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水祟

第十四章 水祟

时间:2021-07-22 13:24:41来源:

为防姓蓝的老古板和小古板夜半来找他麻烦,魏无羡抱着他那把剑睡了一夜。岂知非但此夜风平浪静,第二日聂怀桑竟大喜过望地来找他:“魏兄,你真真鸿运当头,老头子昨日就去清河赴我家

>>>《谁家亲友不是人》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水祟

为防姓蓝的老古板和小古板夜半来找他麻烦,魏无羡抱着他那把剑睡了一夜。岂知非但此夜风平浪静,第二日聂怀桑竟大喜过望地来找他:

“魏兄,你真真鸿运当头,老头子昨日就去清河赴我家的清谈会啦。这几日不用听学,也不用受教了!”

    魏无羡一骨碌爬起,边穿靴子边喜道:“果真鸿运当头祥云罩顶天助我也。”

江澄在一旁泼他冷水:“等他回来,你还是逃不脱一顿罚。”

    魏无羡道:“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他出了门,神采飞扬:“走,先去找落落。”

他们出了门,又远远的见到一群少年。一群人见到他们一个个高兴得不得了。有一个少年朝着他们招手,先是想要大喊,紧接着又猛然想到蓝家家规的“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大声喧哗”,还不想挨批的少年一下子没声了,他如打了霜的蔫瓜,同行的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表安慰。

两拨人以绝对不会违反蓝家家规里“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的速度快速汇合了。

“你们这是干嘛呢?”魏无羡问道。

“这不是蓝老头去清河了嘛,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然是要趁此机会出去玩!”

有人道:“魏兄,你这次禁闭可结束了,我真是佩服你啊,对着蓝忘机那个小古板这么久,想想就浑身不自在。”

魏无羡一挥手:“嗨,蓝忘机也没有这么无趣,逗起来还挺好玩的。”

他把昨天捉弄蓝忘机的过程细细的讲了一遍。这件事本来是要保密的,像是昨天在树林等他的人也只有关系极好的江澄和聂怀桑而已。这么大庭广众的讲出来,就是把自己的把柄送出去。哪有劫匪抢劫后会大肆宣扬自己的犯罪过程的?

逗蓝忘机本来就是给自己出气,自己知道自己开心就行了,要是一切顺利,魏无羡本来不打算就这么说出来的。

但就是计划没完全成功啊!他的本子还作为罪证留着,虽然蓝启仁去清河了应该没有被告到状,但也不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了,只要那本子还在,蓝忘机就一直有状告他的证据。

被蓝忘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自己社死,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先社死,如果众人或蓝忘机在意的话还能捎上一个蓝忘机社死,反正左右都要被蓝忘机治罪,先干点不让自己后悔的事再说。

众人听了,惊吓之余又带着深深的敬佩,笑声反而少了很多,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在听学期间明知故犯这么多蓝家家规,还去触执法者的虎须依然能够全须全尾的回来。魏无羡这大逆不道的行为可比蓝忘机的反应要有趣刺激得多。

“魏兄!你当真绝勇啊!”

“魏兄,你真是做了我们想做但没有胆子做的事情。今后你便是我的偶像了!”

魏无羡对众人的追捧十分受用,他得意洋洋的说:“你们不是要去玩吗,我带你们找乐子去。”

“云深不知处有什么好玩的啊,这么多家规管着人,束手束脚的。”

有人问:“你们江家的莲花坞比这里好玩儿多了吧?”

魏无羡笑道:“好玩儿不好玩儿,看你怎么玩儿。规矩肯定没这里多,也不用起这么大早。”

姑苏蓝氏卯时作,亥时息,不得延误。

又有人问:“你们在云梦什么时候起?每天都干些什么?”

