣鸟叫,也没有灯光点点。  

闭上眼后,意识很快模糊,朦胧中感觉有双手从背后将我抱住,拖入彻底的漆黑中。  这种感觉持续了很久。  

直到,我发现自己能够再次睁开眼时,天空一片昏黄混沌,我仍身处罗力木,但周围原本破烂的墙壁竟恢复成一座座完整壮观的房屋,鳞次栉比。  

我依旧站在一号建筑脚下的十字路口。  

那座天台,竟也崭新如初,一砖一瓦,见棱见角。  

身后,传来一阵绵软但整齐的脚步声。  

竟是先前遇到的白衣人!  

他们仍着素白袍,白头巾,分列两队,直盯向威武庄严的天台。  

我努力想看清他们的容貌,可身处梦中,越是想做一件事,便越难如愿。  

只能感受到他们默默地穿过我,径直朝天台走去。  

大概只是一瞬,众人肃立于天台顶。  

倒是此时,我看的很清楚,白衣人围成半圆,圆心跪着一位着装相同,腰间配一把长剑的人。  

他匍匐在地,双手背贴地,脸贴手心。  

跪拜良久,摇摇晃晃站立起身,取下长剑,横握于胸,慢慢,缓缓,举过头顶。  

猛然间,我感到他的目光竟直戳到我脸颊。  

那张脸,方口高鼻,清秀俊朗,只是,他的嘴唇,是深紫色的。  

持剑之人忽又剑眉倒竖,手持剑柄,口中喊出二字,我却无法听清。  

接着,剑刃出鞘二指余宽,一阵金光直刺双眼。  

最后,眼前一阵白亮,再次失去意识。  

慢慢地,亮白开始褪去,逐渐黯淡,终于,化作黑暗。  

直到耳旁传来阵阵鼾声,意识才得以清醒。  

我侧着身子醒来,帐篷的青帆布微微发亮,看来已是凌晨。  

耳旁的鼾声停了。  

我转过身,惊异地发现陈教授正睁大双眼盯着我发呆。  

“冬臣哎,你知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嗯,”我答道,“有时候这样,但次数不是很多。”  

“跟你讲哎,我晚上做了个梦,跟罗力木有关的哎。”  

“是什么样的?”  

陈教授脸色有些难看,像是在忌讳什么。  

“你还记得,咱们在依提孜力克遇到的那群幽灵吗?”  

我心头一颤:莫非陈教授也梦到那对白衣人了?  

“他们,竟然出现在一号建筑了哎!一群人,走到天台顶上哎。”  

我怎么感觉--我们做了同一个梦呢--  

“最吓人的哎,是那个领队的,他的嘴唇哎,是紫色的哎!  

他手里还有一把宝剑,他一拔剑哎,我立马就被吓醒了哎!”  

怎么可能,俩个人怎么会做同一个梦呢……  

“冬臣哎,你怎么了哎,我看你脸色发白哎。”  

“陈教授,有件事,我说出来你别害怕啊,咱们,可能做了同样的梦。”  

陈教授先是一愣,接着坐起来。  

“诶--怎么可能哎,这人跟人不一样,那怎么会做一样的梦哎。”  

本来我也不能完全相信,直到将梦里的细节一一讲给陈教授,他才彻底变了脸色,呆滞的眼神里尽是震惊,最终不停地嘟囔着:  

“怎么可能哎,怎么可能哎……”  

只是两个人的梦一样而已,我还不至于强迫自己接受某种灵异的说法。  

用科学理论来解释,梦只是人类在熟睡中产生的一种脑电波活动而已,若非要找个牵强的说法,或许是这里存在某种强烈的磁场,使两人的脑电波产生共振了。  

但无论怎么想,找什么说法,也无法劝服自己。  

无奈,陈教授和我都表示再无睡意,想到帐外散散步。  

二人刚出来,便碰到早已站在天台底下的贺连桥与彭齐生。  

彭齐生双手合十,对着天台正中,低头祷告。  

而贺连桥正在晨练,借着台阶跳上跳下。  

“你们怎么也醒这么早,这才四点多啊。”我问到。  

贺连桥跳下来,抻着胳膊走到我们面前。  

“哎,晚上出了件怪事,睡不着了。”  

“什么哎?”陈教授皱起眉头。  

“我和彭齐生做了一样的梦!”  

接下来,又是一时的无言以对。  

经过四人的串词,我们得到一个任谁也不愿相信的结果:  

四个不同的人,在同一个夜里,面对巨大的天台,做了同样的梦。  

莫非,是中了罗力木的诅咒了么?  

还是,这仅仅为不祥之兆的预示?  

