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心悔恨,钟师兄犹豫误事

第四章 心悔恨,钟师兄犹豫误事

时间:2020-10-19 07:30:50来源:

茅厕里刚撬一直这样的砖shi滑粘手,拿出来非常不更方便,可小毛见钟志诚多次反复叫战已等不一直这样,便将几块砖别在腰带上走出来yin影。“小毛哥,我在心里给你呐喊助威!”陈二躲在yin影里放低声音冲小毛喊了一句。小毛心知陈二向来胆子小怕事,的话自己打胜了他必来“小毛哥,我在心里给你助威!”陈二躲在yin影里压低声音冲小毛喊了一句。。

>>>《魂断西疆》章节目录<<<

第四章 心悔恨,钟师兄犹豫误事

茅厕里刚撬下来的砖shi滑粘手,拿起来十分不方便,可小毛见钟志诚反复叫阵已等不下去,于是将几块砖别在腰带上走出yin影。

“小毛哥,我在心里给你助威!”陈二躲在yin影里压低声音冲小毛喊了一句。

小毛心知陈二历来胆小怕事,如果自己打赢了他必来打秋风,如若输了他第一个先溜。于是也不回头,径直走向众人。钟志诚见对方迎面而来,心中已是悔恨交加。他本想趁着对方走了,装模作样耀武扬威一番。可谁能想对方不但没走,看起来还如此从容不迫。定然是修为高深有恃无恐。于是连忙躬身施礼道:“晚辈万盏星河弟子钟志诚携众师弟见过上仙!”钟志诚心里想的明白,对方既然不怕自己几人,那就先报上宗门名号,万盏星河是修仙大派,名头十分响亮,说不定能唬住对方。

小毛看了看众人,向钟志诚问道:“你是这些仙人中领头的?”这话问得古怪,原来只有凡人才会称呼修仙者为仙人,修仙者之间却不这么称呼。

钟志诚先入为主认为对方是修为高深的前辈,于是也不怀疑,只当是对方在挖苦自己妄称仙人,诚惶诚恐道:“晚辈后学不敢妄称仙人!让前辈见笑了。”

“你刚才说要用大神通揪我出来赔罪,你揪吧。”小毛看出钟志诚此时颇为胆怯,故而说话更不留情。

此时小毛已走到天井内明亮之处,众人借着灯光上下打量,只见他黑纱蒙面却能看出年纪不大,一袭黑衣没配长剑,腰间沉甸甸的倒不知塞着什么东西。

“师兄,他是个凡人!”一个师弟悄悄凑到钟志诚耳边说道。原来修仙这一途,修为高的固然能看出修为低属于哪一阶段,修为低的虽看不出修为高的是何等级,但是否是修仙者却一眼看得出来。这个师弟见小毛毫无修行过的迹象,心中不禁犯疑。

钟志诚此时心中也在犯嘀咕,他瞧着小毛怎么也不像个修仙者。略一思索,猛然想起师父曾经说过,有一类修为特别高深的强者,能够洗尽铅华、返璞归真,将修为隐藏的跟凡人一样,更甚者还能返老还童。想到这里他不禁心中骇然暗道糟糕,此种强者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可偏巧让自己遇上,运气可真是够差的。

那师弟见钟志诚沉吟不语,立刻觉得自己猜测不错,三步跨作两步走到小毛面前冷笑一声道:“我说什么修仙前辈如此见不得人还要黑纱遮面,原来是个凡人,说不定就是个脸上刺着印记的毛贼!”