江澄哼道:“他?巳时作,丑时息。起来了不练剑打坐,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

魏无羡道:“山鸡打得再多,我还是第一。”

这是真话。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不用努力也能遥遥领先、处处高别人一头的天才,那必然是魏无羡这样的。

相貌丰神俊朗,个性潇洒不羁,这自不必多说,而灵力充沛,天资聪颖才是他被称为天才的根本。他在姑苏蓝曦臣、姑苏蓝忘机、兰陵金子轩之后排在世家公子榜第四也不过因为没有前三位的家世,而且还压了世家公子榜排行第五、同在云梦、父亲是江家家主的江澄江晚吟一头,这完全是因为自己厉害。虽然他一副天天爱玩的样子,但也是过目不忘、聪颖过人、六艺俱全的风雅之士。

在他这一辈、甚至是往前的好几辈里,光论天赋,魏无羡也会是在最顶尖的那一小撮。

此番来姑苏,魏无羡遇到了蓝忘机,这个大多数方面不比自己差的人。如果没有蓝霂,他会是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听学期间最在意且执着的对象。

但是有一个人、一个仿佛不是人的家伙,也即是他之前从没听说过,不知为何一见面就是杀气骑脸的蓝霂。

魏无羡敢发誓他没有见过比蓝霂更惊悚、更恐怖、更奇怪的家伙。虽然给他留下危险印象的只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蓝霂没有个十二年被不停得罪攒不出来的杀气和那个诡异的笑,在之后无论是允许交谈还是传递信件都非常的好说话,但魏无羡就是无端的觉得毛骨悚然,好像自己被什么不可名状的存在盯上了,即使只是仅仅投以注视也会让人本能不适想要摆脱,但他又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盯上。

于是现在,魏无羡最感兴趣、最在意、即使他不愿意承认但同时也是最惧怕最不想见面的人,是蓝霂。

此时一行人边说边走,路过云深不知处的会客厅雅室,魏无羡忽然心里一阵发毛,他顿住脚步,心有所感地将目光投向前方。

长廊尽头迎面走来数人,为首的两名少年长相与装束极为相似,头戴卷云纹抹额,但气质与神情大大不同。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温润如玉。一种颜色,两段风姿。

虽说这两位相像得犹如双子,但魏无羡立刻就认出来,两人中板着脸的那个是蓝忘机,平和沉稳而眸色较深的那个,是蓝氏双璧中的另一位,泽芜君蓝曦臣。

蓝曦臣长蓝忘机几岁,和聂怀桑的兄长年龄更相近,他们并不是双胞胎,长相却是照镜子似的,和蓝家上一辈的两个模样的双子兄弟——蓝启仁和青蘅君刚好相反。

要是平时魏无羡定是要感叹一下两人的相貌的,但现在这是重点吗?他没让人发现地咽了咽口水,踮起脚伸长脖子,越过蓝忘机看向他身后,然后不出所料的看到了蓝霂和她身边正在与她交谈的意外之喜魏落。

蓝忘机也见到了魏无羡,他皱起眉头瞪了他一眼,然后仿佛多看一刻便会受到玷污似的移开目光,眺望远方。

魏无羡一看蓝霂就停了一下脚步,然后才跟在一直向前走没有停留的江澄身后。聂怀桑也看到了蓝霂,条件反射地往领头的江澄背后一躲,本来走在前面的就是他们三个,两人这么一动作,江澄顿时被顶了出去,一个人在前面非常突出。

江澄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回事,只是站在最前面的是自己,只得上前。

蓝曦臣看到在意的不熟悉的面孔,笑着问道:“两位是?”

江澄示礼道:“云梦江晚吟。”

魏无羡亦礼:“云梦魏无羡。”

身后众人皆见过礼。

蓝曦臣还礼,聂怀桑缩在江澄背后,声如蚊讷:“曦臣哥哥。”

蓝曦臣和他大哥聂明玦是结拜兄弟,从小就极为熟稔,所以聂怀桑这么称呼他。

而聂怀桑声音小,是因为心虚。

果不其然,蓝曦臣温声道:“怀桑,我前不久从清河来,你大哥还问起你的学业。如何?今年可以过了吗?”

聂怀桑很是不好意思地道:“大抵是可以的……”

魏无羡嘻嘻而笑,转移话题给聂怀桑解围:“泽芜君,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蓝曦臣道:“除水祟。人手不足,回来找忘机和霂霂。诸位要不要一起去?”

