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战武道,板砖上仙作姨夫

第八章 战武道,板砖上仙作姨夫

时间:2020-10-19 07:30:54来源:

李长生心中有气没处宣泄,猛一回过头,看见保镖正直勾勾的呆看,便怒从心起,顺势啪的扇了保镖一记耳光,这耳光又脆又响,打得保镖一愣。这保镖憨实很老实,捂脸问着:“少爷,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打我?”“肯定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和他串通一气赢我的钱!”“一定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和他串通赢我的钱!”李长生斥道,“我爹管你吃穿发你工钱,你却伙同这个克死父母的丧门星害我输钱,你真是该死,回去我让爹爹开革了你!”。

>>>《魂断西疆》章节目录<<<

第八章 战武道,板砖上仙作姨夫

李长生心中有气无处发泄,猛一回头,见到保镖正直愣愣的呆看,于是怒从心起,反手啪的扇了保镖一记耳光,这耳光又脆又响,打得保镖一愣。这保镖憨厚老实,捂脸问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打我?”

“一定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和他串通赢我的钱!”李长生斥道,“我爹管你吃穿发你工钱,你却伙同这个克死父母的丧门星害我输钱,你真是该死,回去我让爹爹开革了你!”

这一句指桑骂槐,明着骂保镖,实则骂的是小毛。小毛岂是好相与的,冷笑一声道:“李长生,赌输了就要乱咬人吗?我不招惹你,你却来招惹我,当我小毛是软柿子吗?”小毛一发话,几个小痞子都手挽袖子向李长生拥来。

李长生知道小毛在痞子中威望甚高,骂完了就知情况不对,赶忙一把将保镖扯到自己身前,探着半拉脑袋抗声道:“我就骂你了,你要如何?丧门星!扫把星!看我的保镖怎么收拾你们这帮孙子。”

那保镖刚挨了打但却忠心,shen手将李长生护在身后,拉个架势很是漂亮,沉声道:“你们一起上吧。”

“呵,打你不用这许多人,我一个就行。”小毛轻笑一声,回头对小痞子们说,“让街坊们避开些,免得误伤了旁人。”

几个小痞子立刻行动回头维持秩序,推着街坊们后退,打开一片大大的场地。陈二把衣服脱下来,兜起这许多铜钱,跑到土癞子身边,搭话道:“癞子叔,保镖看起来ting厉害,要不要先走一步,省得小毛待会儿逃跑时咱俩反成了拖累吗?”

“滚蛋!小毛的身手你还不知道?这保镖有本事对付三个仙人吗?”土癞子对小毛的战斗力很是自信,不屑一顾道。

旁边一个小痞子听见对话,过来说:“我说小毛哥最多十息,定然能打倒这保镖。”

另一个小痞子说:“我赌十文钱,小毛哥最多五息就能赢。”

“我赌三息。”“我赌一息。”

“你们这帮白痴,我的保镖吹口气就能把小毛吹趴下,等着给小毛收尸吧。”李长生见他们一个个都说保镖会输,心下大是不服,又从保镖身后探头出来回zui道。

“敢打赌不?李猪头!哦,对了,你已经没钱了,只能快活快活zui。”陈二看李长生露头说话,立刻用话激他。既然土癞子说小毛能赢,陈二也觉得他肯定能赢。

“穷鬼,看清了,我押这个。”李长生向来看不起陈二这穷鬼,最受不得他说自己没钱,一激之下,直接撸下一枚戒指,举在空中道,“这戒指算我三千文。”

“三千文?李猪头,你穷疯了吧?”陈二哂笑道,“最多一千文。你要是押,我跟你对赌。”陈二现在有的是钱,大方地说道。

“一千就一千。”李长生咬着牙交代保镖道,“打趴下他,别手软,使劲揍,打坏了算我的!”

保镖冲李长生点了下头,shen手给小毛比划了个请的手势。

陈二一看李长生把戒指押了一千文,心中高兴,立刻对小毛喊道:“小毛哥,我妹子比我脸还大,旺夫!你要想当我妹夫就干倒这货!”小毛好像没听到一样,微摆了个架势。二人相互注视,皆是一动不动。周围观战的街坊虽多,却也没人熙攘,都在安安静静的看着二人。土癞子和陈二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不知他们会如何动手。

这保镖确是武道一门的高手,在镖局时见多识广,此刻他心中暗想,面前这十几岁的小子,看起来不像街头混混的架势,倒好像有些修仙者气势。不能大意,gao不好这偏僻小镇真的隐居着仙人。

小毛能够感受到保镖带来的压力远超钟志诚等几个修仙者,知道这是个有真本事的武道中人,他拉开的架势浑身上下竟然毫无破绽,不论自己攻击哪里怕都不容易讨得便宜,于是也不贸然进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围观的街坊渐渐开始交头接耳,有的已经不耐烦的离去。小痞子们都看不明白,心下不免着急,一个劲询问着陈二。陈二挨小毛揍最多,对小毛的手段十分熟悉,他心中暗忖,要不要给小毛递两块板砖过去,于是在地上到处踅摸。可这片市场都是黄土垫道,找了半天没发现一块青砖,不禁暗自着急。

李长生对二人最是关心,刚才他押上的戒指是他李家传家之宝。他一时激愤和陈二对赌,现下心里已经有些后悔,只盼着保镖能够一举打倒小毛。等了许久,见二人还不动手,心下着急万分,他从背后推了一把保镖,说道:“快上,揍趴下他!”