钟志诚见师弟出言讥讽,刚想阻拦却没拦住,心中连叫不好,于是悄悄踅摸四周环境,万一对方神通战技铺天盖地袭来,自己也好找地方躲避。

小毛见这个师弟行为散漫言语轻浮,知道他比刚刚拍倒的那个仙人强不到哪儿去,冷声道:“刺着印记?既然你羡慕不已,我也给你留个印记。”说着身形一闪,一块青砖劈头盖脸砸了过来。这师弟万没成想到对方一个凡人敢在众多修仙者面前突然出手,压跟连闪躲的念头都没有,就被一砖盖在脸上。其他修仙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这师弟仰躺摔到在地,均吓得一退,两个相熟的想想不对,赶紧跑来扶起细细查看伤势。

这师弟已然昏厥,满脸是血,在灯光照射之下模样甚是恐怖。两人见师弟脸上一个方印,隐隐还有一行小字“吕记砖铺”。这是什么奇门法器?两人想不明白,连忙拖起师弟拉回钟志诚身边悄悄耳语。

“吕记砖铺?”适才光影闪动钟志诚离得稍远,没看清楚这位修仙前辈是如何出的手,不禁暗自心惊:“对方抬手之间师弟便已重伤,真是可怖至极,此人定是修仙强者无疑!只是这吕记砖铺到底是个什么宗门?实在让人猜想不透。”

钟志诚拜入万盏星河也有三年时间,平日里经常听师父讲起修仙一脉的前辈轶事,此时急忙回忆,一一印证:“西疆宁化府有个小宗派的宗主姓吕,不过听说是个女修,眼前这位前辈强者虽然蒙面但怎么看也是个男子,应该不是。秦南府孙王爷麾下有个天残门的客卿也姓吕,不过天残门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修士,眼前这位没有残疾,应该也不是。京城吕氏宗门全都姓吕,而且大多使用奇门法器,这个看起来很像,只是吕氏宗门与我万盏星河素来交好,按理说不该对我等下手才对,此事诡异至极,必须小心应对,否则定然大大不妙。”想到这里,钟志诚命人将那受伤的师弟扶入房中休息,自己趋步向前深深一礼道:“前辈可是京城吕氏宗门的强者?晚辈有眼不识泰山,死罪死罪!”

小毛拍倒一个,本以为必然激怒众仙人qun起攻之,没想到对方还越发有礼,不过他说自己是京城吕氏宗门,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吕氏宗门与他一样,也喜欢用板砖?小毛实在想不透。不过接连毫无压力的拍倒两个仙人,真是让人诧异,他现在比较关心是眼前这些仙人太弱了还是他太强了。于是不接钟志诚的话头,直接问道:“你们几个在万盏星河年青一代实力可排第几?”

对方没接茬更让钟志诚坐实了此人是吕氏宗门的强者无疑,可这一问却不好回答,又不敢不答。万盏星河年青一代英才辈出,少宗主罗宋、二师兄钱志振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修仙奇才,钟志诚在宗门里连前五千名都进不了。可如实回答却又顾及吕灵芷在旁,生怕被佳人轻视,于是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话来。

旁边一个师弟明白他的心思,知道他不想在吕灵芷面前露怯,而且说得厉害些也许能让眼前这个黑衣人知难而退,于是连忙抢话道:“我们几个师弟刚刚拜入仙门不久,修为低微根本排不上号。不过钟师兄却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在宗门里实力绝不出前三!”好在他吹牛时还有分寸,没敢说钟志诚比罗宋和钱志振还厉害,饶是如此也吓了钟志诚一身冷汗,心中暗自问候这位师弟十八代祖宗,眼前这吕氏宗门的强者明摆着是来找茬的,把自己说这么厉害不是让对方点名打自己吗?于是连忙摆手道:“晚辈修为不值一提,入不了前辈的法眼。”

果不其然,小毛一听就开心了,他本来就是专程来找仙人打架的。钟志诚如此厉害,正随了他的心意,于是说道:“别说废话,咱俩切磋一下。”说着从腰上抽出一块青砖就要动手。

钟志诚这次看清了对方的法器,这明明就是铺地的青砖。细一思量,立刻恍然大悟:“师父说过,修仙战技研习到极致,飞花摘叶也可克敌制胜,世间万物信手拈来皆是法器。这位前辈显然已经到了这种境界,不屑于用寻常的法器,随手取块青砖威力便不弱于法器。”于是连忙拱手退让道:“前辈且慢,请将法器收起,听我一言。万盏星河与京城吕氏宗门素来交好,前不久我师姐苗志倩还专门赶赴京城参加贵宗门太上长老的寿宴。前辈若是对我贸然出手恐伤了贵我两派的和气,兹事体大,请前辈三思!”一席话说完,钟志诚给自己暗暗竖了个大拇指,心中佩服自己这番话说得有张有度、有理有节,任谁听了都挑不出毛病。