又或者,那名手持金剑的白衣人,想同我们传达什么吗?  

此时,四人都陷入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慌,但又无法捕捉它的到来,只能焦急地等待。  当我回到帐篷,打开摄像器时,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绝望的喊叫。  

“啊……”  是孟琬。  

孟琬的一声惨叫,在静谧的沙漠中显得格外刺耳,如一块泡沫,用力地在粗糙墙壁上摩擦,直听得人毛发怵立。  

“完了,又出事了。”  

我心一凉,疯狂朝孟琬的帐篷奔去,只见她衣冠不整,满脸惊骇地出了帐篷,跌跌撞撞扑进我怀里,放声大哭。  

与此同时,陈教授等人也赶来,听到帐篷内传来一阵男人低沉又撕心裂肺的哭嚎声,急忙进去查看情况。  

哭声来自张泽川,看来是吴月茹出事了。  

我轻拍孟琬的肩膀,又替她整整衣服,小声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孟琬只是低声地呜咽,不肯说话。  

少时,她才从怀中挣出来,做到身旁的矮石墩上埋头啜泣。  

我见她不愿说话,便到帐篷近前打探。  

刚走到门口,陈教授他们三人便被推出帐外,接着,是张泽川绝望中撕扯的吼声:  

“滚!你们都滚,让我们在一起!”  

贺连桥本还想进去,却被陈教授拦住,  

“哎,让他静静嘛。”  

他们三人脸上都是抑制不住地悲伤惋惜,各自找个地方坐下,满面愁容。  

看来,吴月茹命不保已。  

大家各自惆怅,场面再度缄默。  

许久,太阳已经整个从地平线以下挤出来,悲怆地撒下一层橘黄的霞光,涂抹在每一座沙丘上,渗透到每一颗沙子中。  

帐内的哭声渐渐小了,时不时传来一阵抽噎。  

陈教授感觉时机合适,率先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挑帘入帐。 

“泽川哎,要节哀哎,人走了嘛,咱们总要接受事实的哎,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善后才对嘛。”  

“可是,陈教授,妞妞她怎么会突然就这个样子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陈教授终于也陷入沉默。  

我趁机也进到帐篷内。  

他二人围坐在尸体旁,沉痛又迷惑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吴月茹。  

她的死状,可谓凄惨。  

整个人塌瘦了一大圈,胸口和小腹深深地凹下去,脸部和身体其他露出皮肤的地方也都呈现出相同的惨白。  

如同一张崭新的白纸,被粗暴地揉皱,再舒坦开一样。  

这种蹊跷的死法,以前从未听说过。  

与其说是暴病身亡,我看更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  

只是,最令人称奇的地方,在于吴月茹死时的表情,竟然出奇的平静,没有一丝痛苦,好像临死前一秒,还在做着美梦。  

“我说哎,这人没了,遗体总这么摆着不太好哎,咱们不如哎,早些把她安葬了吧。”  张泽川脸上仍满是纵横的泪痕,声音沙哑地答应一声。  

陈教授让我也去搭把手,先把吴月茹的遗体抬起来。  

我和张泽川一人架一边,正当把她侧过来时,竟发现褥子上摊着一片殷红的血迹。  我和张泽川一惊,双双将尸体放在一旁,仔细观察那片血迹。  

我们本以为那是流在地上干涸地血块,但却惊奇的发现那摊血迹,竟然还很新鲜,好像随时可以流动起来。  

“嘶--”我摩挲着下巴,往前探了一步,“奇了怪了,这血迹看着怎么这么别扭。”  

我尝试着用脚尖去撵那片血,却感到一股又软又弹的质感。  

吓得我急忙缩回来。  

“大家快退后,这东西有古怪!”

97

户外直播间

过气网红与考古专家阴差阳错结起一队,在一次学术旅行中,于沙漠村庄偶遇借阳路的白衣人,祠堂里重生的死尸,并最后意外发现目的地——罗力木古国的线索,而背后的一切,则矛头此刻,我正平静地写下一行行文字,记录着过去发生的一件件险恶经历,听上去奇幻无比,但回忆起来却又格外真实:。……

作者:冬臣类别:科幻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五行征途
    五行征途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辽东狂狮刀
    辽东狂狮刀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侠情三国
    侠情三国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断泪伤
    断泪伤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落英神剑
    落英神剑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天降萌宝:妈咪求宠爱
    天降萌宝:妈咪求宠爱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窝不是玉皇大帝
    窝不是玉皇大帝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观主下山
    观主下山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沈氏家族崛起
    沈氏家族崛起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洪荒之元阳道人
    洪荒之元阳道人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