保镖被李长生这一推,不免分了一下神,小毛等的正是这个时机。只见他躬身前冲,举拳打向保镖。保镖想要遮挡已来不及,连忙也挥拳击向小毛。只听啪的一声响,围观众人却没看清是谁打了谁,尤自安静观看。下一刻,保镖只觉拳头上疼痛欲裂难以忍受,但当众又不好意思揉搓,不禁皱着眉头强自坚持。原来刚才一招,两人对了一拳,互相都击打在对方的拳头上。

按道理说,小毛街头打架身经百战,拳脚上是有些功夫,但比起保镖武道出身却还是差着些。只不过近几个月,小毛不断修习炼体期法门,现在已经是炼体期大圆满,比之保镖的身体抗力不知强了多少,所以这一对拳,保镖吃了个暗亏。

二人经此一招试探之后,彼此心中都有些吃惊。小毛知道自己身体比那保镖结实,可保镖的拳脚速度极快,明明是自己偷袭,对方却能挥拳挡住,看来其身体反应确实不能让人小觑。

保镖此刻心中也是惊讶不已,他原想小毛身体灵活定然是已巧致胜,没想到拳头上的力度如此之大,看来是个极难应付的对手。想到这里,保镖从掏出一副铁手套,戴在手上道:“你拳头上很有功夫,我不如你。只好对不住带上拳套了,你若有兵刃,也可以使用。”

小毛最擅长的弓箭没带在身边,此时去取怕也来不及了,于是一言不发,双拳护身,又拉开一个架势。小痞子们却是不让了,一个zui快的连声骂道:“不要脸!空手比试却动兵器,你的脸皮得有多厚!”

另一个接道:“保镖大哥,其实你不用带铁手套,用脸皮直接应敌便可致胜。”

旁边一个赶紧凑趣:“那是为何?”

“他脸皮极厚,可比铁手套厉害的多,这一招脸皮神功很是难练,怕也是浸淫数十年的功力。”

陈二适才跑出一里多,找到一个卖烤饼的摊位,好说歹说从烤饼的围炉上借了一块砖来。此时刚好赶到,一见小痞子们正在辱骂保镖,立刻来了精神:“脸皮神功天下无敌!这功夫需要打小就练,几岁上就用砂纸磨脸,再大些每日自己用青砖拍脸,必须练到脸皮一至房倒屋塌的程度才算大成。你要不要表演一下?我给你找来块砖!”

那保镖十分憨厚,此时心下很是惭愧,自知有些理亏,于是又说:“你可以用兵器,去取来,我等着你!”

陈二却是不依不饶,高声喝道:“用什么兵器?你当我小毛哥也如你一般练过脸皮神功?来!小毛哥,给你块青砖,正好让他表演脸皮神功。”说着把砖递给小毛。

土癞子这时也有些紧张了,他毕竟经验老到,此时已经明了,小毛再厉害也不过街头打架的把式,若论招数精妙怕是比不过这保镖。于是连忙出来打圆场道:“都别骂了!都别骂了!我看你二人身手都很不错,互相彼此敬重,这样对峙下去怕是一时半会也分不出上下。”

陈二见土癞子开口,也不敢cha话,听到此处知道需要在旁附和了,于是赶紧高声问道:“癞子叔,你有什么好办法?”

小毛和保镖也都将眼光集中到土癞子身上,只见土癞子摸摸一寸来长的短须,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说道:“所谓武斗不如文斗,你二人站着不动,一人打对方一拳,看谁能打倒谁,倒下的便算输了。”

那保镖实在的很,一想小毛身体抗力远胜自己,赶忙开口反对道:“不行,他比我身体结实,这样文斗我吃亏的很。”

土癞子呵呵一笑道:“那这样,不必用拳,可以使用兵器,你用铁拳套打,他用青砖拍,你看如何?”

保镖一听心中一喜,原来他练过铁头功,头顶开砖那是小菜一碟,于是嘿嘿笑道:“这个可以,不过万一谁也没打倒谁可怎么办?”

小毛不等他说完,直接cha话道:“一下打不倒就打第二下,直到有一人倒地为止。”

李长生一听,怕保镖吃亏,连忙点着肥头说道:“这个好,就这么来,不过我们先动手!”小毛微笑一下,shen手做了个请字。

李长生见了正合心意,脸上yin狠的狞笑一下,压低声音对保镖交代道:“使劲打,往他肚子上打,一拳干倒他。”保镖点点头,他本就力大,再套上这铁拳套,说什么也不信小毛能抗住。

小毛正想试验一下自己炼体期大圆满的修炼成果,双手叉腰,吸一口气进入丹田,收紧身体,静等着保镖出拳。

只见那保镖快步走到小毛身前,俯低身体稍稍蓄势,而后大喝一声一记直拳正击在小毛腹部。这一下力道极大,饶是小毛炼体期修为抗力不凡,也只觉一阵剧痛,半天缓不过来。他咬牙ting了片刻,长出一口气道:“好了,该我了!”