小毛此刻更是一头雾水,心道:“看来这吕氏宗门确实也是用板砖拍人的,不然他怎么一口咬定我是吕氏宗门的。这误会可要不得,万一将来这个京城吕氏宗门找上门来,非说我偷学了他家的板砖绝技,解释起来很是麻烦。”于是呵呵一笑道:“谁告诉你本人是吕氏宗门的?别以为随便拿出个宗门名号我就能放过你!”

一听对方不肯承认自己是吕氏宗门的,钟志诚心里立刻凉了半截,对方根本不肯顾及门派之间的颜面,如此说来他是非得动手了。前后一联系,登时觉得恐惧异常,对方问自己在派中排名几何,明明就是要杀一个有身份名望的人立威的意思,想到这里,钟志诚下意识的瞅了吕灵芷一眼,见她婀娜多姿的身段此时更显得惹人爱怜。他不禁心中悲苦,眼看就与MeiJiaoNiang定下亲事,如今要死于非命,心中实在不甘。

小毛心中正在烦闷,原想着双方碰面干巴利脆痛痛快快的动手,没想到这姓钟的如此难缠,竟然反复推脱。想到这里小毛心下一横就要抄起板砖动手,忽地看见钟志诚意味深刻的看了旁边一眼,小毛本就是个伶俐人,立刻明白了其中意味。

“哈哈,凭你这死相倒还色心不死,我说你怎么推三阻四不肯动手,原来是怕在美人面前丢脸啊,哈哈。”小毛说话好不客气,一句点破钟志诚的心思,“我看看这美人,嗯,不错,确实美丽。我劝你还是赶紧动手,若是再磨蹭小心我强抢了这美人去,你可后悔也来不及。”

小毛这话原是想激怒钟志诚及早动手,可到了吕灵芷耳中却变了味道,她原本也懵懵懂懂,没太明白为何这位前辈上仙咄咄逼人,而钟志诚表哥却是一直忍让。这时听小毛夸她美貌,还说要把她抢走,立时心中明镜一般:“前辈上仙原来是对我有意,想不到我吕灵芷一介凡人女子,竟然惹得两大仙人如此争风吃醋,大动干戈。这位前辈上仙看上去年纪不大,也不知是否婚配了。”如此想着她不禁芳心大动,脸颊泛红,jiao羞不已。

钟志诚听来,则又是一番意味。他听到小毛反复强调吕灵芷的美貌,立时觉得恍然大悟:“怪不得他手中的法器写着吕家名号,又不肯承认自己是吕氏宗门,原来此吕非彼吕,他这个吕就是吕大善人的吕,这人定是吕大善人找来的强者。吕大善人想许我姻缘,又怕我实力不足,故意请了强者前来试探。只是吕家实在过分,若是试探实力直截了当切磋就好,偏偏要重伤我两个师弟,真是可恶至极。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定要让你们难堪一番。”想到这里他咯咯一笑道:“前辈既然非要动手不可,还请取下遮面的黑纱。我们万盏星河好歹也是修仙大派,绝不与来历不明的人动手!”说罢他不禁心中得意,认定此人绝不肯取下面纱,否则吕家的背后试探的龌龊之心必然显露无疑。

小毛可不管钟志诚是怎么想的,他早在吕家大宅待不住了,晚上赶夜路回家还有三四十里路要走,实在是耽搁不得,于是二话不说shen手扯下面纱道:“取下面纱了,动手吧!”说罢拉开了个进攻架势等着钟志诚。吕灵芷偷眼看看小毛,这前辈上仙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大个一两岁,相貌还很英俊,一颗芳心早就飞了过去。