蓝忘机似乎想说些什么阻止的话语,但发出邀请的毕竟是自家哥哥,到底还是憋着了。

众人争先恐后的答应。

聂怀桑虽然想跟着一起去凑热闹,但看了看蓝霂,苦笑道:“我还是不去了,回去温习功课罢,不然又不合格。”

虽说他明白如果自己也去的话,蓝霂甚至会看护着自己不要受伤,但他的确会良心不安,他是不想让祖宗失望的。

云梦多湖多水,盛产水祟,因此江家人对此十分拿手,江澄有心弥补一下云梦江氏这些日在蓝家丢的脸,便也答应参加行动了。

魏无羡看起来的确很想去,但却没有马上同意。他看着走到自己身边来的妹妹,担心道:“落落身子骨弱,不能一起去。要是……”

就是刚刚说要带着那群少年去玩,魏无羡也打算和妹妹一起的,他多的是妥当的玩法能让妹妹开心。可抓水鬼不是什么安全的事,一不小心就会受伤,而且魏落因为身体原因没有修为,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他想着想着,心情逐渐偏向妹妹那边。想说留下,却听见蓝霂说话。魏无羡抬头看向蓝霂,蓝霂此时刚好将看着他的视线移开望着聂怀桑。

“本就是落落不能去,所以才来找你。既然怀桑也不过去,那就顺便照顾一下落落也好。”蓝霂语气淡淡,看向聂怀桑的眼神中隐隐透出慈爱。

是个办法……啊?等等,我刚才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是慈……

魏无羡惊讶地看着蓝霂。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魏落笑着打断了:“哥哥想去就去罢,我和怀桑哥哥一起读书。”

聂怀桑莫名积极:“魏兄放心,我一定能照顾好落落。”

魏无羡被这么一打岔,忘记自己原来是想说什么了。不知为何他客客气气地说话,让人感到疏离:“那便劳烦聂公子了。”

聂怀桑不明所以,但也配合地变得客客气气的:“无妨,落小姐跟我呆在书房就好了,绝不会有事的。”

魏无羡笑了一下。他又恢复到平常不着调的样子,一把揽过江澄:“泽芜君,我也去!”

众人见他答应了,发出一阵欢呼。

蓝曦臣笑着道:“那多谢各位了。准备一下,一同出发吧。”

魏无羡与江澄一行人回房准备。魏落和聂怀桑相伴去藏书阁。蓝家兄妹则是去门禁处等他们。路上蓝忘机忍不住问道:“兄长为何带上他们?除祟并不宜玩笑打闹。”

未等蓝曦臣回答,蓝霂就很认真的说:“人多力量大。”

蓝曦臣失笑,低声和蓝忘机说话:“江宗主的首徒与独子在云梦素有佳名,不一定只会玩笑打闹。”

蓝忘机不置可否,面上却写满“不敢苟同”。

蓝曦臣又道:“而且,你不是想让他去吗?”

蓝忘机愕然。

蓝曦臣道:“我看你神色,好像有点想让江宗主的大弟子一起去,所以我才答应的。”

蓝忘机还要辩解,魏无羡他们已神速背了剑过来。蓝忘机只得闭口不语,一行人御剑出发。

97

谁家亲友不是人

为了把策马奔涌向着完犊子一去荡然无存返的同伴捞回去,清河地灵何清被全民公投派去以及控制局面找寻“天命之子”。祂捡了个母亲死亡……的半死不活胎当暂栖的躯壳,被取了个“蓝霂”的名字,捏着冰山人设辛辛苦苦的把自己的壳子撕扯大。在“蓝霂”十八岁那一年,祂终于等到找到了了那个“天命之子”的线索……姑苏的气候让深山仙林的早晨蒙上薄雾,迷蒙的水汽试探的想要粘上女孩绣着卷边浮云纹的裳边,被轻柔而严厉、不可抗拒的推开。。……

作者:梧无午类别:恐怖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仙魔江湖
    仙魔江湖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我的乾坤世界
    我的乾坤世界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破碎众界
    破碎众界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人族帝天下
    人族帝天下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太古妖荒
    太古妖荒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都市神巫
    都市神巫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蛋神传说
    蛋神传说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侠道大传
    侠道大传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苍生浮梦
    苍生浮梦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尊皇大传
    尊皇大传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