这一拳没把小毛打倒,那保镖顿觉庆幸不已,眼前这小子身体实在壮实,刚才幸亏没跟他武斗,不然我打他没事他打我可受不了。于是闷声对小毛说道:“来吧!”

小毛忍着腹痛,活动活动胳膊,拿稳板砖,上下打量一下保镖,大喝一声:“着打!”说着全力一砖拍了过去。那保镖原已料定小毛要青砖拍头,连忙一口真气运到头顶,头顶微低向前迎去。

小毛玩砖从不拍头,只见那青砖斜刺里急速轮下,直奔保镖脸上拍来,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一砖正中面门。保镖啊呀一声倒在地上,鲜血长流。小毛看看手中的青砖,诧异的问道:“这砖哪儿来的?好结实啊。”

陈二赶忙过来报功:“小毛哥,这是烤炉的炉砖,当然结实了。我可是跑出好几里地才找下这么一块。”

小毛一哂,说道:“算你头功,快把赌注收了。”

陈二心中比小毛还急迫,二话没说就跑到李长生近前,shen手索要戒指。李长生哪里舍得,连忙道:“戒指不能给你,要不你随我回家取上一千钱。”

“我不要钱,就要戒指。”陈二一看李长生赖账,心知这戒指必是金贵物件,更是不肯放过。一qun小痞子上前推推搡搡,围住了李长生要抢戒指。

李长生心下大悔,急的眼泪直流,大声道:“我姨夫是板砖上仙!你们敢抢我戒指?我姨夫不会轻饶了你们。”

小痞子们一听板砖上仙,登时不敢动手。原来板砖上仙吕家店独战诸仙人的故事已经流传甚广,小痞子们都知道这是个厉害的仙人,不敢招惹。

“板砖上仙?哪个板砖上仙?”小毛闭门修炼几个月,倒不曾听说自己的名声,一时没明白过来,心中寻思这板砖上仙不是自己临时起的外号么?

“在吕家店吕大善人家,独战八名仙人的板砖上仙!”李长生一看小痞子们都怕板砖上仙,心渐渐放下,得意的大声说道。

“哦。”小毛一听说的就是自己,还没太明白李长生怎么成了自己亲戚,于是又问:“那他怎么是你姨夫呢?你姨是谁?”

“我表姨是吕大善人的嫡亲孙女吕灵芷!”李长生心道这小毛真是孤陋寡闻,这么大的事竟然不知道,于是得意洋洋的吹牛道:“那一夜,月黑风高,我姨夫在吕家店大战八大仙人,那场面真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要说那八名仙人也都是成名的上仙,神通十分广大。只可惜他们选错了对手,我姨夫那是震动整个修仙界连圣皇都仰视的上仙中的上仙。几人飞来飞去,从天上打到地下,又从地下打到天上,最后八名仙人铩羽而归狼狈逃窜,我姨夫大获全胜。只因我姨夫心中爱慕我表姨美貌,虽然人贵事多不得不离去,却专门扯下衣角交予我表姨作为定情之物,所以板砖上仙就是我李长生未曾谋面的表姨夫!”

李长生吐沫横飞,直把小毛几个听了个目瞪口呆,陈二知道板砖上仙就是小毛,可他心中却是十分佩服,原来牛还可以吹得这样惊天地泣鬼神,于是也不揭穿李长生,只是非常仰慕的看了他一眼。

小毛却是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板砖拍倒几个不入流的修仙者竟然能被传出这样的版本,这情景确实和前一世的网络媒体有点像,于是不禁暗笑自己得了个便宜外甥。他冲陈二一挥手,说道:“把戒指带走,他姨夫板砖上仙要是敢来报复,让他直接找我!”随后大笑着扬长而去,背后只留下李长生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97

魂断西疆

他再次穿越在仙侠世界一个小小凡人身上,前一世的爱人和仇人,这一世的敌人和恋人,两世情仇纠缠不清。他是军方世家子弟,朝廷中的明争暗斗,官场上的尔虞吾诈,战场上的飞卢驰聘,身怀家国天下重任。他是修真名门中最杰出人物的弟子,铁血仁心豪情万虽然勉强用灵石突破到了炼气期,小毛可再也不舍得用灵石了。他猜测迷雾森林里植被丰富,说不定能有更多灵气有利于炼气。。……

作者:三货哥类别:武侠修真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大笑红尘
    大笑红尘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云断仙门
    云断仙门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神炼无敌
    神炼无敌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人生就应该不段的战斗
    人生就应该不段的战斗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万年变
    万年变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修得良缘共此生
    修得良缘共此生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锦衣暗皇
    锦衣暗皇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嫡女绝色:摄政王的小娇妃
    嫡女绝色:摄政王的小娇妃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学霸修仙系统
    学霸修仙系统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 戮魂记
    戮魂记

    分类:玄幻魔法小说推荐-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

    状态:[!--state--]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