钟志诚此时却如同五雷轰顶一般,但他没想到对方随手就摘了面纱,这是何故?却又想不透了。现在双方已经说僵了,看来非打不可了。钟志诚挥手抽出长剑,脚下迅速后退几十步。他见刚才师弟在小毛身侧,转眼间倒地受伤,想来他近身ròu搏非常厉害,于是远远地躲开,万一对方用绝世战技自己也好有个反应的时间,说不定还能用万盏星河的绝学天河斩应付一二。

小毛见对方拔出长剑,立刻举起了板砖,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又退出那么远,这是要干嘛?实在想不透,有心追过去,可一想自己追对方退一定半天追不上,于是shen手从身后取下一副弓箭来。

钟志诚见小毛用弓箭,心头一震,忙使劲回忆哪一位前辈强者擅长使用弓箭。还没等他想起,只听嗖嗖嗖几声,一排利箭直射过来。小毛这箭法可有个名堂,叫做连珠箭法,一次可以连珠射出十五支羽箭,钟志诚便是专心防护也未必抵挡的住,更何况此时还在琢磨对方的来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避无可避,只能挥剑全力拨打箭支,一阵利箭入体的声音,十五支羽箭倒有十二支she了个正着,好在小毛手下留情避开他的要害。钟志诚浑身吃疼向后倒去,这一瞬间他心下突然清明,刚才羽箭射来并没有加持任何灵气,难道对方真的只是个凡人?想到此处,心中已是大悔,早知如此就该全力一搏,心下发狠,灵力催动反手一招天河斩发了过去。

小毛将钟志诚射倒,心中暗想这些仙人实力真是弱,便是眼前这个万盏星河排名第三的也跟泥捏的一样,于是兴致索然准备收起弓箭离开。弓箭还没放好,忽觉眼前光华一闪,小毛反应十分迅捷,连忙向旁侧躲去,只见薄薄一片闪着灵光的圆形气片贴着自己身子飞过,将衣襟斩下一大片。小毛倒吸一口冷气,他第一次见仙法战技的攻击原来如此犀利。心里想着,他抽出板砖,欺身向躺在地上的钟志诚冲去。钟志诚见一招无功,连忙提起灵气又发一斩,可惜浑身吃疼又发的匆忙,这一斩离小毛甚远打在地上。

小毛不知钟志诚的修为只能发出两招天河斩,见这招击在地上,不免心中吃急,万一对方连发几招,自己绝没有办法应对。于是加快脚步抢上,抡起板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乱拍,饶是钟志诚苦修三年仙法,身体抗力远超常人,却也被拍的皮青脸肿鲜血四溅,晕厥过去。

正在此时,身后忽然之间传来声响,有一人直奔小毛而来。

97

魂断西疆

他再次穿越在仙侠世界一个小小凡人身上,前一世的爱人和仇人,这一世的敌人和恋人,两世情仇纠缠不清。他是军方世家子弟,朝廷中的明争暗斗,官场上的尔虞吾诈,战场上的飞卢驰聘,身怀家国天下重任。他是修真名门中最杰出人物的弟子,铁血仁心豪情万虽然勉强用灵石突破到了炼气期,小毛可再也不舍得用灵石了。他猜测迷雾森林里植被丰富,说不定能有更多灵气有利于炼气。。……

作者:三货哥类别:武侠修真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大笑红尘
    大笑红尘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云断仙门
    云断仙门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神炼无敌
    神炼无敌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人生就应该不段的战斗
    人生就应该不段的战斗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万年变
    万年变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修得良缘共此生
    修得良缘共此生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锦衣暗皇
    锦衣暗皇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嫡女绝色:摄政王的小娇妃
    嫡女绝色:摄政王的小娇妃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学霸修仙系统
    学霸修仙系统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戮魂记
    戮魂记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